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钱都花到哪去了?

  由于社会保障网络的失去,中国家庭的储蓄率逐年上升,投入消费的支出相对减少,造成了中国的通货紧缩。由于中国家庭财富的总体水平还不高,消费主导经济增长尚需时日。

  过去20年里,中国人大幅增长的收入没有被消费,而是被不成比例地储蓄,导致了许多部门的通货紧缩。由于铁饭碗和公共住房政策的废除以及教育开支的日渐增长,过去5年中国人的储蓄率也随之增长。中国的消费对GDP 的比率在2003年达到了30年来的最低水平。

  我们估计中国家庭净财富是2003年GDP 值的140% ,比20年前增加了15% ,但是离400% 的比率——这才足够支撑退休后的生活标准——仍然很远。这样,中国的家庭储蓄在今后几年里仍将是通货紧缩的原因。

  但是,中国人的储蓄行为也保障了最近中国的社会福利制度以及就业制度改革的顺利进行。定价环境在今后几年里应该会有所改善。中国人的消费在未来3年或许会有所增长,消费对GDP 值的比率也将有可能上升。

  产生通货紧缩的根源

  自从中国20年前进行经济自由化以来,中国的家庭一直就是导致通货紧缩的力量。在计划经济体系里,中国人的财富被对等的经济条件剥夺了,这些经济条件包括:少量的计划供给食物、住房和就业。当政府开始对计划经济进行改革,并给予人们更多的经济自由时,却没有给予人们私人财富来应对社会的不稳定。中国的家庭不得不通过储蓄重建自己的财富,以应对经济动荡。

  在过去20年里,我们观察到中国政府正在逐渐拆除国家资助的社会保障网络。那些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因为得不到这些保障,不得不为今后买房和退休进行储蓄,这导致了” 人寿保险” 产业的诞生。这个产业的资产在过去5年里增长了350% ,2003年达到GDP 值的7% 。

  在过去5年里,中国许多国有企业下岗工人的社会保障也被政府解除,触发了另一波的储蓄浪潮。家庭储蓄对GDP 值的比率在1997年到2003年间增长了122% ,而此前10年该增长率为75% ,再前10年为34% 。

  财富水平与劳动生产率之间的矛盾——这反映在较低的家庭财富对GDP 值的比率上——是通货紧缩的根源。当政府继续进行市场经济改革时,中国人也将持续把储蓄置于消费之前,以应对持续上升的经济风险。

  在不稳定中快速积累财富

  我们估计今年中国家庭的总存款将达到10. 4万亿元人民币(2003年GDP 值的86% ),外币存款在过去5年里也翻了一番,达到900亿美元(2003年GDP 值的6. 4% )。

  自从1998年中国实行房屋私有化以来,中国家庭已经为买房支出了2.2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2003年GDP 值的7. 3% 。公共住房的私有化是中国政府把财富回馈给中国家庭的惟一方式。公共住房的承租人从政府手里以市价的1/ 3或1/ 4购买住房。我估计,大约有30亿平方米的公共住房已经出售给了中国家庭,价值可能达到3万亿元人民币。由于许多家庭购买公共住房时支付的是现金,这些房屋的价值——相当于2003年GDP 值的25% ——已经被计算进中国人的家庭净财富。

  各种各样的养老金计划以及直接投资在证券上的家庭财富大约为2003年GDP 的8% 。包括相当于2003年GDP 值7% 的人寿保险在内,中国人的全部家庭财富大约为2003年GDP 值的140% 。5年前,几乎全部由人民币存款组成的家庭财富只有GDP 值的68% 。中国的家庭财富在过去5年里增加了3倍,从1998年的6万亿元人民币增加到今年的16. 9万亿元人民币。

  只有当中国的家庭不需要储蓄那么多时,中国的消费才可能主导经济的增长。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家庭净财富一般稳定在GDP 值的3到4倍之间。中国可能需要达到这个范围的最高点才行。由于城市高收入阶层一般是一个小孩的家庭结构,平均寿命又在不断增长,而且退休年龄也在提前,这将要求城市居民储蓄更多的财富来保障今后的经济安全。

  中国人的财富对GDP 值的比率在过去5年里翻了一倍。这个比率在未来还将缓慢地增长。香港、新加坡和台湾是中国家庭财富增长可以借鉴的先例。当人均年收入达到20000美元时,财富水平就达到一个稳定的状态,中国目前还只有这个水平的1/ 4。在我看来,中国人的财富对GDP 值的比率,大概还需要20年才能到达这样的平衡点。

  消费应该能在经济发展中表现得更好一些

  当财富积聚到一定水平时,消费才能主导经济的增长。然而,解除社会保障体系造成的巨大通货紧缩已经被增加了3倍的中国家庭财富所吸收。这样,消费应该可以减少一些通货紧缩。

  由于中国人的投资全部投入到了储蓄,也就是说,投资被可利用的资本(capitalavailability)推动,产出必须被定价后销售出去。零售业在过去5年里的增长其实要比此前的10年还要多。然而,这些销售的增长是通过价格战来吸引那些刻意储蓄的消费者而完成的。由此产生的通货紧缩的压力也使许多公司的生存非常艰难。这就是过去5年里,消费在经济发展中表现得非常糟糕的原因。

  当家庭财富吸收了因失去社会安全保障体系而带来的震动,我们就可以创造出一个让通货紧缩得到缓解的很好的宏观环境。这样,整体定价环境应该可以在未来几年得到改进。

  整体定价环境的改进并不会使所有部门的公司的生存条件得到改善。中国家庭的财富水平仍然无法使通货膨胀长期存在,也就是说,通货膨胀无法提高每个人的生存底线。控制成本则仍然是公司获取利润的必要条件。

  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的资本密集型产业缺乏成本控制理念。在这些产业中,攻城掠地的圈地思想盛行,这对企业的盈利是有相当破坏作用的。投资心理在其他部门要好一些,但也并不是很健康。垄断行业似乎有着最好的法则,这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为市场份额而拼争。很多消费部门在几年的价格战后得到了巩固(如家庭用品和消费电子等),这些部门的圈地运动已经结束,希望它们的成本控制也能够得到改进。

  我们正在营造一个使通货紧缩缓解的环境。这并不意味中国将再次进入通货膨胀的年代,只要家庭财富不足GDP 值的4倍,消费将仍然保持在通货紧缩之中。

  另外,中国家庭新的担心也在不断地增加。政府通过一些垄断的产业来收取中国家庭的金钱。教育和保健费用在所有通货紧缩的年头里一直在涨价。地方政府通过提高土地出售的价格来收钱,这使得中国家庭担心房价上涨而买不起房。1950年到1970年出生的一代,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所以必须为将来退休储蓄更多。这些因素都将阻碍消费主导经济增长。

  但是,过去5年里中国家庭财富的迅速增长,应该可以在今后几年保持消费相对活跃,定价环境也应该会有所改进。

  作者:谢国忠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钱都花到哪去了?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天涯浪子剑 说:,

    2008年04月06日 星期日 @ 06:36:41

    1

    中国人真是好管理,在外国早造反了,唉,这日子没法过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