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芷莉:日本正在逐渐消失

  发达国家的出生率普遍偏低,而当中又以日本为最低。据人口学家估计,到本世纪中叶,日本人口总数将会减少30% ,而100岁老人的数目会达100万。到那个时候,每天死去的人比出生的人将多出80万;经济持续不景气导致妇女更多投入社会,但社会对妇女的歧视令她们为保工作而放弃生育,这使得日本的人口正在迅速萎缩……

  难解燃眉之急

  对于持续低迷的日本经济来说,吸收妇女进劳动大军虽可解燃眉之急,但长远来说,却只会令日本人口更迅速萎缩。因为社会仍然歧视女性,怀孕的妇女会被革职,孩子生病要告假的母亲也会被辞退。故此,在职妇女不是在怀了孕后便去堕胎以保住工作,便是索性保持单身不敢结婚。故此,要增加人口,惟一的办法是大量接收移民,而且要持续多年,才能稳定劳动人口的数目。不解决人口萎缩问题,不但劳动力日减,消费群体也减少,退休金制度亦会失效,因为老人增多而税基又萎缩。

  据联合国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要维持人口稳定,日本到2050年前,需要吸收1700万新移民。

  可事实上日本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最排外的社会,对民族纯净抱持顽固的保守思想。那个常吐狂言的种族主义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便曾高调地警告说,中国移民会给日本带来“基因污染”。

  故此,即使日本国内的专家也难对日本能吸收到足够的新移民感乐观。1700万代表日本总人口的7% ,但日本现时的外国移民比例仅为1% 而已。即使这个数字亦含有误导性,因为这些移民绝大部分都是日本军国主义殖民时期带进来的中国和朝鲜人的第二、三代,新移民可说绝无仅有。

  自1981年日本确认界定难民资格条件的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以来,至今共只批准了309名难民的庇护申请,相比美国,单在去年便已批准了3. 74万名难民的庇护申请。1978年日本根据一个特别计划接收的1万名越南和柬埔寨人,这些人并不被界定为难民。但即使这批越柬移民亦计算在内,也只有1. 03万,而在同一期间,美国共接收了越柬难民超过100万、澳洲接收了13. 75万、加拿大接收了13. 71万、法国接收了9. 56万。

  可怕的“慷慨”

  日本对援助海外难民相对慷慨,去年便拨出了1亿1800万美元给联合国高级难民专员公署,是继美国之后该联合国组织的最大捐赠国。日本也承诺会捐出五亿美元给阿富汗重建之用,是最大的捐赠国。它也承诺捐出1亿美元帮助伊拉克重建。

  但这些慷慨背后的目的,可能是为了避免难民进入日本而已。在发达国家中,接收难民人数最少的是日本。不单如此,日本给寻求庇护者的待遇之恶劣,亦常被联合国高级难民专员公署和大赦国际等组织批评。阿富汗难民阿里·詹尼对此便深有感受。他一直很赞赏日本乐助难民——直至他自己抵达日本之后。

  2001年8月,当时仍统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拘捕了阿里的父亲和兄长,因为他们参加了反塔利班力量。当时年仅十八的阿里,担心自己也会被拘捕,于是逃到邻国巴基斯坦。在那儿,他用了6000美元买了一个假护照和前往日本的假签证。他说他要在日本寻求庇护,是鉴于日本在喀布尔设有许多援助机构,故他认为这个国家会明白和同情他的苦况。当他于2001年8月抵达日本时,成田机场的移民局官员立即发现他的护照是伪造的。阿里表示他要申请庇护,于是移民局便把他送到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在那儿,他与另10名非法移民被关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内,就这样被关了7个月。

  即使在这期间塔利班政权被推倒了,但由于他属于哈扎拉族,是一直被阿富汗其它民族压迫的一个少数民族,故此他仍是不敢回国,于是申请难民资格。

  可是,日本法务省拒绝了他的申请,这令阿里极度情绪低落,甚至曾企图自杀,一次用剪刀刺脸和刺腹,一次上吊,但都被及时救回。

  “日本努力在外面塑造一个美好形象,但很少人知道他们在国内的态度。”他说。现在,幸好得到律师协助,他正提出上诉。

  留在日本好难

  阿里说,他的拘留中心内,最少还有其它十名阿富汗人曾经自杀,有两人没能救回,客死异乡。

  他说假如他知道日本对待寻求庇护者是抱这样的态度的话,他便不会到此。

  他说,日本难民事务官员不相信他回国会有危险,要求他拿出文件来证明他的处境。但他是逃难的人,如何会带着那么一大堆文件呢?

