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敏:沃尔玛廉价在中国

  从去年年底起,世界零售巨头沃尔玛,频频因廉价使用劳动力事件遭到曝光,加上些许政治因素,使沃尔玛正在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去年11月24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沃尔玛压榨非法劳工;同月,《洛杉矶时报》报道沃匀玛残酷的廉价:100美元衬衫出厂价不到1美元;今年1月14日,美联社报道沃尔玛涉嫌使用童工;然后就是2月8日《华盛顿邮报》的长篇调查。

  今年2月8日,美国有媒体在头版发表长篇文章,指责零售商通过压榨其在亚洲一些国家的供应商来不断降低成本,是中国工人们在为沃尔玛的“天天低价”买单!

  让我们来关注一下沃尔玛廉价实现的方式:

  首先是沃尔玛的零售业务。一是倡导低成本的企业文化。在沃尔玛这个全球老大的办公场所里,没有几扇窗户,看起来就像个工厂区,中间横亘着碉堡一样的走廊;单调的灰蓝色墙上,挂着1992年过世的山姆.沃尔顿的照片和名言。仍被公司上下尊称为“山姆先生”的沃尔顿,当年就在一楼的一个办公室办公,其空间狭小到几乎容不下一张会议桌。其现任CEO 李.斯科特也继承了山姆先生的理念。与沃尔玛所有的经理一样,他自己倒垃圾,出差与同事同住一间房,乘飞机时所有人都不坐头等舱。沃尔玛禁止其员工接受生意伙伴哪怕是一瓶汽水的馈赠,因为它认为这些最终都得由顾客埋单。对其员工,沃尔玛不仅工资不高,而且工作要求高,任务重。如沃尔玛的管理职位,要求更长的工作时间(高达每周80小时),经常还要愿意到异地工作。沃尔玛不单单对自己的员工抠门,对外也十分小气。从经理工作装到货运码头,沃尔玛的“小气”无处不在。一些卡车司机抱怨要自己卸货,要沃尔玛卸货就得付钱,而其他大零售连锁店则会承担这些费用。许多运货商曾抱怨,他们的司机将货运到沃尔玛后,想借用一下沃尔玛的洗手间、上趟厕所都被拒绝。它对商品从工厂到货架上整个物流过程的精准控制,把运输和存货成本降低到了零售专家称之为前所未有的水平。

  二是排斥工会的公司政策。沃尔玛把工会视为“眼中钉”。从上班的第一天起,沃尔玛的员工就会接到建议,要求其避开工会,并向主管报告任何组织行为。公司禁止在工作场所谈论工会,工会组织者也总是被人从店内请出去。只要发现了工会活动的苗头,门店经理就会拨打一条热线电话,通常总部派人来处理。另外,门店经理还经常没收工会印发的资料,并威胁说如果投票加入工会就会关掉门店。沃尔玛还解雇过若干名工会支持者和拒绝提拨想加入工会的员工,并且非法暗示,如果员工加入工会,将失去保险和分红的利益。这样的公司政策,使沃尔玛的员工无法联合起来抵抗公司的低工资、超时劳动等侵害工人权益的行为,从而为沃尔玛的廉价提供了保障。同时,也为沃尔玛竞争提供了坚实的后盾。如每当沃尔玛的一个超级购物中心开进一个城区,其竞争对手通常就会遭灭顶之灾,因为后者的员工是工会会员,其工资比沃尔玛高。这无疑成为其至胜的法宝。

  其次,是沃尔玛的跨国采购。沃尔玛的赢利模式正是尽其所能地控制供应链,通过最大限度地压缩供应链各个环节的成本空间来达到自己暴利的目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模式,沃尔玛在国外采购的毛利率高达170% ,它的营收总量则已经连续两年位居世界500强之首。据美国《商业周刊》介绍,沃尔玛的经营理念就是“压价、压价、再压价”,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提供最低廉进价的供货商,把生产商的利润压到最低。而曾经只在国内采购的沃尔玛,现在向全球1万多个供应商寻求更低的价格。沃尔玛建立了一个包括1万余家供应商的网络,不断迫使他们降价,同时还不断在全球范围内搜寻更便宜的供应源。竞争不仅在厂商与厂商之间,也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展开。“他们控制的零售业务是如此之大,要谁红火谁就红火,要谁关门谁就得关门。”仅存的几家美国纺织品厂商的一名前CEO 说。在中国南部,沃尔玛发现了保持“天天平价”所需要的所有条件。虽然人力成本比孟加拉要高,但中国有其他优势:低价的原材料、现代化的工厂、高速公路和港口,以及愿帮忙的政府官员。

