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云冲:英雄的国度和可怕的现实

  中国的英雄模范人物应该是世界上最多的吧,恐怕原因不仅仅是我们的人口基数大,更重要的是我们特别注意宣传。

  儿童少年可以学赖宁,售票员可以学李素丽,残疾人可以学张海迪,维修工有徐虎,官员们可以学焦裕禄,学孔繁森,当然全国人民都可以学雷锋。我们树立了这么多高大全式的人物。除了这些全国性的英雄外,每个行业,每个地区都还有自己的一些英雄模范,如十佳青年,十佳教师,十佳交警等等。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曾经认为人性是恶的。所以我想多宣传一些英雄模范人物有利于社会风气的改进,因为毕竟比宣传一些丑恶的东西好吧。可是,大学特学以后,究竟出了多少个徐虎,多少个雷锋,多少个孔繁森呢?倒是贪官污吏的数量和贪污的数额大幅度的增加了。

  英雄的事迹都是很感人的,至少材料都是这样的。可我从自己身边熟知的所谓模范人物中,却知道这种材料的真实程度实在让人怀疑。他们中间的确有很优秀的,但为了使他们的事例更典型,我们的某些宣传部门不惜歪曲或者伪造一些事实。这些无限拔高到让人难以企及的英雄事例还有多少可学习的呢?“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境界,绝非常人所能拥有,除非是圣人,亦或是傻子。

  更何况有些所谓的英雄模范人物本身就没有多少值得肯定的东西,完全是某种原因的需要而包装出来的呢?

  或许是我所看到的都是小的模范,有以偏代全之嫌吧。

  提到另一位英雄人物,我有些忐忑不安,因为我实在不想打扰她那永远年轻的灵魂。这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女孩,死的时候不过15岁。15岁的孩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尚在形成,她勇于选择了死亡,因为她接受的是階級仇恨,仇恨赋予了她坚强的力量!我不想提到这个问题还因为我被一个非此即彼的思维所束缚,我不知道怎样面对这样的质问:难道你想让她做叛徒?当我看到国际社会及中国专家们对非洲很多国家内战使用那么多的娃娃兵进行强烈谴责的时候,不知道该怎样评价我们诸多爱国主义影片中智斗敌人的小英雄们,不知道15岁的刘胡兰到底应该不应该算是个孩子。

  赖宁现在好像不大提倡学习了,当年发奇想号召向赖宁学习的人一定有点偏执狂。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大火蔓延严重威胁人身安全的时候,想到的居然是集体财产!好伟大的觉悟!我该不该把他称为刘胡兰式的英雄?幼小的生命就这样枯萎,号召孩子救火的杀人犯成了道德的楷模,学生这么高的境界,还不是平时老师教育有方?真可谓杀人于无形,让我想起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呼喊。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些所谓的老师们有没有忏悔。

  也来说说杨利伟吧,我觉得他更像一个歌星。他精彩的演绎固然让人心旷神怡,但我们更应该记住的却是作词和谱曲的人。这是一个显而易见却时常被我们忽视的道理。我敬佩杨利伟的身体和冷静,但过高的赞誉实在没有必要。中国人的思维总是那么搞笑,杨利伟儿子的学校居然挂出这样的标语“热烈祝贺我校学生的家长杨利伟登上太空”,他的儿子叫什么已不重要,关键是他爸爸是学生家长。更搞笑的是非要他的儿子宣布自己要登上火星,如果是孩子自己的想法固然好,我总觉得里面有些说不出的味道,中国人的味道。

  过于相信道德的感化力量,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的一大特点。所以我们中国的清官才会那么多,当然贪官污吏不知多少倍于这些清官。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是否也像我们国家一样有这么多的英雄人物,我只听过这样的两个小故事。

  孔融让梨是中国人宣扬的美德,但谁能又保证孔融每次都让梨?为什么每次都要有孔融来让梨? 你靠什么来约束他?分粥是西方流传的一个小故事。一块吃饭让谁来负责分粥?轮流分结果是每次都不公平,让道德高尚者来分很快也变得不公平。最后的结果是让分粥的人最后一个选择。分粥者势必尽量把每一份分得尽量公平,否则吃亏的只能是他自己。靠制度来约束比靠道德要可靠的多。

  我觉得我们应该少一些英雄的宣传,尤其是赖宁式的英雄,多一些制度的建树。承认我们都是凡人并不可耻,凡人就应会犯一些错误。怎样让我们的恶潜伏而不能发作,除了靠制度还能靠什么?

  作者:韩云冲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英雄的国度和可怕的现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