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尽管欧洲依然存在宗教冲突,也是个别国家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但总体上看这些冲突没有表现为国家与国家间的宗教冲突,更没有引起激烈的宗教仇恨。欧洲存在的宗教问题大都是一个国家内部的问题,而且主要是同一宗教不同派别的冲突。英国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新教徒每年都进行传统的游行活动,新教徒与天主教徒经常发生暴力冲突,戒备森严的警察也经常无法阻止冲突的发生。但总体上,欧洲的宗教容忍性很强,基本上没有大的宗教冲突。欧洲的宗教主要是基督教、天主教和东正教,我认为这些都是属于一个宗教体系内的不同派别,伊斯兰教信仰者在欧洲居少数,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家欧洲也只有阿尔巴尼亚和土耳其(权且列为欧洲国家)。欧洲的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和睦相处,很少发生宗教冲突,尤其是国家间的宗教冲突。土耳其一直是欧洲大家庭一员,与欧洲国家关系超过与其他伊斯兰教国家的关系,而阿尔巴尼亚与其他欧洲国家更没有宗教仇恨和宗教冲突。

  值得一提的是波黑战争。1992年4月——1995年12月,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三个主要民族围绕波黑前途和领土划分等问题而进行的战争。1991年6月起,前南斯拉夫开始解体。波黑(前南6个共和国之一)穆斯林、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三个主要民族就波黑前途发生严重分歧:穆族主张脱离前南独立,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克族也主张独立,但希望建立松散的联邦制国家;塞族则坚决反对独立。1992年3月3日,波黑议会在塞族议员反对的情况下正式宣布波黑独立。4月6、7日,欧共体和美国相继予以承认。塞族随即宣布成立“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脱离波黑独立。波黑3个主要民族间的矛盾骤然激化,导致战争爆发。这场战争虽然涉及了不同宗教间的矛盾,但主要矛盾是民族矛盾,而不是宗教矛盾。北约的军事干预不带有任何宗教色彩,并且主要是保护了波黑穆斯林不受塞族欺压, 并没有站在基督教角度解决民族问题。欧共体和北约显示了解决欧洲冲突的能力,也显示了欧洲团结的力量。

  欧洲国家宗教的单一性决定了欧洲国家间关系的融洽,这种融洽的关系是欧洲结盟的前提条件,欧盟、欧元是巩固这种和睦关系的产物,也是所有欧洲国家共同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所在。而亚洲国家多种宗教并存,或者无宗教,构成了宗教间、宗教内部派别间、宗教和非宗教间激烈对立的局面。国家与国家间宗教对立和宗教仇恨,一个国家内部不同宗教间或宗教的不同派别间的激烈对抗,这些都决定了亚洲国家结盟的艰难性。

  众所周知,一个大印度一分二——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的存在是由于宗教的原因,而且这种历史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就是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宗教仇恨还在继续酿成恐怖主义的仇杀和边界冲突不断,还看不到真正缓和两国关系的曙光。

  中东的西亚国家,宗教性质的战争一直没有停止过。犹太国家以色列与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国家发生六次大规模的中东战争,以巴冲突也愈演愈烈,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爆炸声和枪炮声。叙利亚、伊拉克、伊朗都实际上参与了与以色列的武装冲突,为巴勒斯坦和黎巴嫩武装恐怖组织提供金钱和武器,导致以巴冲突无法缓和。

  在东南亚,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也在发生激烈的对抗,主要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印尼的宗教冲突已经导致东帝汶的独立,基督教堂和清真寺都是宗教暴力冲突的目标,震惊世界的巴厘岛恐怖爆炸案,目标就是针对来自国外尤其是澳大利亚的基督徒;而菲律宾占少数的穆斯林游击队一直出没于丛林,并对城市进行武装恐怖袭击,绑架和爆炸频繁发生。

  亚洲国家的宗教冲突主要发生在南亚、西亚和东南亚,而东亚、中亚还比较平静。但中亚潜在的危机在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否能得到遏制,否则安全与稳定难以得到长期保障。

  总之,亚洲国家存在着激烈的宗教对抗,而欧洲则与此相反,可以不必为宗教冲突担忧。

  写于2003年12月26日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作者电子邮件:zhaodagong@hotmail.com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