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齐平:世纪棋局,中国怎样下得更漂亮?

  自20世纪末全球化速度加快,及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政经生态出现巨大变化:欧盟加速推动,具体成形,议会、政府、央行先后成立,并整合货币,推出欧元;东亚兴起,作为东亚核心的中国大陆急速壮大;苏联解体,俄罗斯则不复往日霸气,甚至欲振乏力;日本和台湾地区等则失去了往日的经济活力,陷入泥潭;最后,美国成了超强,顾盼自雄,耀武扬威。

  世局恒新。中国面对新世局,又该如何落子?

  从殖民到去殖民

  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自19世纪以降至20世纪,普遍受到西方帝国主义的侵凌掠辱,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殖民统治,应该说,这是东亚发展的黑暗时期。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权建立之后,东亚形势开始出现转机。1950年东北亚的朝鲜战争,将美国势力堵在“三八线”以南;稍后,越南奠边府之役,法国撤出了越南;1959年马来联邦独立,在一定意义上象征英国在东南亚统治告一段落;1960年至70年代的越南战争,超级大国又一次企图继续保留对东南亚的影响,但这一企图随战争终了而遭挫折,美国撤出在先,苏联终止对金兰湾的使用在后;80年代,美国撤出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及克拉克军事基地;1997年,香港回归,英国降下了国旗,1999年,澳门回归,终结了葡萄牙400年的统治。

  整整50年,中国东部及东南部的周边地区,快速出现了“去殖民化”的变动,原本长期盘踞于此的西方殖民势力一个个被拔除,除了美国。

  美国毕竟仍是强国,甚至进一步强化成超级强国,因此只有其势力还留在东亚,自日本、韩国,经琉球群岛、台湾地区,再南下关岛,9·11之后,还有重返菲律宾的迹象。十分明确,美国此等布局,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大陆。

  美国针对中国大陆所进行的“围堵”,自冷战至“后冷战”,未尝松懈,甚至在9·11之后,尽管与中国大陆合力进行反恐,但对中国大陆的包抄反而还有扩大及深化之势。这明显与21世纪初的国际新战略情势有密切关系。

  优劣与缓急

  全球化在本质上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在人类经济社会中的翻版,“进化论”的物竞天择、优胜劣败可以一点都不必修改地应用于我们对当前国际政经局势演变的观察之上。关键是,什么是优?什么是劣?如何才能优?如何就是劣?

  在全球化时代,优劣之分,就在于是否拥有“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的作用,就在于能源源不断吸纳他国资源—这通常是指人才及资本。当一个国家拥有核心竞争力,能自他国源源不断吸走人才与资本时,当然也就因此更强。反之,人才与资本流失,自必日趋衰弱。全球化正是这个弱肉强食的过程。

  美国与中国显然都具有关键的核心竞争力,得以双双成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即以“外商直接投资”(FDI)为例,近10年来,一直都是美国高居全球第一,中国居次;到2002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美国退居次席。中、美两国,非居首,即居次,足见两者核心竞争力之强,这等形势,展望可预见的未来,不致有变。

  美国成了超强,超强最不能容忍的是地位受到挑战或威胁,所以,必须在战略上对所有可能对其构成挑战与威胁的对手(包括潜在对手)有所防范,必要时给予打击。

  这样形势下,我们对于美国有所谓“邪恶国家”的名单,以及提出从“新干预主义”到“先发制人”一连串新的借口或主张,也就不致太感意外了。“邪恶国家”名单中最“邪恶”者,或其对美国构成的威胁已处于最急迫形势者,称之为“邪恶轴心”。布什在2002年1月“国情咨文”中首次将伊拉克、伊朗及朝鲜列名“邪恶轴心”国家,最近听说此一轴心名单还将扩大到包括叙利亚及古巴(语出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

  所以,中美关系相当微妙。眼前,为了打击对美国威胁最大的敌人——恐怖主义,美国有赖于中国的配合与支持,但这完全不意味着美国忽视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只是对美国而言,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急其所急,缓其所缓,因此,在美国一再宣称目前是美国与中国关系处在最好时候的同时,对于中国在战略棋盟上的包抄落子,丝毫未见松懈,着着具见玄机。

  中美双方的棋路

  中美世纪大棋盘,中持白子,美持黑子,从定式下到中盘,目前盘势相当清楚,美国的棋路是包抄围堵,中国的棋路是穿透突围。

  从中国的西部地缘说起,中国的策略是西部大开发,并以“上海合作组织”整合中亚,美国则借9·11反恐打阿富汗的同时,进入到了中亚(尤其是乌兹别克斯坦)及中国一贯的盟友巴基斯坦;不仅巴基斯坦,当中国力图改善与南亚印度关系的同时,印度也呼应美国从而提出速构“亚洲北约”(显然针对中国)的说法;近年,中国取得较大成就的是东南亚,中国与东盟签订“10+ 1”自由贸易区框架协议,并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与此同时,美国即宣布菲律宾为美国的非北约同盟国,并和新加坡签订了自由贸易区协议。中、美两国在包抄与突围的你来我往中,不断彼此“打劫”与“提子”,如此较劲,与所谓“两国正处于空前友好的关系状态”之说,恰恰形成尖锐对照。

  中国应有的落子思路

  美国是超强,中国则正在往强国之路上发展,越来越成为美国“引以为忧”、可能形成挑战或威胁的对手。中国不可能改变美国超强地位,中国更无可能、也无必要中止或延缓自己走上强国之路的努力,那么,这一盘世纪大棋局接下去究竟该怎么下?布局落子该有什么思路?这里提出几点原则性看法。

  一、迄今为止,中美对弈主要棋风,美国似以强硬的军事落子为主,中国则似以较为阴柔的经济落子为主。就中国而言,这样的应对是正确的。中国绝不能以己之弱对敌之强,必须以己之强对敌之强。不过,除经济之外,中国不要忘了自己还有比经济更强的,那就是文化,这一点,特别必须与以下第三及第四点合并运用。

  二、台湾地区地处“要冲”,肯定是中美双方角逐最力的关系要害。但中国大陆对于此一要冲一贯的立场与思维虽然坚定,却还应力求主动。中国大陆必须了解,台湾一子的得失,直接、间接都会牵动到东北亚(尤其是日本)及东南亚的动向,可以说,一子牵动全局。因此,两岸政策的位阶必须提高,并倾向主动性思维。

  三、中国与南亚的关系,除上个世纪二战晚期外均未受到应有重视。中国必须了解,中国不是一洋(太平洋),而是两洋(还有印度洋)国家,中国在战略上如果不“南向”,无异自弃长城。因此,如何强化中国与南亚的关系,特别是从经济与文化两个途径着手,允为当务之急。

  四、棋盘落子,有时为防,有时是攻,攻其不备,攻其后方。中国必须了解到今后欧洲形势的变化,特别是老欧洲与新欧洲的新形势及其对美国关系所产生的微妙效应。在提出《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之后,中国更须通过中亚来增强中国对欧盟之认知。

  五、最后,“神五”发射成功预示了中国即将或已然成为一个强国,强国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王道,一是霸道。霸道恃强而骄,惟我独尊,王道持盈保泰,泽被其余。中国历史有很丰富的政治哲学与智能,若好好领略运用,这盘世纪大棋局将下得更为漂亮。

  作者:石齐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世纪棋局,中国怎样下得更漂亮?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