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兆民:失落的法宝叫人好想念

  在中国做一个普通百姓或是一位没有什么职权的小职员,从前每逢受了上司的窝囊气,或是发现上司有贪墨行为,于忍无可忍之际,只要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告你去!”听到这句话的上司即使不立刻转嗔为喜,不久也会“阴转晴”。一句话短短四个字,居然能象姜太公的打神鞭一样威力无穷!然而,现在如果有谁不识时务再把这件法宝祭起来,对方往往会冷笑一声:“欢迎欢迎!你知道纪检委在几号楼办公吗?要不要派车送你?”有时还会随手扯出一张纸,写下上级多位首长的姓名、各类电话号码,笑嘻嘻递给你。

  从前蒙受了不白之冤,亲戚朋友听说了,会鼓励你:“告他去!咱不能受这个气。”现在有了一肚子委屈,面对你的倾诉,亲戚朋友往往会诚恳地劝导你:“想开点吧,比你冤枉的多着呢。健康第一,一家人都离不开你啊。”接着就给你举出一串名单,哪一个都比你苦大仇深。听人劝,吃饱饭,你也只好“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

  不忍又能怎的?反映呀、申诉呀、举报呀……没有“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决心,很难有什么结果,稍不留神还可能身陷囹圄。然而仍有那么多衣衫褴褛的上访者,怀里揣着写给各级领导的信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四处奔波,渴盼着碰上一位青天大老爷。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在今天,能经常拆阅群众来信的领导已经凤毛麟角;写给各级领导的信,绝大部分将原封不动地转给信访部门,信访部门再一级一级转回去。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透露,群众的信访数量已经持续上升了10年。今后还会上升吗?谁也没有把握。

  是什么原因,令衣税食租的公仆们心肠变得如铁似石了呢?我以为,一部分官员背弃了共产党的立党宗旨,颠倒了公仆与主人的身份,固然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则在于,我们的政策、法规虽然厚貌深情,并且已经可以“批量生产”,但落实起来往往缺乏环环相扣的保障措施。因此很多政策、法规在相当程度上已经变成了大堂上的刑具,“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打你的屁股,是本老爷秉公执法,你怨恨不得;不打你的屁股,是本老爷格外开恩,您应该叩头谢恩,最好再送些银两来;该打的屁股不打、不该打的打了,只要不惹起社会公愤,没有谁会来认真追究。信访部门把群众的举报信转给被告,没听说谁因此受到了处分;执纪执法部门秉承贪官的旨意,把无辜的群众投入监狱,贪官落网之后为虎作伥者照样官运亨通。

  我常常想起一件往事。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有人向邯郸市税务局举报说,某税务所长家里失火后申请了40元救济,却用这笔钱买了两个皮箱,说明他家受灾不重,申请救济是欺骗组织。接案人姓高,而那个所长则是他的大恩人:正是这位所长安排他参加工作,介绍他入党,提拔他为副所长,又把他推荐到市局工作。但他还是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建议局党委给了这位所长党内警告处分。老高以后做过多年我的上司,他对我说:“不是我铁面无私。我不秉公处理,群众就会告我,我受了处分,换个人来办这个案件,他还是逃不掉。”

  这件事令我没齿难忘。显然,不是那个年代的干部素质就比现在高,而是他们没有“枉法”的机会。从此以后,每当想起法宝的失落时,我常想入非非:能否出台一项“蔑视公民罪”?对那些蔑视群众合法权利的大小官员、对那些推委扯皮的干部,一经发现立刻“从重、从快”严惩不贷。诚能如此,那么距离社会弊绝风清的日子就为期不远了。

  作者电子邮件:wuzhaomin@163.com

  作者:吴兆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失落的法宝叫人好想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