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东:从“保钓”反思“韬光养晦”

  欣闻中国勇士登上钓鱼岛,备感欣奋,同时高兴之余却有一丝苦涩,钓鱼岛属于中国,中国人到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难道就这么难?同时也也到一丝担忧,难道日本方面就这样善罢甘休?果然,随后就传来消息,日本警备厅登岛强行带走了中方保钓勇士。日方的反应是多么的及时和果敢,反观我方的反应,仅仅止于发表陈年“严正声明”,同时要求日方保证我方人员的安全。假如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中国公民登上钓鱼岛是理所当然的事,外国的警察竟然跑到中国的领土上胡作非为,中国政府完全可以而且应当是本能地采取强烈手段,将其抓获,至少将其驱逐出境,现在面对外国的侵略行径,我们的政府竟然没有什么措施,只是不痛不痒地发表声明,要求别人保证我方人员安全,很显然这是我方人员闯入别人境地,我方的正常反应。不仅产生一个强烈的疑问,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吗?

  对于中国政府的反应,有人也许会给出一个解释,就是中国政府目前正致力于经济的发展,要避免一切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不利因素,为此,做出一些忍让是可以理解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韬光养晦。韬光养晦策略是鄧小平退出历史舞台前的政治留言。不争一时之长,埋头发展,是个英明理智的决策。然而任何理论,无论它多么正确,多么闪耀着睿智的光辉,还存在一个灵活运用的问题。马克思列宁主义好不好?当然好,是人类思想的总结,但一些人就是把它当作教条,死背具体条文,结果造成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巨大挫折,差一点断送中国革命。而毛泽东等人灵活运用馬列主義,结果成就了中国的革命事业。同样,韬光养晦也存在一个灵活运用的问题。简单地说,韬光养晦就是避免招惹麻烦,为此做出一些忍让,甚至不惜一些利益牺牲,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营造一个良好的建设环境。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日本等国家是不愿看到中国的发展和强大的,小布什上台之初就直截了当地声言,中美不是战略伙伴关系,而是竞争关系,再联想前几年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既然是“竞争关系”,是“中国威胁”,就理所当然地遏制中国,这是“中国竞争”、“中国威胁”的逻辑结果。中国为了一心一意地赶路,极力回避矛盾,相应地人家就处心积虑地制造矛盾,把“拌脚石”横在路上看你怎么躲避,同时可以乘机敲诈中国。面对别人的无赖行为,我们该怎么办?按照一些人的想法,忍让再忍让。确实,十几年来,面对美国日本等国的挑衅,我们做了过多的忍让。然而,我们的忍让,牺牲利益只是换来了短暂的安宁,别人很快就更加蛮横无理,连越南、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也敢于挑衅中国,想乘机捞取不当利益。美国日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最大限度地遏制中国,并利用你沉溺于“韬光养晦”的机会,乘机捞取利益。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你越是躲避,人家就越是认为你软弱可欺,越是感到有机可乘,就越是变本加厉。当我们的忍让成本超过收益,我们的“韬光养晦”是否还有价值?或者反过来想,面对别人的无赖泼皮行为,我们一反忍气吞声的退让,反戈一击,打痛挑衅者,是否反而可以取得良好效果呢?

  目前,我们的实力和我们致力于发展的方针决定了现阶段我们总体只能呈防御姿态,也就是目前中国政府所采取的韬光养晦策略。但防御分积极防御和消极防御。

  消极防御就是老鼠不出洞,任凭别人怎样挑衅侮辱,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种方法以不变应万变,无须动用脑筋,但也最窝囊,如同非洲草原上,野牛任凭狮子追打扑咬,只顾躲避,最终还是难免葬生狮口,或者留下血淋淋的伤口。消极防御看上去还存在防御,实际等于取消防御,任凭别人敲打。消极防御还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强化别人的侵犯行为,侵害别人却得不到相应的惩罚,这样无风险的包赚不亏的买卖谁不想做,所以连越南、菲律宾这样的不入流国家竟然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枪击中国渔船,中国政府除了发表苍白无力的“严正声明”,毫无所为,这不是鼓励别人的强盗行为吗?因此,消极防御对中国弊多利少,应该摒弃这种方法。

  积极防御呢?按照毛泽东军事理论,积极防御是攻势防御,也就是战略上呈防御姿态,在战术上积极寻找有利时机,果断出击,打痛对方。积极防御不是坐等挨打,而是“你打我,我也打你”,最大限度地减少我们的被动。如何发挥我们的长处,何时忍让,何时出击,需要结合实际,认真考虑,需要发挥人的能动性,最需要开动脑筋。积极防御的好处就是,让侵犯者付出成本代价,给别人制造麻烦,就等于给自己制造麻烦,迫使对方三思而后行,减少我方可能所受的伤害。积极防御既需要智慧,即要善于如何抓住时机,如何作为,同时,也需要勇气,别人敲打了我们,我们需要作出适当的回应,万事俱备,是否有勇气反敲对方?事到临头,是否还要瞻前顾后,担心这顾虑哪?

