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台海之战和美国内战比较

  大陆武力进攻台湾和一百四十几年前美国的内战均属一个国家的南北双方因在统一或脱离联邦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致,经过几十年的妥协,最后双方都付诸于自己的最后一个手段——强权来决定这一切。这两场一真一虚的战争不仅在统一或脱离联邦的问题上,经济制度和价值观念上的分歧类似,而且在对战争的分析上等诸方面也极为类似。如果我们仔细看一看一百四十几年前的美国内战,应该会对将来这场也许会发生在中华民族内部的战争有更深的认识。

  最近陈水扁提出二○○四年大选时举行防卫性公投,大陆的反应如同以往:武力攻台。中国的报纸上大多数分析攻台的文章大同小异,即:大陆进行闪电战后,封锁台湾,美国人被打得措手不及,而台湾人会在经济遭到严重损害后丧失抵抗的意志,同时美国人也会考虑到要拿出资源来制衡越来越强大的俄罗斯,和中国较量伤亡太大,加上还要在中东,国内以及世界各地打击恐怖主义分子,在欧洲的巴尔干半岛要维持和平,没有足够的资源能分出来保卫一个小小的台湾,因此美国最终也会放弃台湾。如果战争一旦爆发,这一切预测会不会真的应验呢?现在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内战前夕南北双方的军力,经济,人口及其它方面的对比。北方当时有两千一百万人,绝大部分是白人,而南方有五百万白人和四百万黑奴。南北双方白人的比例为四比一,南方的白人不但要作战,同时还要看管那四百万黑奴,即使这样,战争期间还是有近一百万的黑人突破封锁线逃到了北方。南方的工业产值是北方的九分之一,而在战争中工业能力是取胜的一重要因素。林肯宣布对没有海军的南方的港口实行封锁后,南方的供应就越发紧张。战争爆发前,北方除了一位老将军外,许多人鉴于以上的分析,都认为打败南方约只需两到三个星期,但刚上任的林肯总统小心谨慎,为了绝对保险起见,征兵时和他们签下了一百天的服兵役合同。

  双方第一场战斗在华盛顿附近的布林溪(又称马纳萨斯)打响前,北方许多人,包括参议员、摄影师、贵妇人、儿童带着野餐,乘着马车来观看他们坚信是内战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战斗。他们认为北方军狠狠地教训一次奴隶主军队后,南方便会求和。可是虽然北方军在装备和人数上均略占优势,结果几小时后却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残兵败将靠着黑夜逃回了华盛顿,前来观看的参议员也被俘虏。如果南方奴隶主军队再多一点人,或者不是因为抓了太多了俘虏,他们就会乘胜攻入北方首都华盛顿,那么战争真的会如同北方预测的那样,在两个星期内结束,然而不过是另外一方取胜。北方人这次失败后,才冷静下来认真全面地分析失败原因,最后意识到在战争中,人口素质是决定胜败一重要因素。南方将领们指挥有方,战术上远远优于北方将领,南方人许多是奴隶制度下培养出的贵族子弟,从小就会骑马,射击,而且教育水准高,这种人纪律性强,理解命令能力好,一上战场就是现成的士兵,而北方的士兵在人的素质各个方面均逊于南方,许多人甚至连英文都说不好,一路散步一路采果子吃,二十几英里的路竟然走了三天。从那次惨败之后,北方再也没有人谈论什么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打败南方的事了。

  相比之下,虽然大陆的人口比台湾多七十倍,但台湾的人均收入比大陆多二十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一点人口上的劣势。再说台湾的平均教育水准比大陆的平均水准要高出许多,其士兵的个人素质也应该补偿一点人数上的劣势。此外,台湾在人口上的劣势还可以由许多其他因素来补偿。美国内战期间,英法两国本是从美国南方进口大量的棉花以作本国纺织厂的原料。美国内战期间,英法虽然可以从埃及和印度补充一点劣质棉花,但因没有足够的棉花供应,战争前两年许多工厂开不了工,再说看到南方奴隶主军队前两年经常在人数,装备和供应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连连打胜仗,两国都准备在南方再打赢一次胜仗后就承认南方联盟为一独立国家。这就意味着称霸世界海洋的英国可以命令美国北方海军撤掉海上封锁线,而美国海军也知道自己的海军在英国人面前不堪一击从而会立即就范,接受英国的要求,这样一来用棉花换来的英法战争物资会源源不断地流入南方。总之,英法如果一旦承认南方,北方就会自动认输并且宣布战争结束。所以在一八六三年葛底斯堡战役前,南方统帅李将军身上带了一份请北方林肯总统签署的承认南方联盟独立档,双方都意识到这次战役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战役。结果南方在葛底斯堡战败,同时西部密西西比州的维克斯堡守军也向北方投降,这样南方争取英法承认的日期又一次被推后。相比之下,台湾没有要求其他大国承认它独立的麻烦。美国自然会在军事上帮助它,而且世界上第二和第三强国日本和欧盟也会站在它的一边。大陆的海军目前的状况仍无法突破台湾海峡这一天险,所以台湾没有美国南方联盟供应遭到封锁这一问题。美、日、欧这三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地区的战争物资可以源源不断进入台湾,这样又能在一定的程度上补偿台湾在人口上的劣势。

