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凯:外贸摩擦后的环保问题——看欧盟紧逼中国出口焦炭

  对中国来说, 随焦炭一同卖出的, 是不可再生资源的概念, 是中国的环境容量, 是中国人的健康

  中国在外贸问题上多次遭遇强力阻击。记不清有多少次,一个个国家大喊大叫,说中国又向他们倾销了什么。但是,2004年4月的这次纠纷却和以往不同——欧盟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向中国政府发出警告: 中国必须撤销对炼焦煤出口的限制, 否则将面临贸易争端的风险。欧盟称: 中国政府限制炼焦煤出口的行为违反了世贸规则,减少全球炼焦煤的供应, 将导致欧洲钢铁工业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以往总是千方百计限制中国向欧洲出口的欧盟,此次如此大动干戈,要求中国不得限制出口, 起因仅在于焦炭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量50% 的中国,为了保证国内有足够数量的焦炭和原煤,防止国内因供应短缺造成钢铁价格的上涨,将今年的焦炭出口减少300万吨: 从2003年的1200万吨削减到900万吨。

  炼焦利润如同炼黄金

  炼焦是中国环保挥之不去的噩梦。翻阅中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主要报刊, 未报道过炼焦污染问题的几乎没有。

  炼焦过程中会有大量的粉尘、一氧化碳及有毒气体排放到大气中, 其中含有多种致癌、致人畸形的物质; 炼焦所排出的焦油、废水, 也含有大量有毒物质,渗入地下后将长期污染地下水。多年来, 督促治理炼焦污染, 打击小炼焦, 一直是中国环境保护部门的一项常规工作。

  然而, 炼焦惊人的利润, 使得任何对它的打击和限制都难以一劳永逸。尤其是2003年以后, 焦炭价格从每吨300元迅速涨到1300元, 出口的离岸价从每吨85美元上涨到现在的400美元, 更使得生产焦炭的积极性被大大刺激,年产量一年就增长了20% 。尽管建设焦炭企业投资很大,通常年产60万吨机焦的焦化厂需3亿—5亿元, 但各地仍纷纷上马新的焦化企业。仅山西省2003年以来投产的机焦项目就具备了近2000万吨的年生产能力。未经审批、私自上马的焦化项目更比比皆是, 从山西到贵州; 从东北到西北, 小煤窑、小土焦纷纷死灰复燃。一般认为: 小煤窑、小土焦的出产已占到中国焦炭总产量的23% 。

  两吨煤只能炼出一吨焦。除焦之外的一吨物质就成了烟、油、渣等污染物。煤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污染物更是难以化解的毒害。西方发达国家已基本上不干这些“有百害却仅有一利”的事, 但他们希望中国干, 中国要是干得不好, 他们就急了。焦炭的产量问题实质上是一个环保问题, 资源问题。

  对自然资源缺失的恐惧

  一个纯生理的人要活下去,需要具备的条件应该和一头牛、一只羊或一只大熊猫没有什么不同。那就是: 有空气、有水、有草等植物即可。人类古时候的迁徙方向——逐水草而居, 就是由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决定的。水是生命之母,土地是财富之父。对于人类来说, 有水、有土地,就具备了最基本的生存可能。

  如果再往细处说: 与人类生存和发展不可分割的自然资源有: 水、土地、气候、矿产、资源、生物。具备了这样几个要素,人类不但能够生存,而且能够发展——也就是能够越来越随心所欲地生活。

  人类自有史以来, 对于自然资源的取得, 一直采取两种方式, 一是发现,二是抢夺。从最初为了生存的一块肉、一个水果或一汪水的争夺开始,到了后来,生存问题解决之后,对各种资源的抢夺就主要是为了提高生活的自由度。

  发现就是抢在别人还没有看到之前看到它, 占有它。如果别人已经先发现并占有了, 你又非常想得到, 那就只能去抢了。

  能不能抢到,在最初是完全凭体力的,而这种体力又完全是靠天生的。再发展下去, 弱的为了打败强的, 小的为了打败大的,就得靠智力了。中国人从那时开始就比其他地方的人聪明一些,中国人的各种格斗术千奇百怪、博大精深, 而西方人直到今天还只能面对面伸着两只拳头打来闪去,他们之间打来打去的所谓拳击,基本上还是靠体力,毫无智力含量,和类人猿没有什么区别,和现在猩猩打斗的动作基本上一样。