  2002年沃尔玛在中国采购120亿美元,2003年采购150亿美元,“如果沃尔玛是一个国家,它就是中国的第五大贸易国,甚至超过了德国和英国。”常驻北京的一位参与了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劳工问题调查的媒体记者如是说。在中国,仅直接向沃尔玛供货的工厂就超过5400家,还不算数量更为庞大的间接供应商。

  随着沃尔玛在中国采购的日益增加,其对中国的影响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作为全球第一大零售企业,沃尔玛的规模是法国家乐福的3倍,雇佣的员工是通用和福特两大汽车公司的总和。如此大的规模,使沃尔玛对中国的经济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通过不断地压价、压价、再压价,沃尔玛不仅使在国内的供应商在其巨大压力之下,不断地改进生产,提高生产率。同时,沃尔玛还迫使国内零售商持续地致力于提高效率,从而推动了整个国家的劳动生产率。

  但是,在沃尔玛巨额定单带来就业机会,刺激加工产业发展的同时,也迫使一些供应商走向另一些极端——通过侵害劳工权益来降低成本,以满足沃尔玛的低价要求。如近日曝光的存在于合艺电子塑胶厂的非法现象:许多工人的工作条件恶劣,甚至在很艰苦的环境下做了长时间的工作,却拿不到工钱。尽管沃尔玛对其供应商有一套检查系统,但由于他们的检查通常都是提前通知的,这使得其检查系统并不十分有效。侵害劳工权益的现象,在沃尔玛低价与巨额定单的双重影响下,成为了较为普遍的现象。而许多零售业主开始使用学生作为职工,有的国家则是大量使用童工,否则他们就没有生存的机会。这些不合理不合法的东西正在逐渐成为零售业的规律性东西。沃尔玛的繁荣昌盛归结于对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的追求:无止境地削减成本。也是由于其同样的追求,影响到了国内许多工人,尤其是制造加工行业的工人的工资和工作环境。

  沃尔玛的零售倾销。在进入中国市场7年之时,沃尔玛已经开出了33家店,每家店面积不小,低廉的价格引来顾客无数,但是至今却还不见赢利。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学者郎咸平教授认为,出现了这种在欧美市场赚钱,但在亚洲市场却赔钱的反常现象,事实上是采取了由已开发国家市场贴补新兴市场的“零售倾销”策略。沃尔玛等跨国零售巨头,在中国一般有两块业务,一块是零售店,另一块就是跨国采购,两块相互独立,截然分开。而其巨额利润的来源便是跨国采购。上海商学院连锁经营管理系主任吴建国分析:国企们应对外资都在跑马圈地,规模不断地扩大,相互竞争必将日益惨烈,然而它们不像沃尔玛一样可以通过跨国采购来补贴亏损,所以也缺乏后劲。一旦到了要跨下来的时候,势必找人接盘,那时沃尔玛就可能以最低廉的成本进入,还可以一举拿到国企圈来的诸多黄金网点。这就是“零售倾销”的威力,外资巨头们稳赚不赔,而实现这一策略的根本保证就是相当规模的、极其低廉的跨国采购,这种优势是国内商企所不具备的,郎咸平因此也显得忧心忡忡:“一旦这些国际零售巨头达到目的,极有可能出现上抬零售价、下压进货价的危险局面。”

  种种由沃尔玛廉价给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令人心寒与心急。如何来应对其引致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笔者提出几点建议:

  首先,从供应商角度而言,国内供应商应开始转变思维,不能仅满足于做一个低廉的制造加工工厂,而是要开始致力于做卖产品的二流企业,甚至是卖专利的一流企业。若是仅仅做一个卖苦力的三流企业,在这样终端为王的市场时代,只有被人压榨的份。做自己的产品,走创名牌之路,才是国内供应商的最终出路,也是改善国内部分劳工状况的治根之法。

  其次,从政府角度而言,一方面,政府应完善和健全相应的法律法规,为国内厂商的发展创造有利的市场环境,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发展之道;另一方面,政府应加强监管,对侵犯劳工权益的工厂严惩不怠,同时,加强工会建设,使工会的作用正直的发挥出来,从防范与制约乃至制止侵权事情的发生。

  最后,从国内零售商的角度而言,一是要认识沃尔玛廉价的本质,及其高额利润的真正来源,防止断章取义式的模仿沃尔玛。二是要认真学习沃尔玛先进的东西,如其高效的供应链系统,对顾客的极度关注,重视细节管理等先进的管理理念头。三是尽量走与沃尔玛不相冲突的路,即走自己的路。客观实际使国内零售商无法与沃尔玛的廉价相抗衡,因此,应采取与其差异化的道路,如顾客定位差异化、供应链差异化、服务差异化、销售产品差异化等。

  作者陈慧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作者电子信箱:lindachm@hotmail.com

  作者:陈慧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沃尔玛廉价在中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