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彦军:解决“三农”问题需要什么科学

  中国现在农村农民穷,蕴藏政治危险,已经成为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三农问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出现,当时已经引起人们注意,引起了国家执政者的高度重视。为此中国执政党和政府连下六个中央一号文件,希望做到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生活水平,解决三农问题。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指导下,这些年来,中国各级政府,省市县乡村的广大干部也在尽其所能为其工作,抓产业结构调整,抓科技扶贫。然而执政党和政府这些良好愿望和付出的巨大努力,却收效不大,也可以说收效甚微。不仅没有得到预期愿望和效果——农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大幅改善。反而让更多的人感觉到这个问题存在和严重性。为什么中国有良知、道德高尚,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工作能力很强的,积极工作的执政者,在付出很大努力后,仍解决不了问题?这就需要从另一层面去认识问题。

  机器出了故障坏了,想不想修,要不要修是一方面问题,想修要修问题解决了,下一层面的问题是弄清原因,懂得怎样修的问题,这是科学技术知识的问题。人病了,想治要不要治是一方面问题,而弄清病因,怎样治也是科学技术知识问题。“三农”问题出现,可以说是社会经济运行生病了,找出病因,怎样治,同样是科学技术知识问题。想不想,要不要解决三农问题,中国现在的执政者肯定是想和要解决。在中国可能就难找一个“书记”或“长”不想不要解决三农问题。想和要解决一部分人贫困问题,可以说不仅是现在中国执政者想要解决的问题,而且是中国历史上,和其他国家的绝大多数执政者,都想要解决的问题。因而能否解决三农问题是科学技术知识问题!

  治机器的“病”需要物理知识,治人的病需要医学知识,那么治社会经济的病需要什么科学技术知识呢?治它需要“经济”学和“政治”学知识。

  这个“经济”学不是目前流行于世的被称为经济学的知识体系。目前流行于世的被称为经济学知识体系,是宣扬左倾思想观念或右倾思想观念的理论知识,左倾右倾经济学,严格地讲是背离了科学精神和思想方法形成的东西。它们是去宣扬某些人的思想立场观念的理论体系。这里所讲的“经济”学是遵照科学精神和思想方法——只是真实客观正确认识事物、认识各种事物的关系,而形成的科学理论知识。它是象物理学化学一样类型的理论知识,它象物理学化学一样,只是人类认识自然(社会与经济事物也是自然形成物)形成的一门基础科学知识。

  这里所讲的“政治”学,也不是目前流行于世的被称为政治学的知识体系。这里所讲的“政治学”,它是总结汇总人类如何解决社会经济问题,安邦治国的经

  验教训和智慧。它是象汽车制造修理知识一样的专业知识。

  这个“政治”学与“经济”学的关系是工科和理科的关系,就象汽车制造修理专业知识与物理学的关系一样:“政治”学是应用性的技术性的工科类的知识体系;“经济”学是基础性认知性的理科类的知识体系。“政治”学做为一门工科知识,它自然是要以基础科学“经济”学为基础。如何搞好政治,如何安邦治国,使国泰民安,自然要先对社会生产生活有一个客观真实正确的认识,得弄清人类社会经济这部大机器是怎样组成的,各个部分是如何联系的,怎样运行的,各个部分是如何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只有弄懂弄清了人类社会经济这部大机器是怎样运行的,弄懂弄清了其中各部分是如何联系,弄懂弄清了它们如何作用相互影响,才能清楚认识社会病因病根,才能设计制造使用“医方”和“药物”治社会的病,给社会治病去病。“经济”学是理科,政治学是工科。解决“三农”问题,治疗社会经济疾病,需要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里所指称的“经济”学和“政治”学尚未被人们拥有。或者说人们仍没有按照科学的精神和思想方法,来认识社会生产生活事物,来组成构建社会生产生活事物的知识体系。人们更多的是被自己的利益观(或某个階級的利益观)驱使,用立场观念来组成编造经济的、政治的说法。弄出无产階級利益观或资产階級利益观的经济学或政治学。弄出左倾的无产階級的经济学和右倾的资产階級的市场主义经济学。现在那些宣扬主义信仰观念的经济学、政治学,那些站在某个階級立场言说的经济学、政治学,都是背离科学精神和认识方法的伪科学、假科学。