  韬光养晦的原则是不扛大旗,不出头,即不要主动招惹麻烦。这一点我们做得很好,但麻烦主动找上门来怎么办?是毫无畏惧迎上去,还是左躲右闪?即是积极防御呢,还是消极防御呢?没有具体的条文帮我们解决,但从实际看,还是迎接挑战好。我们遇到的许多麻烦并不是偶然的、突发的,并不是靠我们的一时退让就可以解决,而是有预谋的,即人家决不乐意看到你的顺当发展,在人家看来你的发展就是人家的“威胁”,人家就是要使绊子。这就好象夏日里,人们需要休息,蚊蝇飞来,如果仅仅叮了一口就飞走,我们只是失了一口血倒也罢,但是蚊蝇就是嗡嗡围着飞来转去,伺机叮咬。怎么办?一种对策就是任凭叮咬,蒙头大睡,结果招来更多的蚊蝇,肆意吸血,结果满耳嗡嗡蚊叫,血点四起,奇痒无比,最终还是睡不好觉,另一种办法是,干脆起来拍打蚊蝇,直至消灭为止,虽然影响了一时的睡眠,但终究睡得踏实。这是夏日里人们常有的经历。拍死蚊蝇会有什么后果呢?人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心,而且,如果蚊蝇只在野外飞来飞去,人们没有多少兴趣去招惹它,但如果飞进室内伺机吸血,人们就要想法扑打了。既然有人想时刻敲打我们,包括唆使一些国家择机叮咬我们,我们只有采取对付蚊蝇的方法对付这些找上门的麻烦。不过,我们还没有兴趣跑到野外去扑打蚊蝇。其实蚊蝇是安全的,只要不飞进室内叮咬,吸走了血,还带进了病菌。

  在与蚊蝇纷争中,其实我们是被动的,蚊蝇什么时候想飞来到处捣乱并不由我们决定,纷争什么结束,蚊蝇可以自作主张,很简单飞走就是了。蚊蝇被拍打完全是咎由自取,我们无可指责。再打个比方,街头无赖寻衅闹事,正直的人应该责令无赖停止打人,而不是指责被侵犯者正当自卫。蚊蝇主动飞过来闹事,我们就“有理”,拍打蚊蝇,使其不敢再胡作非为,我们“有利”,蚊蝇飞跑,我们不再追击,我们“有节”,于是一场纷争结束,蚊蝇还想来叮咬就得三思而后行,实在按耐不住还要飞来叮咬,也只能是乘人不注意,飞进来骚扰一下,然后飞快逃走。我们就要安宁多了。

  几年前,中美珍袖小国海地在台湾问题挑衅中国,后来在关于延长联合国维和部队驻海地期限的决议上安理会投票,中国毫不客气地行使了否决票,陈述理由中国直来直去,声明就是外交报复,让海地明白疼在何处,从此在台湾问题上海地规矩了许多。有什么负面反应吗?我们是被迫而为之,谁也没有说三道四。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外交难得的有为之举。

  有人可能会担心,我们用强是否加剧紧张呢?要知道我们需要建设发展,任何别的国家也需要发展,既然要发展,别人同样也需要良好的环境,双输对谁也不利。妄想自己赢别人输,哪有这样的便宜事,而消极防御,即一味退缩的“严正声明”外交,就是成就别人这样的幻想。

  在一些人沉溺于“韬光养晦”之余,是否想到中国的身份。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核俱乐部成员,常规力量也不弱小,完全有能力给超级大国致命一击,经济影响日益增强,拥有全球大国垂涎三尺的巨大市场。这就是中国的身份和尊严。中国完全可以凭籍这些优势与一些国家平等交谈。西方国家包括日本曾经联手制裁中国,后来不是逐渐散伙了吗?连最积极制裁的美国最后也不得不恢复与中国的正常关系。西方政治精英不傻,与中国闹不和,制造紧张局势对自己也不利,法德等国不是急着要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吗?因此,我们就不必怕把事情弄砸,别人实在不想维持这个“大好”局面,我们也不必一厢情愿地努力维持这个局面。双输对谁也不利,资本家逐利而往,无利可图,有何兴致。想单方面获得最大利益,最大限度压缩别人的利益,我们必须打破别人的这种幻想,让其明白双赢才最为现实可行。我们不必惧怕别人表面的嚣张,这就好象弹簧,你用力推压它就退缩,你一松手它就反弹。我们不必客气,也不能客气,市场讨价还价做买卖,不必讲情意,尽可能取得双方都能接受的合理价位,你不还价,人家才不领你情呢。