  在美国内战中,因为北方前两年在战场上连连失利以及一八陆肆年僵持了一年,越来越多的北方人失去了耐心,要求林肯和南方讲和,这些人被称为铜头蛇,陆肆年总统选举时,他们还选了一位曾经是北方全军统帅的麦克莱伦做他们的总统候选人,要不是谢尔曼将军在选举前拿下南方剩下的第二大军事目标亚特兰大市,林肯一定会失去连任的机会,北方的新总统就会和南方讲和。除了铜头蛇外,北方还有一些同情奴隶制的人士,而且许多上战场的北方士兵都是为了保卫祖国统一,而不是为了消灭奴隶制。一八六三年一月一日,当林肯发表了解放黑奴宣言后,许多北方士兵相继当了逃兵。俄亥俄州一个团的几百人逃得就剩三十几个人。相比之下,一旦开战后,台湾在大陆可以利用的势力要远远大于美国南部联盟在北方可以利用的势力。大陆有疆獨、藏獨、蒙独、法X功、中功、民運人士、穆斯林和基督徒、伺机而行的下岗工人,而且下岗工人的人数在开战和美国对大陆实行经济和军事封锁后会成倍增长,香港人也会想起二○○三年的七月一日五十万人大游行而蠢蠢欲动。这些势力都会利用战争的机会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并且这时美国也会全力支持这些势力,使大陆陷入四面楚歌的状态。即使大陆政府赢得了战争,统一了台湾,它也许会失去新疆,西藏等地。历史上有很多这样因资源不够,得此失彼的事例,如英国在一八六三年在北美打败了法国和他们的印第安同盟军,结果几年后,因为战争税务问题引起北美殖民地人民反抗,英国最后还是失去了美国。一○六六年,英国的哈乐德在打败了北方的自己弟弟的军队,然后立刻挥军南下迎击自法国入侵的诺曼公爵,终因两面受敌,寡不敌众,永远地失去了英国这块土地。如果中国进攻台湾,它也得同时在多个战场上应付敌人,即使赢了对台战争,所付的代价也会令之后悔。

  大陆报纸声称台湾人会很快丧失抵抗的意志。但从美国南北战争看,这一说法也许太乐观。一八六三年南方进攻北方时,南方军队中许多士兵衣衫褴褛,连鞋都没有,赤着脚在行军,北方的民众看到这景象后大为惊讶,“难道我们英勇的军队是被这种军队一次又一次地打败的吗?”一八陆肆年,北方加紧了对南方港口的封锁,南军的供应日益短缺,因营养不良加上吃不饱,穿不暖,一些士兵确实开了小差,但是整个留下来士兵的士气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冷港战役中,李将军和其他将军发明了现代战壕战,使处于进攻一方的北方军队损失比南方多九倍,那次战役中北方伤亡一万两千人,而南方仅一千三百人。士气之高昂可以从一八六○至一八六一年各州的州议会投票情况来解释。当时支持南方独立的票数大约在百分之九十五左右,这在民主国家是绝对的多数。南方人认为奴隶制是他们几百年来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且他们有权利选择这种生活方式。奴隶制从人类有史以来就存在了,如果突然废除奴隶制,整个南方的经济就会立刻垮台。在另一方面,随着国家的工业化,奴隶制本来也会逐渐自然消失,如英国的奴隶制就是这样消亡的。北方不应该靠武力来解决这一问题。相比之下,台湾不想受大陆统治的人数也差不多在这个百分比左右,许多人认为在这现代文明的社会里,不应该用武力这种破坏力太大的方式来解决统一这一问题。如果这样靠武力打来的统一,在今后的日子里,抵制,叛乱,暗杀,破坏活动等等都会消耗一个国家的资源。现在美国许多历史学家都认为北方在军事上已占绝对优势的人力和资源打败了南方,使南方变成一片废墟。但北方在后来的一百多年里败在南方人打的消耗战上。北方人实行的重建计划十年后被遗弃,被迫接受南方人提出的种族隔离法。黑人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才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真正的解放。许多美国历史学家说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美国的内战现在还没有结束。如果大陆现在实行一些政策,使台湾支持统一的人能从现在百分之二提升到百分之五十,这样大功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告成了,因为这样台湾人的士气就不会那么高,象奴隶主军队战到最后七千五百人被十三万大军四面包围后才投降。在另一方面,台湾政府也要看到中国大陆支持动武的民众也很多,虽然大陆官方数字是百分之九十七,但笔者认为约百分之八十,因为越往南方,支持动武的人越少。如果台湾实行一些政策,使支持率降到百分之五十,这场战争也许就打不起来了。

