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群:中国官员和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

  本文所论之中国官员,为解放前几千年间的旧中国官员。

  时常能闻见有人抱怨中国发展缓慢,而究其原因又总是怪罪于中国官员的愚蠢和无能力,有些人甚至把中国的官员描绘成了只会成天吃喝玩乐却凡事不懂的饭桶。而我以为,把中国发展缓慢以及落后怪罪于中国官员,确实是一针见血,也一语中的说到了点子上,但是,据此就姑妄断论中国官员愚蠢和无能力,抑或还是些饭桶,则可就大谬不然了。

  倘能花上一点时间,仔细分析研究一下史记或者文学作品,似乎该就很能够深刻认识到中国官员其实都是非凡的聪明也具非凡的能力,虽然,他们的这种非凡聪明和非凡能力也仅是相对于如何爬官位而言,而从以往的实际状况来看,他们也确是把之全用在了如何爬官位上,而不是用在根本用不上的如何做个好官上,但这就已足于证明了中国官员的决不是愚蠢和无能力。

  中国官员的爬官竞争,其基础构建于做官的明显有利可图上,——当了官就是人上人,——可以凌驾于一切之上!因而,在这种无上的诱惑之下,人们就再也不会去顾忌与考虑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块什么样的料,而仅为了这有目共睹的官利就足以引发并提升起他们的奋不顾身趋之若鹜的狂热了。

  倘若置身于这么一个满是爬官人且爬起官来又兼备了非凡聪明与非凡能力的环境里,设身处地就可想见,倘使一个人没能把其他的所有一切都抛置于脑后,而独独把永不停歇爬官当作自己终身目标来奋斗的话,那么,必将注定了是不可能战胜旁人而竞争到官位的。所以,无论是谁,也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身逢其会且又意图趁着世道混乱之际捞上个一官半职,或者考虑通过做官来轻松跨入剥削階級行列的话,那么,任何卑鄙龌龊的伎俩与手段,因为“竞争”之势的猛烈与残酷,也“被迫”“无奈”而只得无所不用其极了。

  鉴往知来,倘使一个国家的爬官现象呈现了普遍性并且在愈演愈烈了,亦即就意味着该国家岌岌可危了。因为,爬官现象非但只会使社会动荡不安,更其性质使然就已决定了势必会导致凡官员都“在其位而不理其政”,而且,由此而必然衍生出并将越发猛烈的系列“副作用”、“副产品”,对社会的危害就更是巨大而无穷了:因为纯靠爬官而就的官员实在都深知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做官的真正实力,所以,为了能够保住“胜利成果”与“更上一层楼”,他们所作的措施就不再是自己不可能办到的多做实事、干妥份内事,而只可能是依靠歪门邪道与不择手段来巩固自己的已获取“胜利成果”,及实现自己的未来“更远大理想”。

  他们会编织起错综复杂牢不可破的关系网而实现相互间的庇护与轮番爬升,并整天光说不练地大喊一些美妙动听犹如天花乱坠般的口号,以确保使蠢蛋们深信不疑、明白人也疑神疑鬼难辨真伪,再未雨绸缪消灭所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前程”的“隐患”。其中,最为有效消灭“隐患”的手段,大致当首推他们常用的作假与妒能害贤了,作假:能使得他们的劣迹被瞒过一时是一时;妒能害贤:能让他们把比自己有才能的全给按倒在不复之地。

  看到这里,或许你已经发现了,这实在只是一篇马后炮文章,所论述的问题既已过时又早就被解决掉了。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一如你所见的史实那般,第一个发现这一问题并首次解决了这一顽题的就是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

  中国一解放,毛泽东主席就改官员名称为干部——喻人民公仆,并使之名利分开,收入平民化、权力民主化,再树立身先士卒艰苦奋斗的为人民服务榜样。一个已持续了数千年的妨害社会发展的大问题,就这样被毛泽东主席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实在是唯一最恰当也最有效的方法,让好利者们对无利可图的官位兴致索然,从而使有能力之人得以有机会奉献。理所当然,机制如此,就不用再高呼什么好听而又美妙却根本毫无作用——最多骗骗小百姓的响亮口号,干部队伍也廉洁奉公了。

