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保护弱势群体

  一、什么是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词汇。有人视之为神圣,有人弃之若敝屣;有人假之以崇高,有人挟之以卑鄙;有人将其固化为“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有人将其异化为谎言、恐怖与专政。其实,社會主義既非天堂,也非地狱,它只是一个概念,一种价值观,一种比早期资本主义更加注重社会公平的思想。

  社會主義的核心价值是保护弱势群体。按照马克思的理想,在社會主義社会,没有階級、階級差别和階級斗争;国家也不是专政的机器,它只具有维护劳动平等和分配平等的经济职能;劳动人民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由此可以看出,马克思实际上是在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

  在西方,所谓左派政党,就是一些具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政党,如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基督教社会党、工党等。他们的基本价值观即是促进分配平等,维护社会正义。左派政党执政时,往往要采取措施缩小贫富差距、完善福利制度、增加就业机会、发挥工会作用、保护劳工权益。

  所以,社會主義并不是一种固定不变的制度、模式,更多地,她是一种文化,一种制度文化——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体现社会公平。在这里,制度成为手段,是可变的,可调节的,公平才是目的,是永恒的追求,是社會主義的精髓。所谓社會主義意味着“计划经济”、“公有制”、“代表制”、“集中制”,以及“階級斗争论”、“专政论”、“镇压机器论”等等,都是以手段代替目的、将手段神圣化的理论。

  鄧小平提出了一系列社會主義的新思想,其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會主義本质论”,对于促进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功不可没,不过,我们必须认识到,社會主義的原则应当是:以民生为中心、以人为本、公平优先、人权第一,而不能长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效率优先、GDP 第一。

  如果说资本主义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那么社會主義就是公平优先、兼顾效率,正像西方右派政党与左派政党的分野那样。

  因此,我们认为,社會主義国家应当在保护人权,特别是在维护弱势群体权利方面比资本主义国家做得更好、更出色,否则,我们就没有资格自称为“社會主義”。

  现代文明社会的共识是,政府的合法性基础在于不侵犯公民的权利;尊重公民权利是国家的义务;对弱势群体的权利是侵犯还是保护,是衡量国家及其行为正当与否的最低道德标准;漠视人民权利的政府最终会丧失自身存在的权利。根据这一逻辑,社會主義的中国修改宪法,尊重与保护人权,加强对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是符合世界潮流的英明之举。

  二、弱势群体的现状

  弱势群体是指相对于官员阶层的人民群众、相对于高官的下级官员、缺乏资源控制权、裁决权、话语权的工人、农民、民工、矿工、苦力、打工者,一切无权无势、无钱无位者,以及上访者、爱滋病患者、被羁押者、流浪汉等边缘人。

  当今中国,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受到新一届政府的高度重视,总理下矿井、总理帮助讨要工钱、农村税费改革、废除收容遣送制度……,诸多新政令人欣慰,但是,严峻的事实仍然不容回避,弱势群体的整体处境堪忧。

  1、大量工人或下岗失业,或被迫忍受严重剥削压迫,生存艰难。

  2、农民没有获得公民待遇,受到种种盘剥歧视。

  3、社会各阶层老百姓受到不法侵害的事件激增,公民权利遭遇种种威胁。

  4,中国现有乙肝病人30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1. 2亿人,是世界第一的乙肝大国;现有爱滋病病毒感染者近百万,预计到2010年将达到1000万,届时中国还将成为爱滋病大国。如何遏制乙肝和爱滋病的进一步扩散,保障患者的权益,已经成为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紧迫任务。

  三、政府必须以保护弱势群体为己任

  中国政府必须加强对工人权益的保护。主要是促进就业,加大安全防护投入,监督安全生产,落实劳动法规,保障工人的健康权和休息权;进行工会改革,改变工会受行政制约、同一个人既当总经理又当工会主席的局面,使工会真正成为工人的利益代表;解决国企的内部人控制问题,保证工人当家作主的权利,实行民主管理;惩治行政违法,严格治警;建立政府与居民的对等谈判机制,完善司法救济;修改拆迁条例,拆迁的计划要提前告知,在法院未裁决前,不得先行拆房;进行教育、医疗体制改革,加大政府投入,鼓励多元竞争。

