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星: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是如何建造的

  中国有哪些著名的豆腐渣工程,对广大老百姓来说并不陌生,相信还有很多像重庆的桥梁、衡阳的居民楼、北京的道路和西客站等等众多的,还没出问题的豆腐渣工程。由于还没出问题,给人天下太平的感觉。

  不久前,听到湖南有个大学生沉溺于狭隘的爱国心态中不能自拔,他希望政府对台湾能来“硬的”,但他没有看懂大人先生们的游戏,对大人们“恨铁不成钢”,愤而跳楼自杀。这个不幸的孩子没有招致广泛的同情,倾向自由的人们归咎于教育,开始声讨教育,并为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出问题找人买单,人们已经关注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了。

  由于教师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以及教育有关的活动也习惯于称为工程,如211工程,希望工程,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工程和远程教育工程等等,因此,对于产生负面影响的教育,被称为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人类灵魂工程跟其他建设工程一样,尽管都以合格验收后圆满结束,还是有很多不合格的工程存在。

  经常听说有孩子由于考试落榜而跳楼自杀,被老师的侮辱而自杀,或杀死自己的父母来或老师来摆脱压力,也有博士对着自己的同学和导师开枪等等报道。虽然,每次应该媒体公开报道之后,都会听声讨教育问题的声音,但是没听说要找教育界买单。这次湖南的那个大学生沉溺于狭隘的爱国不能自拔而自杀,可谓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倒塌的最大悲剧,破坏性之强大震撼了很多几乎麻木了心。第一次听到了要为这些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找人买单,内心有说不出的兴奋。不过这次的倒塌对很多人来说,天下依然太平,主要原因也是还有众多的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还没出问题。

  豆腐渣工程的倒塌事关人命和财产损失固然令人愤怒,但好像包括给贪官准备了九十九口棺材的铁面总理,都没办法杜绝更多的豆腐渣工程出现,不知道是否用完了棺材而且“洛阳木贵”,贪官依然无所不在。建造豆腐渣工程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偷工减料造成,而由于腐败的原因,而豆腐渣工程还是合法地存在,只有倒塌了之后,才发现那个豆腐渣工程也是腐败的产物。但是,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倒塌之后,再找人买单并不那么容易,因为你必需知道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是如何建造的和谁负责这项工程。至于谁负责这项工程,大家可以出来揭发和调查,我只是试图分析一下,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是如何建造的,如果你觉得有道理,可以根据我的分析对号入座去寻找证据,并控告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的负责人,希望有一天能把那些负责人绳之于法。

  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首先是存在着架构问题

  人类灵魂工程的框架材料是官方应用德国马氏公司的技术指导,根据中国的国情加工生产的。由于这项工程要配合政治使用功能,因此该框架既要政治正确,也要结构牢固,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动这个框架,这个框架就是统一的教育指导思想。而且该框架像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有个特殊功能,对该框架不满意和试图改动它的工程师,一种无形的黑影就笼罩过来,他(她)们的头就疼得像孙悟空那样在地上打滚。武艺高强的老孙看到情况不妙也无能为力,只好乖乖地为老唐瞎指挥。具有丰富创造力的工程师带着教育的紧箍咒,只好放弃自己的思想,好好地按框架施工。前几天,我跟人争论马斯洛的心理层次论时,他就是用物质第一,精神第二,没有物质基础就没有精神生活这个法宝,证明他对马斯洛的心理层次论理解的正确性。我只好签下败书,收兵回营,因为带在他头上的那个紧箍咒发作时,却让我感到头疼。“物质第一,精神第二,物质是上层建筑的基础”几何成了那个紧箍咒的咒语。并且,只有这个咒语是物质的、客观存在的真理,其他的都是唯心的、错误的世界观,跟宗教那样被统治階級利用来麻痹广大人民的精神鸦片。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难道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手拌着圣经是拿来麻醉美国人民的吗?