  再到后来就得靠器械。最初可能是用石头砸、用折断的树枝打,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十八般兵器,再后来就有了火箭、枪炮。

  人类从简单的肉搏到原子弹的搏斗史, 就是人类的科技发展史, 就是自然资源的发现和抢夺史。围绕着自然资源这一中心展开的“发现与抢夺”两大主题,演绎出了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次小战都是为抢夺和划分自然资源而战,各种自然资源的发现者和发动了无数次大小战争抢夺自然资源的人,都被后世奉为英雄而顶礼膜拜。人类今天所供奉的各种英雄, 就是各个利益共同体抢夺、发现、保卫自然资源时的领头人或献身者。

  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在掠夺的过程中从来以“多多益善”为原则,先抢到手再说,哪怕闲置多少年不用,放在自家院子里心里踏实。就像今天的美国,大量从国外买石油,留着自己国内的石油资源做储备; 就像今天的日本,从国外进口大量的优质煤,倒到自家海边埋起来。把自家的森林保护起来一棵也不砍,大量从其他国家进口木材;就像如今世界强国纷纷极力发展海军,在谈到国家危机的时候首先是说自己的石油输入线是否安全……

  这一切都来自于对自然资源缺失的恐惧。

  一场没有结果的实验

  地球上的环保主义者都属于对未来充满恐惧的危机主义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地球上的经济学家与环境保护主义者一直在进行着一场激烈争论。环保主义者们不停地惊呼: 世界正危机四伏,自然资源不可能支持人类无限制的发展,而一些经济学家却认为, 这种危机被无限扩大了。

  迄今为止人类发展的现实支持了经济学家而不是环保主义者的结论:

  环保主义者认为,随着人类数量的急剧膨胀,地球上的自然资源正在消耗殆尽。物种会大量灭绝,森林会消失,粮食、石油等自然资源会难以支撑人类,最后,人类会毁灭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1968年恩里希所著的《人口炸弹》、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增长的极限》等,都把这种忧虑表达得淋漓尽致。经济学家却认为: 不断会有新的资源被发现和利用,人类能够逐渐克服、解决遇到的各种问题。

  当今的现实是, 世界人均的粮食等食物产量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多,粮食的价格在下降,吃不饱肚子的人越来越少。1968年,恩里希在《人口炸弹》一书中预言: “70年代,世界将经历一场高比例的饥荒——上百万人会被饿死。”这被证明是危言耸听,一切并没有发生。自从工业化以来,全世界工业原材料的价格指数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前提下下降了大约80% ,说明自然资源的储量还非常丰富。只要人类感受、认识到危害, 大多数的环境污染能够被克服、治理。

  但是, 经济学家在一定阶段的胜利并不能保证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段里被证明是正确的结果不一定永远可靠。确切地说: 人类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永远没有结果的实验, 那就是: 这个地球到底能容纳多少人生存?尤其是当自然资源基本上以国家为一个基本单元, 由生存在一个个国家内的利益共同体分别分割、占据时, 自然资源能否支撑这个国家的人们生存和发展, 就更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即使已经进化到今天, 人类和自然资源的关系依然丝毫没有改变。直到21世纪初还始终没有停止过的战争,对自然资源的争夺依然是它的首要原因。一个国家占有的自然资源的数量和质量的不同,直接决定着生存在不同区域的人们的生存状况、生活水平、发展方式和发展程度。

  和焦炭一同卖出的是什么

  发达国家希望用尽量低的价格,买到充足的焦炭。而对中国来说,随焦炭一同卖出的,是不可再生资源的概念,是中国的环境容量,是中国人的健康。

  中国人均土地资源不足世界平均的1/ 3; 矿产资源不足而且富矿少贫矿多。中国人均土地不到13. 3亩, 只有世界人均39亩的1/ 3; 如今, 中国耕地的人均占有量为0. 085公顷( 而且在不断下降) ,在全世界140个国家排序中列126位之后( 且不断后移) 。中国人均森林面积0. 11公顷, 在140个国家中列107位以后( 考虑到我们一些统计数字的水分,实际位置可能更靠后) 。

  在这样的背景下, 把中国焦炭上面承载的各种因素核定一下。那么, 它的出口价格应该是多少呢?

原载: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孙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外贸摩擦后的环保问题——看欧盟紧逼中国出口焦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