  中国政府必须加强对农民、农民工权益的保护。主要是放开对农村土地、资金使用的限制,盘活农村生产要素,鼓励滚动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免除贫困地区、贫困农民的税费,严惩乱收费的行为;完善农村民主选举,将之扩大到县乡两级;加强地方人大的作用,政府的财政预算决算、干部的吃喝开支必须经过同级人大的批准;撤消乡镇政府,或者使之成为县政府的派出机构,缩小规模,减轻农民的负担;整顿县乡警察队伍,约束公安权力,严禁行刑逼供,建立错案冤案、失职渎职追究制度;严厉查处乱占耕地、随意改变承包地的行为,建立公平的损失补偿机制。

  落实义务教育,完善农村公共卫生体制,解决农村肝炎、血吸虫病、饮水安全等问题;按照劳动法保障农民工、矿工的权利,对于一些企业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或者签订违法的生死合同的,政府严肃查处;从源头上解决欠薪问题,破除债务链,建立企业信用制度。

  中国政府还必须加强对各阶层公民权利的保护,特别是对边缘人权益的保护。主要是改革上访机制——不能让信访局成为收发室、告状的信回到被告手中;应当建立统一、独立、有效的国家信访局,垂直管理,赋予其侦察调查、督察督办的全权;建立申述专员制度,申述专员对人大负责,听取群众心声,督促信访局的工作;制定《信访法》,追究徇私枉法、打击报复、冷漠敷衍的责任;官员应直接听案,改变官老爷作风,不得拒接上访材料;完善司法救济,尽量避免问题集中到中央,但各级政府不得干涉越级上访;保证媒体独立、自由地反映民意民情民怨;对于不听中央号令、阻碍国家信访局工作的地方官员依法查处;改变行政复议缺乏独立性、程序不公开的问题,修改《行政诉讼法》,将抽象行政行为、内部行政行为、国家行为纳入受理范围。

  改革行政制度——重塑政绩观,将施政成本、代价、长期效益、人民群众的评价纳入政绩考核指标之中;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减少行政审批,缩小政府规模,回归三级政府,逐步放开民间自治;实行媒体独立,让新闻反映民意而不是官意;塑造以民为本的服务型政府,接受人民的监督。

  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代表必须了解民意、反映民声,有参政、监督的能力;人民代表专职化,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真正成为权力机关,可质询、弹劾官员,审查财政开支,监督司法行为。

  改革司法制度——撤消政法委员会、审判委员会,实行司法独立;从以侦查为中心转变为以审判为中心;遵循无罪推定原则,疑罪从无,证据不足不得发回重审,不得超期羁押,应当立即宣布无罪释放;实行回避制度,严格对错案冤案的追究;制订司法鉴定法,建立统一的不隶属于公检法的司法鉴定机构,改变自侦自鉴、自检自鉴、自审自鉴的鉴定制度;改革国家赔偿制度,提高赔偿标准。赔偿额的大小反映了社会的文明程度,标志着社会对生命尊严和价值的认知程度。

  改革教育制度和公共卫生制度——对基础教育的投入,各级政府应当负全责;对打工子弟学校,国家加以帮助、引导、规范;对高等教育,按照学生的家庭收入收取不同的学费,贫困生免去一切费用;加强对乙肝、爱滋病的控制,鼓励各种所有制医院的平等竞争,降低医疗费用,实行药品公开招投标制度;关怀患者,克服歧视,废除违宪的国务院《公务员暂行条例》、《国家公务员录用暂行规定》和各省市自治区的《公务员体检标准》。

  总之,我们坚信,社會主義是官僚特权群体的克星,是弱势群体的护身符;那种把社會主義等同于封建主义的看法,是不了解社會主義的核心价值所在造成的。中国终究会保护好弱势群体的权益,成为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也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自豪地说:“我们是社會主義国家”,“社會主義具有无比的优越性”。

  作者胡星斗系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经济学室主任。

  作者电子信箱:huxingdou@21cn.com

  “胡星斗中国问题学”网址:http://www.huxingdou.com.cn

  作者:胡星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保护弱势群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