  当今的世界弱肉强食,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尊重,我们友好示弱未必符合“游戏规则”,也就未必符合我们的利益。美国曾经因为科索沃的“人道主义灾难”对南联盟狂轰滥炸,而俄罗斯围剿车臣反叛力量时,面对同样的“人道主义灾难”,美国为什么不再“见义勇为”呢?而且此时俄罗斯已经家道中落。再看看越南、菲律宾等国一再枪击、绑架中国渔船,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采取强硬行动?每次事件发生后,我们总是止于“严正声明”,以致让这两个国家有恃无恐,变本加厉。我们为什么不能制止这种强盗行为?难道就怕破坏“和平友好”局面?其实和平是打出来的,旧中国积贫积弱,动不动就割地赔款,难道换来了“大好局面”,倒是新中国成立后,打了几场硬仗,才赢得了真正的和平。我们对越南、菲律宾等国家示弱,难道还担心背后的美国因素?美国才不会为别人火中取粟?仅仅几个月前,美国还向日本保证,在中日钓鱼岛之争中,美国不会袖手旁观,可是等事件发生后,美国立即声明美国没有立场,即保持中立,连有难同当的“美日安保条约”都忘了,而且双方仅仅发生了人员拘捕,还没有刀枪相见,美国就这么快溜之大吉。对待盟国日本都如此,更何况对待越南、菲律宾这样的国家。美国最善于把别人推下火炕,坐山观虎斗,从中取利。请别忘了,局势紧张,吓跑外资,对越南、菲律宾也不利。过分的挑衅意味着什么?难道越南好了伤疤忘了疼,菲律宾忘了当初我们是如何教训越南的。我们不能光想对自己不利的一面,也要从人家的角度,想想人家的顾忌。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保钓事件。

  在钓鱼岛问题上,我们已经做了过多的忍让,容忍日本右翼分子登岛挑衅,容忍日本军舰靠近钓鱼岛海域,也就是容忍日本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当我方人员突破日方重重的阻截,好不容易成功登岛时,却遭到了日方毫不迟疑的登岛拘捕,我方依然以不变应万变,依然是毫无痛痒的“严正声明”,只是增加了一项,要求别人保证我方人员的安全。中方的一贯忍让、委曲求全唤起了人家的丝毫良心发现吗?人家还是一如既往,配合美国压制中国,还是在俄罗斯石油管道线上为难中国,还是用飞机军舰侦察中国,还是最积极叫喊人民币升值,还是在每年一度的国际人权会议上积极反对中国,还是暗地里支持台獨,等等。人家照样积极破坏你的“大好局面”,我们的“韬光养晦”对人家产生的唯一影响就是,日本方面这次行动起来更加果断、大胆。

  此路不通,我们就应换个方式。几年前,我们的海洋测量船绕日本岛一周,按日本的“周边事态法”,对于中国的这一“潜在威胁”行为,完全可以先发制人,至少要大声叫喊中国威胁,但日本的右翼却因此规矩了许多,在钓鱼岛问题上老实了一阵。最近,我们的一艘潜艇出现在日本沿海,按日本的标准,这又是一个“威胁行为”,但日本做出了什么强硬反应吗?鼻子一捏,忍气吞声,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本来北方四岛一直是日本的领土,二战结束后为苏联所占据,按照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表现,日本在北方四岛的问题上,早就应该暴跳如雷,在钓鱼岛上胡作非为的右翼分子哪去了?怎么不到北方四岛耍一下威风呢?可见日本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东西,你忍让客气,它就猖狂,你对它强硬,它就知趣多了。

  由此,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在对待日本,尤其是对待钓鱼岛,我们不能一味退让,就要适当采取强硬措施,你派飞机军舰,我也有飞机军舰,两军对峙,你敢打第一枪吗?你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大局”,难道我们就单方面有义务维持这个局面?这个“和平局面”破坏了,局势紧张,对我们不利,难道对日本就有利?两国交恶,我们失去了日本的市场,日本同样也会失去我们的市场,得利的永远是第三方。街头混混整天拿着刀耀武扬威,敲诈勒索,我们不想招惹麻烦,可以忍让,但这个无赖行为超过了我们的忍让限度,逼得我们也拿起刀子与其对峙时,面对可能的得不偿失的结果时,混混是否还有胆量一拚到底呢?况且我们的力气和刀子并不比混混的差。

  再看日本后面的美国因素。美国方面曾向日本保证,在钓鱼岛的问题上美国决不会无动于衷,一定站在日本这一边。现在事情发生了,当有人问到美国的立场时,美国表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没有立场,也就是在中日钓鱼岛的争执上,美国将保持中立立场。想想也是,无利不往,钓鱼岛归谁所有,关美国什么事?美国有何义务为日本火中取粟?挑起事端,造成他方相互消耗,最后自己再从中取利,才符合美国利益,才符合美国的一贯做法,美国的前后态度正是这一手法的正常表现。对美国而言,出尔反尔是家常便饭,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与《与台湾关系法》是矛盾的,让人家相信哪一个承诺。美国如何反应,一切视美国利益而定。日本似乎还真的相信美国的承诺。

  现在保钓勇士已经平安归来,我们有十万条理由赞颂我们的勇士,但必须面对一个尴尬,为什么我们只能用手无寸铁的勇士去对付人家的坚船利炮。

  我们应该认真反思“韬光养晦”策略。

  作者地址:江苏盐城发电厂邮编:224003  email:wzd_69@people.com.cn

原载:《联合早报网》

  作者:王中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从“保钓”反思“韬光养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