  另一名寻求庇护的土耳其库尔德人亦表示后悔到日本来,他于1996年抵达日本,结果被拘留了7年之久。日本人不认为库尔德人有资格申请避难,故一直拒予他难民资格。甚至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于2001年承认库尔德人的难民资格,日本当局仍拒绝给予他庇护。

  当中只有穆罕默德·尤诺斯·哈桑尼最幸运。31岁的哈桑尼是阿富汗政府官员,1992年被派驻日本,1993年,阿富汗内战扩大,他不敢回国,便申请政治庇护。但法务省拒绝了他的申请,不过承认他的国家正经历动乱,故给予他特别居留权。日本会以“人道理由”给予来自动乱国家而又申请庇护失败的人可续期的居留权。去年该国共批出40个特别居留权。特别居留权须每年3年续期一次,持特别居留权的人可以找工作,但不享有正式难民资格的人所能享的援助计划。

  会讲日本日语的哈桑尼做过几份工作,后来向支持申请难民资格的人,包括帮助他的律师求资助,开了一家阿富汗小餐馆——东京第一家阿富汗餐馆。

  阿富汗菜近似印度菜,爱用咖喱,浓香扑鼻,吸引不少爱辣的食客,故小店经常客似云来。安定下来后,便申请妻儿来日团聚。现在,妻子也在餐馆帮忙,大儿子进了小学。

  哈桑尼也申请过延长居留权,同样被拒绝。但他表示不会气馁,会继续申请,且将会同时申请永久居留权和日本公民资格。

  我们只要精英

  日本即使肯接受移民,也只接受精英分子。因为未来的经济发展关键是人才,国际间的人才争夺十分激烈。惟是日本在人才争夺中不但落后于欧洲和美国,甚至不敌中国和韩国,因为外国人在这两个新兴经济体中能得到的机会都比在日本多。事实上,日本的工作文化和语言障碍,也不是外国人能轻易适应和克服的,由于语言障碍——排外主义令日本人英语水平和普及率跟朝鲜一同列世界最末尾——使外国专才对日本望而却步。故此外国人想移民日本的其实也不多,甚至连日本的大学也很难吸引到外国学生,因而日本大学的学位也难以被国际接纳。

  除了精英分子外,另一种日本人较愿意接纳的是肯干粗活脏活和危险性工作的外国人,因为日本人自己不愿干这类工作。

  但这类工作能吸引到的只是非法移民。现时,建筑业已几乎都由外来工支撑。成立了两年的“外来工联会”的主席本田三保子说:“日本的经济已到了没有外来工便无法运作的地步了。建筑公司白天会雇用泰国和菲律宾非法劳工,因为他们的亚洲脸孔不致太引起警察注意。晚上则雇用非洲和其它国家的外来工。工厂也爱用这些外来工。”

  雇用外来工的老板经常利用他们怕非法居留身份被揭破的弱点而拖欠他们的工资,于是本田便成立了这个组织来帮助外来工追讨欠薪。

  去该组织在川崎的办事处走一遭,好像到了联合国一样,秘鲁人、巴基斯坦人、斯里兰卡人、菲律宾人、玻利维亚人……但日本老板并没有善待外来工,只会剥削他们。

  第二个罗马?

  日本当局的排斥移民政策,日本社会的排斥移民态度,都被专家指为日本经济衰落致陷入长期衰退的主要原因。他们举90年代美国高科技革命的成功为例,说正是广纳移民广招人才的结果,正是外来专才支撑美国的经济增长。

  不过,筑波大学人口问题专家小舞广说:“社会总是有兴有衰,日本很可能会消失,另一个社会会取而代之。但那又有什么问题,希腊和罗马不也消失了吗?”

  那么,就让日本消失吗?

  摘自: 香港大公网

  作者:穆芷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正在逐渐消失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2:26:25

    1

    日本这个小国早应该不全在了,日本是中国领土,是武大郎发现的新大陆,日本人是武大郎的后代,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