司马达:“中国制造”的虚与实

  英格兰西北部的兰开夏郡,是19世纪与20世纪早期大英帝国称雄世界时的全球工业中心。那里的制造业和棉纺业产品行销整个世界,工业城市曼彻斯特与利物浦就像今天的旧金山和西雅图一样闻名于世。

  兰开夏工业巨子曾经把眼睛盯着中国,并且说,在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里,“如果每个人的衣袖长一寸,就够兰开夏的纺织厂吃一年”。但那时,中国衰弱不堪,除了官僚阶层、洋行买办或贵妇阔佬之外,平民百姓有谁穿得起舶来品?城镇妇女能有一两身国产“阴丹士林布”做的旗袍或短袄就算不错了。

  价廉物美的商品

  然而,百年兴衰弹指一挥间。如今世界上大概很少有人还记得起兰开夏或曼彻斯特的名字。“Made in England ”的牌子已是凤毛麟角,而“中国制造”的产品正像潮水般地涌向世界。无论发达国家,还是不发达国家,无论开罗、雅加达、波哥大,还是纽约、伦敦、巴黎、东京,标着“中国制造”的鞋帽、服装、玩具、家具、灯具、彩电、冰箱以至建筑材料,因价廉物美而受到人们的欢迎和喜爱。

  从20世纪末开始,中国出口贸易迅猛发展,不到10年就从占世界出口第13位上升到第七位,预计不久还要超过法、英而仅次于美、日、德三大出口国。单单纺织品与服装一项出口,每年就超过500亿美元,占中国全部出口的四、五分之一。世界纺织品与服装出口总额,有八分之一来自中国。由于现在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商场,没有一个家庭没有中国货,中国成了全球商品的供应者,“中国制造”就成了一个话题,就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效应。

  一方面是广大消费者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产品,另一方面是美国工商业界把它们制造业和纺织业的衰落,归罪于中国的倾销,认为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饭碗。

  其实,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中国制造”现象的出现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西方产业结构升级,使资本、市场、利润和就业往高科技与新产业转移,再加上劳动生产力不断提高,自然会使制造业逐渐趋于衰落,与之俱来的是失业人口增长。

  其次,资本的目的是追逐利润,哪儿赚钱多就往哪儿跑。中国人口众多,劳力便宜。纺织与服装业每小时工资只有60美分,墨西哥要两美元多,美国要10美元。专利与品牌是西方企业利润的主要来源。耐克名牌球鞋只有设计与销售部门,没有自己的厂家,哪里条件有利就到哪里去生产。在中国生产的一双高档耐克鞋,如果卖价100美元,给中国的加工费不过十分之一。

  加入WTO 给中国带来出乎意料的有利商机,扫除了中国对美纺织品出口配额的限制。“入世”一年后,有420亿美元的纺织品订单从世界其他国家转入中国,数量之大,真够中国纺织业吃几年了。但美国即使不从中国进口这类劳动密集型商品,它也得从别国进口,因为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对它来说已经赚头不大,甚至要赔本了。现在人们走进商店或大型购物中心,无论要买款式新颖的套装,价钱便宜的手机、彩电或精工巧制的提包、皮鞋,即使是美国或欧洲的名牌货,很多都是“中国制造”。

  出劳力赚小钱

  然而,实际上,中国只是产品的加工者,不是真正的制造者和所有者;不是中国用别人的牌子来生产,而是别人用中国的劳工来赚钱。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引进外资最多的国家。这对中国有利,对外资更有利,因为外资企业出口的商品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一半。

  据中国经济学家计算,1994年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分公司向美国母公司输送的产品总额为51亿美元,2001年增加到185亿美元。外资企业在中国出口总额中所占份额,在1996年到2000年之间增长了五倍。也就是说,由中国加工的出口货所赚的钱,名义上是中国收入,实际上大部分落进了外资企业的腰包。

  由于“中国制造”的商品盛行世界,中国拥有大量贸易顺差,有人就要把英国佬戴了一个世纪、日本人也保持了几十年的“世界工厂”的桂冠奉送给中国。对中国来说,这只能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因为中国还不具备当“世界工厂”的条件,没有那样的生产规模和技术设计能力,没有风行全球的品牌专利,没有遍布世界的销售网络,没有大进大出的跨国公司,没有精明强干、能在世界市场上应付自如的大企业家。

  中国现在所能做的无非是以取之不尽的廉价劳力,让大利获小利,以吃亏来占一点小便宜。但这在中国现阶段发展中是不得已做的事情。因为即使给外资企业加工,也能为中国大量剩余劳力提供就业机会与出路,使中国积少成多地赚取外汇,为中国经济的全面发展取得持续不断的重要资金来源。

  七八十年代的“亚洲四小龙”,就是靠给外资加工而发展起来的。由于中国的人力和资源要比它们雄厚得多,所以,中国的发展潜力是无可比拟的。循着这条路子往下走,中国也会不断地积聚物力和财力,取得经验,逐步升级,从名义上的“中国制造”变为真正的“世界工厂”。

  作者是旅美政论家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司马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制造”的虚与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