  而且,在制定此凡干部就必须遵守的——“很得罪人”——机制之时,毛主席相信,假如今后再没人想搞复辟,——企图让中国干部队伍中孳生出封建时期才会有的贪官污吏,——喊些诸如:时代不同了官员必须脱离人民群众了、社会发展了官员收入应该远高于平民了、历史前进了需要高薪养廉了之类恶毒口号,并实施这些阴险卑鄙的离间干部群众关系之伎俩的话,那么,铁了心一心为民、一心为公的中国干部就将从此与中国人民齐心协力,共同建设社會主義新中国,使中国的社會主義社会从此安定团结、繁荣昌盛,顺应历史发展趋势与潮流,健康走在社會主義的光明大道上。

  现在旧话重提,不为别的,只是总感觉毛泽东思想博大精深,毛主席英明处理这一问题的方式方法似乎还不单能适用于官员问题,或许尚且可运用至其他的一些方面——凡因为有利可图而相互竞争、倾轧却有失公平之处,也许,这样一来,有许多看上去好像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或者也就能迎刃而解了。

  中国女人

  说中国女人曾经最可怜,也许不很确切,但说中国女人曾经可怜,却是不容置疑。

  解放前的中国几千年历史,谓之是中国女人漫长而辛酸的血泪史,是绝不为过的。那时节的中国男人——特指旧中国有钱有势的男人,是从不视女人为同类的,更没心存与女人平肩之人念,他们如禽兽一般对待女人,奸同鬼蜮行若狐鼠,而视其手段手法就更是刁滑奸诈。

  为实现女人屈服于自己之意图,更达成女人依附并乖乖听命于自己之目的,这些狗彘不若的衣冠禽兽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或一些鸟毛权力就刻意赞美、“宠幸”那些合乎自己所划定“标准”的女人,尽量抬高其“身价”,以这种卑劣手段把自己的衡量标准强加于女人,造成女人宠辱若惊而产生相互间的恶性竞争,使得女人一盘散沙般各自孤立、自私,再无法矜持于自珍、自重之洁身自好,从而迫使女人非但彻底迷失自我,更完全失忘于女人固有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当然,单就这样的一个手法而言,也并不足以说明了使用者的真正可怕,因为,同是一种手法愿望不同结果也就截然不同,关键在于:实施者应自己的图谋而设置的是什么环境、树立的是什么榜样、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旧中国男人为女人所设的竞宠场,是妻妾及各种类型的娼妓;为女人打造的标准是:“三寸金莲”与“梅花体态香凝雪,杨柳腰肢瘦怯风。”而其手段就是最能引起女人切身感知直接而明显利益得失的力捧与几近于明码的标价。

  “三寸金莲”,“梅花体态香凝雪,杨柳腰肢瘦怯风。”大致可算是旧中国的一绝了,从中也不难看出当时旧中国男人的变态、残忍与工于心计。

  三寸小足?恐怕任谁都能一眼看出其险恶用心。脚至三寸,站立都成问题,何况走路?而更为可怕的是“香凝雪”与“瘦怯风”。“香凝雪”当是肌肤失血后的苍白如雪,而“瘦怯风”该是风一吹就倒,或被风一吹就会随风飘起。一个人如若被折腾到这副模样,能否存活都相当堪忧了,岂能为人榜样?为至美?

  虽然这也很能推说是描写的总难免有点儿夸张,但通过这种委婉“赞美”,目标与方向岂不终是巧妙地为女人指定了?况且,中国人人多貌杂,真有心精挑细选出几个无论是外貌还是质地近似于什么模样的都绝不是件太难的事。而不择手段的中国男人自然心知肚明其中的道理与效应能量,因此,他们就不时地力捧起一二个似是而非的活标本以作女人的终极榜样,来混淆世人视听,致使女人直感男人心目中的“最爱”而倾力为之奋斗。