  其次是建设材料的问题

  生产紧箍咒般的框架的那座工厂,不仅仅创造了稳固的紧箍咒框架,甚至建设人类灵魂工程需要的一砖一瓦都加工或生产好了。中国虽然地广物博,很多建设材料也要进口,在进口材料的时候要根据马氏公司的技术标准,进行技术处理,处理过的材料被很多人形容为太监式书,当你读到如释迦,耶稣,席勒,哥德和黑格尔等相关的书时,有机会和能力的人看看外文版,相信你能看到被处理掉的部分,还有不符合马氏公司的技术标准的电影,小说和其他艺术作品,当然会变成太监电影,太监小说和太监艺术。很多时候,也从中国的历史上取材试图代替进口产品,不过同样要按马氏公司的技术标准阉割,其阉割法如“我们是坚持某某思想和某某原则,宗教迷信部分不可取,我们要加以批判接受”,在红色的年代里,马刀所向无敌,包括孔夫子到孙中山,从曾国藩到蒋介石,都无法逃脱被阉割的命运。

  看看卷帙浩繁的道德、政治和爱国主义教育论著,其标签标的是良药,而其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不得而知。有人被灌输过之后,像吃了超剂量的兴奋剂,911悲剧在美国发生时,那些人幸灾乐祸地比喻为有创意的杰作,这一次的雄起是台湾有个大人要“搞搞新意思”,结果那个湖南的大学生虚不受补,见他的马老师去了。其实,我为这个被灌输“良药”的无辜孩子,感到非常能过,他从楼上跳下来的震撼和世贸大厦垮下来的一样,那是人类灵魂的倒塌,那个阴影永远会压在人们的心里。

  再次是建造人类灵魂工程的工程师问题

  虽然口口声声把教师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只是跟“提高教师地位”那个口号一样好看不管用的高帽子。让他们做工程师,既然不让他们对工程进行思考、设计和画图,连框架和材料都是现成的,只让他们按马氏公司的技术标准的施工就行了。众多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失去了设计和画图的权利之后,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成了工匠低三下四地在学校里施工,并给一个好听的名字――教师匠,有些教师匠还被进一步贬成被随便拖欠和扣押工资的民工―民办教师。

  中国其实不缺乏工程师,在任何有人群有教育的地方,一根电线杆倒下至少压着几个教育家,每天都有这么多新的教育专著出版和新教育理论出现,可惜,绝大多数都是按马氏公司的技术标准生产出来的,再有创意的工程师,甚至包括高级工程师最终也被迫做教师匠。工程师们在读师范时,他们的教育理想、抱负和锐气可让每个中国人都对教育事业感到鼓舞。可是,毕业到了工地施工时发现,工程的框架是现成的,建设材料是处理过和阉割过的,工程师不能自备材料,甚至施工方法也要像火车轮子跟着轨道那样遵守轨迹,还必需满足马氏公司的子公司――教育局的各种考试,考核,考查和其它要求标准。真是难为我们的工程师了。于是,只好把自己的教育理想冷藏起来,或在网上跟其他同病相怜的工程师交流和互相安慰。

  大学里的哲学课只有德国马氏公司的东西:非唯物就唯心,非红即黑,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是不需要辩论和责疑的“真理”,其它的哲学都是被批判的对象,也是起着衬托德国马氏公司思想的背景材料。中国的学校不是寻求真理的地方,而是传授现成的“真理”的地方,但是去学校接受那些“真理”回来之后,并不见得消化得了。有些人最终还是理解了用物质第一,精神第二,没有物质基础就没有精神生活这个真理。“只有解决了解决温饱或提高了物质生活之后,才能考虑人权,自由和民主等问题。”这个“猫”论在媒体和学校里大势宣传,最后成为新世纪最深入民心的“猫”论,对此,工程师们也有功不可灭的作用。

  但是,我们不要责怪工程师们,毕竟工程师也要吃饭,其实很多工程师也是有苦难言的,知道也不敢说,因为工程师的灵魂是附在饭碗上。众多的工程师虽然保住了饭碗,却丢失了灵魂。灵魂都被剥夺了的工程师,造出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是必然的。看看从萧条的乡村到繁荣的都市,从寂寞的东北到热闹的沿海,从每个人脸上到内心,你能否找到任何庄严、崇高、自由、理想、热情、青春、欢乐?那不是一个个随时都可以垮掉的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吗?