  大陆报纸声称台湾人会很快丧失抵抗的意志。但从美国的历史上来看,它总要打上个几年后才决定是否退出战争。这几年里,虽然台湾会变成一片废墟,但大陆也会因此逐渐沦为像北韩,古巴一样贫穷的国家,也许不但没有统一,反而会分裂成许多国家,苏联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在资源极端匮乏的情况下还和美国进行军备竞赛,从此而引起的不满情绪必须用極權来压制,最后导致自己垮台。我们可以看到这几十年来,在没有苏联参加的战争里,美国都一帆风顺,而中东战争中即使苏联参加了,它的阿拉伯盟友们也是一败涂地。现在俄罗斯也不可能支持中国这个它潜在的敌人扩大领土的战争。

  “厦门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海,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踏着民族英雄郑成功和康熙皇帝的足迹一举收回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神圣领土的宝岛台湾,惩罚那些分裂祖国的罪人,保卫伟大祖国的领土完整。”听到这些豪言壮语使笔者想起一八六三年北方统帅胡克将军一些振奋军心的演说。胡克将军当时已经是林肯总统任命的第七位将军了,前面除了一位因为年事已高,其他五位都是吃了大败仗后被撤换掉了。到那时,内战已经进行了两年,北方联邦军在东部主战场上还仍未赢得一次胜利。胡克将军向林肯保证这次一定会在钱瑟勒斯维尔这个地方打个大胜仗,然后一举拿下南方叛军首都里士满。胡克是内战的老将,经验丰富,战斗勇猛,还为祖国伟大的统一事业挂过彩。他积极训练士兵,改组军队机制,恢复了战士们在前一年冬天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惨败后低落的士气。最重要的是,他这次的战略部署和战术被后来的学者和将军们都认为是一个很杰出的方案。四月底,他那训练有素,久经沙场,装备相对精良的十三万大军以钳形攻势渡过了拉坡哈尼克河,压向挨了一个冬天饿的,由罗伯特·李将军统帅的五万八千名部队。按照军书上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李将军唯一可做的就是后撤,然后被包围在里士满市内作最后的抵抗。胜利在望之时,胡克将军便对手下士兵说:“愿上帝怜悯李将军吧,因为我是不会有怜悯的。”胡克以优势兵力从侧翼包抄李将军,正面的部队也同时将李将军击退。这时他郑重宣布“北佛吉尼亚军(南方军)现已是波托马克军(北方军)的合法财产了”(意旨他已经俘虏了南方军)。中午时分,有人向胡克报告看到大批南方军向南撤去,胡克马上又宣布:“李将军夹着尾巴逃跑了。”可实际上这是李将军的部下正在南下然后转西从右翼包抄北军。真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天傍晚时分南军出其不意攻击北军右翼,获得大胜,第三天南军继续得胜,第四天南军的五万人处于准备全歼北军十一万人的状态。败军之将胡克这时已觉大势已去,率北军仓惶渡过拉坡哈尼克河,成功逃往到了安全地带,这才没有遭到全军覆没的命运。这次惨败和以往不同的是胡克战前和战时大言不惭的自夸自擂使他的溃败变得更加荒唐,成为千古笑柄。

  除了美国南北内战我们可以拿来引以为鉴外,世界历史上许多国家统一和分裂的例子都可以拿来作为参考。英格兰为了统一苏格兰从而成立大不列颠王国,不惜请苏格兰国王来当不列颠国王。从目前的情况看,大陆愿意请陈水扁来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日子遥遥无期,甚至福建省省长的职位也绝不可能让给他当。西德为了统一东德,不惜以一西德马克兑换一东德马克的代价来统一货币。现在人民币对台币的比例也类似于当时两个德国的情况,那么大陆会愿意用一元人民币来兑换一台币吗?大陆在统一台湾的问题上,似乎从来没有明确提出统一后会给台湾什么好处,也没有说过让台湾代表在大陆政府或人代会里持有实际的代表权。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民主的富国为什么要接受一个相对专制的穷国的统治呢?

  总而言之,大家都说中文,生活在中国文化中的中国人都会为分裂状态付出一些代价,双方都应该以公平的,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都应该派众多的观察员去欧洲学习视察欧洲如何在实现统一,德国和奥地利为什么能在拥有一个文化,一种语言的情况下和平共处。大陆动辄威胁要动武,台湾人用台语作官方语言等等行为都是现代文明所不齿的。动武带来的只能是更长久的分裂(即使在军事统一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古时候,除了用通婚以外,统一基本上是靠军事胜利来实现的,如清朝时我们伟大祖国的神圣领土外蒙、海参威、西伯利亚的一部分、安南省(今越南)、高丽省(今朝鲜和韩国)、缅甸均是这样得来的。可是现代文明要求统一是在被统治者同意和拥有代表权的情况下实现。此事的关键在于对现代政治科学的研究和运用。中国应该把买俄罗斯战机的钱用来训练现代政治科学的研究者。

  寄自美国

  作者:马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海之战和美国内战比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