  傻傻的旧中国女人实在是善良又懦弱,根本没能看出男人的险恶用心,一开始她们就已入了男人的圈套中了男人的奸计,甚至于一些“沦落”为娼妓或近于娼妓的男性玩物,竟然也已不再以为耻反而因为自己的能够用相貌或肉体换得“一口饭吃”或“人前光彩”而自以为就得到了胜人一筹的殊荣,更有甚者,其中的一些笨笨的女人在男人的“帮助”下竟然凭此还很想当然地产生了女性的地位提升了的可笑想法。她们实在已被惯耍手段的男人欺骗、迷糊得连自己的之所以活着都已没法再明白了,天真的认为,男人要她们相互竞争是取动物的优胜劣汰之意,是在为她们着想、为她们好,为她们把拙劣的女人从女人队伍中彻底地“清除”出去。

  于是,傻傻的旧中国女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咬紧了牙关含着眼泪用长长的包脚布把自己的脚死死地裹紧了,使之停止生长发育而形成畸形。为迎合男人的“香凝雪”和“瘦怯风”的“审美观”,她们更是像疯子似的不考虑年老以后将会面临的恶果,少吃少睡把自己弄成皮包骨头,“楚楚可怜”,来争宠论价。

  不过,也幸亏当时同国外的沟通尚少,旧中国男人还不知道其时的外国女人已“先进”到连外貌作假都成为了时尚的境地,甚至一些长得其实很正常的外国女人竟然也会心甘情愿吃药、打针、作手术,以便使自己能拥有所谓的“无上美”——性感!——此字眼至今尚不得而知其释义究竟何解,——使人遏制不住性欲?抑或浑身弥漫着强烈的性气息?否则的话,按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学就会的中国男人之变态,岂会不变着法儿怂恿中国女人也争相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真假难辨来博男人一笑?甚至吃足苦头吃药、打针、动手术也同样义不容辞?

  新中国的成立,开始改写中国的历史,延续了几千年的男尊女卑历史也嘎然而止。毛泽东主席亲自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扫除了一切妨碍中国进步的肮脏、丑陋、邪恶,也消灭了任何可能会导致社会不安定的不平等因素,其中就包括了铲除娼妓这颗社会毒瘤与废除一夫多妻而实行一夫一妻制。

  可以说,中国的解放,受益最大的就是妇女。

  几千年来,首次有人帮助她们挣脱了世世代代套在她们身上的沉重枷锁和不解束缚,她们第一次能以人的姿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以智慧为重而不再如玩偶般的被人以貌取人,也不再趋受金钱与利益的丝毫影响,更不会再源于社会黑暗而掉进沦落为娼妓及男性玩物的火坑。她们在社會主義新中国里,能尽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自己的路,充实自己,爱自己的所爱,在祥和的氛围、平等的环境中,与所有的人一样,充分享受生活赐予她们的自由、平等、乐趣和幸福。

  从苦难深重的地狱走进温暖如天堂的中国女人,幸福的中国女人。

  此篇为早期忆苦思甜之妇女翻身得解放作品。不意日前翻箱见到,顿感重温过去的东西也别有一番滋味。源于时代、环境的不同而致成的立场、思想和观点的迥异,以及那年代人的强烈得完全超乎于今人想象的爱憎分明程度,实令人观阅之余恍有聆听隔世之音的感觉。

  作者:周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中国官员和中国女人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周群 说:,

    2006年03月14日 星期二 @ 05:20:25

    1

    之前,我没投稿,也根本不知道这里,我的这两篇文章登在了这里。

    然而,后来知道了这里,还投稿几十篇,却音信全无,从不录用。

    非常,非常奇怪。

    回复

  2. 周群 说:,

    2006年03月14日 星期二 @ 05:23:39

    2

    还有,假如谁觉得我周群的文章很可能写得不再有如此的水平,可去本坛的《百家争鸣》板块,那里我的文章很多。

    回复

  3. 周群 说:,

    2006年03月29日 星期三 @ 03:28:37

    3

    昨天有个家伙对我说,现在的中国女人越来越地位高了。

    回复

  4. 周群 说:,

    2006年07月29日 星期六 @ 06:28:22

    4

    今天发现登出了我几篇文章,一起提起来看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