  最后是环境工程问题

  中国的建设工程以速度取胜,从深圳速度到上海速度,再以“神五”上天的速度为目标往上提。快速的经济建设如用猛火烤土豆,皮都烤焦了,里面还是硬邦邦的。已经催生出来的几座繁华都市,并高唱:“我们已经现代化了,进入小康水平了”。但是缺乏人文精神和文化的中国都市,像烤得硬邦邦的土豆。为了这个“烤土豆式建设”,多少城市工人的饭碗被烤蒸发了?多少农民兄弟姐妹的皮被烤得像那个土豆皮那么焦?多少肥饶的农田被吞掉?多少森林被坎掉?多少广阔的草原烤死?多少的河流和湖泊被烤干?

  人类灵魂的工程也是用猛火烤土豆那样烤出来的,最明显的是211工程,不知道全球哪一所著名的大学是靠合并建立起来的。重点中小学校用连锁店的方式开办分校,扩招的大学和办学形式的多方向膨胀,这几年虽然几何级数增长地烤出了半生不熟的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甚至院士,但是烤焦了多少家长的血汗?烤干了多少纳税人的缴给财政的财富?也烤破了多少热血青年的美梦?在追求速度的教育工程中,把去掉人文环境建设,当成提高速度的手段。勉强地用“四讲,五美,三热爱”运动,学习雷锋,张海迪、孔繁森等模范和一些陈词滥调的政治说教给人类灵魂的工程装饰外墙,人文和精神文化被这个火热的经济烤炉烤成一个空洞,这个空洞就得靠环境工程来填补了。

  环境工程包括了一切公共媒体和政治宣传,媒体是中国建设环境的美容师,在政治路线正确,经济利益挂帅的双管齐下的舆论导向作用下,该盖住的地方盖住,该删除的地方删除,该放大的地方放大,实在没办法的地方就动手术。经过了媒体的假、大、空和政治宣传的粉饰,孩子们完全失去了对事物进行判断的能力,人们已经是“入兰室而未闻其嗅了”。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建立的人类灵魂的工程,谈何容易!

  当国家政策从階級斗争为纲变为以一个中心“经济发展为中心”建设之后,传统时代忠孝仁义内圣外王的人生哲学已经被革命的风暴和经济发展彻底埋葬,随着物质主义以强大的攻势席卷一切,拜金主义成为人们行动的强力指南针。整个社会完全失去了对价值的判断,全面小康成为凝聚人心的极大磁场。大人们看到这个情况的不对劲之后,亡羊补牢式的提出“两个建设”即“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不是说“没有物质基础就没有上层建设吗?”这时一起抓凯不是跟“物质第一,精神第二的真理”自相矛盾吗?

  在学校里不允许思想的自由和独立存在,只要求思想的整齐和划一,结果精神文明抓来抓去,只剩下了一些空洞的政治说教。孩子们,如何避免精神大夏倒塌,看来只有靠自己拯救了。以下是一个自我拯救的例子。有一名清华大学高材生,毕业后直接到香港科技大学读博士,在他描写的“依山傍海的科技大学美得如同世外桃源,亚洲最美丽校园里”不好好读书,而在胡思乱想:究竟物质第一,精神第二是不是真理。通过思考他发现,虽然把精神放在第二位,实际上永远走不出物质――第一个怪圈。他感叹道:“我的功利心理逼到无路可走了,对所学的东西怀疑,担心自己变成书呆子。”于是,他发现:“追求物质最大化,就如数学函数的极大值,往往是在最不稳定的点取到,人追求极端就会失去内心的平衡,到时候就不难体会到数学原理的深刻。”

  看来要找到人类的灵魂的工程负责人买单,并不困难,但也不容易。

  作者是旅美教育研究者

  作者:黄晓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人类灵魂的豆腐渣工程是如何建造的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杜永惠 说:,

    2012年05月06日 星期日 @ 22:29:21

    1

    在马市之前,早有市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