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一湘:“三农”一词折射的观念失误

  时下以农村、农民、农业命名的“三农”一词,反映了一个为时已久的观念误区。

  笔者活到80岁了,过去只知城、乡之分,“乡村”,古称乡曲、乡里,原本就是与城市相对而言,古时没有“农村”这个词。“农”字是种职业,而“乡”字与“城”字都是地域之称。住在城市的叫“市民”,住在乡村的则叫“乡民”。乡民未必就是农民。遗憾的是,今天“农村”一词,竟在全社会广泛流行。

  2000多年前《诗经》就有“乡村”一词了。南朝宋谢灵运曾有诗云:“乡村绝闻见,樵苏限风霄”。民国时期,梁漱溟、晏阳初等学者主张用乡村建设引发工商业,创造一条国家基本建设的新路,称为“乡村建设运动”,惜因抗战而停。

  从实际来看,凡住在乡村的,并不全是农民。乡村历史上存地很多行业:既有种地者,还有手工业、加工业、服务业、商业和自由职业者。而且不少是兼营,岂止农业一业?所以把乡村喊成“农村”就错了,把住在乡里的人统统叫农民更失之千里。今天孤立谈治理三农,而忽视乡村建设,也必然治理有偏差。

  仅仅改个“三农”名词,与解决实际问题有多大关系呢?

  要知道真正治理乡村建设,必须重温“三大差别”,(即城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差别):只有真正理解城、乡差别,才能理解为何必须由城市拉动乡村;只有认识了现代工业和市场经济比农耕经济、自给经济进步,才能解读这何综合治理乡村必须以现代工业、市场经济来改造农业、乡村;只有认识脑力劳动较体力劳动先进,才能解读帮助乡民包括农民的办法。没有城市带动作用,企图孤立地走“以乡治乡”、“以农治农”的民粹主义路线,历史已证明这纯属独劳。

  所谓“以农治农”就是站在农民立场用农民视角,把乡村建设只看成农村的建设,利用农民的狭隘平均主义思想,指导农村建设,治理目标就是桃花源的空想天堂,方式只是原始的粗粗鲁的运动方法。而不是用大社会视野、渐进式的科学方法。因此我们“正名”也就非常重要了。名不正则言不顺嘛!

  现实中,农村、农民已经涵义不清了。一般说中国还有9亿农民,不知怎么算的?凡分了田的人就叫农民?还是家住乡村的人都叫农民?还是按家庭主要收入来定?华西村集体企业都不是工业了,村民还是农民?孙大午集团已有现代工业企业,在集团做工的还叫农民?应该为“农村”原有含义正名了。应用各人主要职业定位,不应以居住地来定身份。应取消“农民工”这的个不伦不类的词。

  我相信,“正名”妥当了,则解决目前乡村社会的问题,办法就会列丰富,无谓的牵扯,错误的统计,都会减少很多。

  原载《南风窗》

  萧一湘(湖南常宁) cnxyx99@163.com

  作者:萧一湘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三农”一词折射的观念失误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李维烨 说:,

    2008年02月23日 星期六 @ 01:15:47

    1

    今天孤立谈治理三农,而忽视乡村建设,也必然治理有偏差。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