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总有一个骗局能羞辱你的智商

  3月18日,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说风靡一时的诗人汪国真落魄到街头卖字为生了。后来想“杂感”一下,同情这个近乎是理想化身的诗人。于是便又去找这条新闻,然而却遍寻不见。猜想这新闻真假八成有问题——被删了。

  又过了两天,网上有消息说,诗人对这条杜撰的、极大损害他形象的假新闻表示愤怒。又过了两天,网上有新闻说,诗人的诗集又要出版。于是我猛然有种抽自己嘴吧的欲望,因为我感觉原来的那种同情心应该留给自己。

  名人或曾经有名的人就是不一样。真穷会得到公众的关注,假穷也会得到关注。所以非做穷人,也要做个有名的穷人为好。

  名人的烦恼比下里巴人的死亡更易广为人知、为人“乐知”,这当然不是什么新发现。赔了钱或栽了跟斗的名人几年不见便又成一条好汉,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

  最近在这方面表现得最出色的要数史玉柱了。他卖“脑黄金”卖到被消费者告上法庭,卖到破产,但因名声远播,再卖个“脑白金”又暴富起来。然后大家还是觉得他真不容易,真了不起——追,捧!

  从80年代初风磨一时的“蜂王精”到“俺们马家军都喝(的)‘中华鳖精’(王八熬成的精)”算起,这些年不知有多少营养液都臭了大街,但总是有其他后起之秀揭竿而起,横扫一片。这就是人类社会的常见景观。

  3月19日,中国首次公布“国家智商”指数,报道说北京居各城市之首。如果有人要是说,北京人所以聪明原因之一是“脑白金”吃得多,你信不信?

  我虽不信,但一个脑白金又能让这史玉柱春风得意,甚至敢公然亮出“今年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旗帜,真是牛B 大得不成话。就是有人吃这一套,仅此就知这世界上有多少蠢人。

  这世上蠢人多,而且各有各的愚蠢。

  四月初,北大荒在上海圈钱上市。有股评家说,该股上市肯定会受到热烈追捧,理由是在北大荒生活过的数十百万知青一定会为自己的第二故乡添柴加火的。

  这股评忽然使我想起北京有家名叫“黑土地”的饭馆专供“黑五类”食品。前几年俺也曾慕名去那添了把火。吃饭时,俺还对饭馆里满墙挂着的来添柴加火者的名片进行过一番巡礼。你还别说,那都是来自“北大荒”建设兵团成员留言和名片,除了一些文化名人,最多的就是“经理”。

  看那名片和留言的气势,就知道这饭馆的生意想不火都不成。

  人就是个怪物。当年那北大荒弄到后来,成了人人恨不得争先逃亡的地狱,如今事过境迁,弄个“黑土地”便能让大逃亡的人们又争先恐后慷慨赴会,重温旧梦啃窝头了。

  所以,许多人没赶上脑黄痴的热闹,却赶上了脑白痴的热闹。

  “总有一种力量能让你感动得泪流满面”!自从这句话成为流行语后,衍生出许多变种。现在本人也要在此基础上自创一个:“总有一种骗局能让你的智商出丑”,或“总有一种营养品要把你迷奸”。

  本人在北京久居,啥没见过?自以为也可以挤进代表“国家的智商”群体之中的,但一不小心还是可能中招。

  中唐文坛领袖韩愈曾作诗讽刺孟郊:劝他别老像个“寒虫‘哭穷。二十年前觉得韩愈太刻薄,如今做秀的,装疯卖傻的见多了,才发现韩愈其实相当宽容。孟郊虽不算一流诗人,但当时也算名流。相当于现在知名度颇高的二流作家,所以哭穷一般是信不得的。

  前两年在广州,还常有人教育我,千万不要对街头肮脏的叫花子发慈悲。因为有些站在你面前的叫花子,很可能已经有百万身家,骗你不是人。

  这年头骗子太多,真伪日益难辨,“国家的智商”其实帮不上忙,所以人们对世事的态度便在怀疑一切和极端轻信的两极打滚。就以环境保护为例吧。2000年底,北京大学曾对北京近千户居民进行问卷调查。调查结果表明,接受调查的住户平均每户月收入从1996年的1825元上升到2000年的2942元,但居民对改善室外大环境的支付意愿从1996年的157元仅增长到2000年的158元。

  调查分析说,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信任——居民有把握搞好家居内部的环境,却对外部的环境治理工程效果普遍不信任,甚至害怕掏出来的钱贪官司污吏给挪用或挥霍了。

  这说明我们的“国家智商”数还不够高,看来还需要更好的“营养补脑液”补补国民的大脑,从而提高分辨各种事物真伪的能力。

  作者:赵牧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总有一个骗局能羞辱你的智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