  虽然有学识的人普遍知道,科学是客观真实认识事物的知识体系,它里面是不该含有(个)人的立场观念。但是在认识社会上政治经济问题时,在涉及到人的利益问题时,人的立场观念对人的影响太大,人们难以抗拒自己或某部分人利益的主义观念的言说,很容易接受宣扬主义信仰观念的经济理论和政治理论。成为某个伪经济学、伪政治学的拥趸。虽然他们明知自己所赞同的经济学和政治学里面含有大量的人的主观思想立场观念,是与真科学不一类的。但他们仍坚信自己认为的主义观念的学说是真理是科学。他们用“社会科学就是不同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就不可能有没有(个)人立场观念的理论体系”来解释辩解,为自己的错误认识辩护。

  由于这方面的原因,真正的科学的“经济学政治学”,也就是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尚未在社会被人们认识被人们确认。人们现在承认和学习的是左右倾思想观念的经济学和政治学。由于人们缺乏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人们就难以认清社会经济运行生病的病因、病根,人们就难以采用效果好的疗方。由于这个原因,人类中外历史上,许多执政者无法解决人民群众的贫困问题,最终造成社会矛盾激化,内乱内战爆发,政权垮台,社会生灵涂炭。

  当前中国农民陷入贫困状态,(相当一部分人陷入贫困状态)是社会经济运行的常见病、多发病。中外历史上经常出现这种经济病症。中国现在尚不严重(与严重的相比较来讲)。中国农民还能吃饱饭,处于温饱状态,还没有处于饥寒交迫的,难以生存的状态。如果处于饥寒交迫,难以生存的生活状态,就是病情严重。但不治它,它会发展,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爆发内乱内战。这种病在中国历史上汉、唐、宋、明、清等朝代,都多次呈现严重状态,形成社会暴乱,改朝换代。这种病在现在世界上不少国家地区处于严重情况。象南美洲的哥伦比亚、海地,亚洲的菲律宾、尼泊尔等国。在哪里形成内战状态。

  当前中国出现的三农问题,引起了中国执政者,及关心热爱中国的高尚人士的关注。人们纷纷出主意,想办法,甚至一些人身体力行,去干去解决。然而,不具备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就难以开出正确治疗社会经济运行疾病的药方。这就象不具备物理学知识、汽车专业知识,就难以制造好汽车、修理好汽车;不具备医学知识就无法给人看病、治病。目前人们不具备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知识,拿出的药方——“办法、主意”,要么疗效甚微,要么是有害的,甚至有的有毒。这里对三个药方给予简单的评说。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开出的药方——“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科技扶贫”是补药、营养药,是有一定好的效果,但它是不会去病的。以何开荫、杨之良等人士搞的药方——“减轻农民负担、减少农民税费”,是正作用小负作用大的药方。这个药方在小范围试验的结果,造成行政治安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行政事业经费严重短缺,造成上述社会生产(广义生产)活动无法开展。是腿痛治成“局瘫”。右倾思想观念的经济学家提出的“土地私有化、自由流转、实现规模经济”药方,是慢性剧毒药,是祸国殃民的药方。这种方法如果实行,将逐步加速加重绝大多数农民贫困状态。解决起来更困难,付出的代价更高。(不采用“土地私有化,自由流转”,坚持现在平均拥有土地,广大农民就不会陷入极端严重的贫困状态。采用“土地私有化,自由流转”,广大农民迟早会陷入极端严重的贫困状态,象明末、清末时的状态。)这个方案遭到广大农民的坚决强烈的抵制。这个方案既然不是广大农民的要求,又遭广大农民的坚决强烈的抵制,代表广大人民意愿的中国执政者自然未予采纳。但那些深受资产階級经济学说影响的学者(他们现在在中国是人多势重,形成压倒性优势),仍然在广泛宣传它。到目前为止,据本人看来,这种宣传成效很好,已经让许许多多的人想采用这个毒药方了。

  人们只有拥有了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才能开出正确的治疗社会经济运行疾病的药方。这就象拥有了物理学、汽车专业知识,技术人员很容易解决好汽车的毛病,拥有医学知识的医务工作者能正确认识判断病因,给人治病一样。人们拥有了理工科经济学政治学知识,就能很容易,很快治愈经济疾病,使社会经济健康发展,人民和谐共存,国泰民安。

  作者电子邮件:lyj8278@371.net

  作者:梁彦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解决“三农”问题需要什么科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