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大军:这一波通货膨胀的代价由谁来付?

         ——面对房地产业拉动的新一轮经济高涨

  文中摘要:我们可以计算一下,去年我国的社会总产值约30万亿,按3%的通涨幅度计算,那就是同比涨出8000——9000亿元的产值来。以进口占我国经济比例20% 计算,这8000多亿里大约有2000亿被国外涨价产品拿走。2000亿的国民财富通过涨价转移到了国外,另外6000亿元转移到那些可以涨价的以中石油和宝钢为首的垄断部门,而涨价的代价只有让非垄断部门和普通消费者来承担。这就是今天中国通货膨胀的特点。

  最近,中央电视台会同其他部门召开了一个优质上市公司颁奖会,获奖的是以中石油和宝钢为首的一批大型能源和钢铁企业,名列股市10佳榜首的全是石油、钢铁、电力、水泥、交通运输等基础产业中的国家垄断大企业。看到这些企业管理者鱼贯而入,登台领奖,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这些企业全是我国这一波通货膨胀的获益者。以涨价获益而获奖,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但是我们的新闻界就愿意捧这种臭脚,也没办法。对此,我们只能做些分析:这些企业的风光意味着什么?

  一、房地产行业的拉动效用

  房地产业成了近五六年间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我国居民的消费重点从80年代的衣服、食品、家电等日用消费品转到了住房和汽车等耐用消费品上面来。消费结构的变化导致生产结构的变化。住房和汽车消费拉动的主要是重化工业,因此,近些年里,我国的重工业增速一跃而超过轻工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排头兵。这也导致与重化工业相关的生产资料部门、能源部门、运输部门急剧升温,生产和供应处于一种超负荷的状态,价格也随之大幅攀升,钢材的价格由一年前的不到3000元一吨,急剧上升到近5000元一吨。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国外进口的铁矿石价格上涨了一倍,运费也上涨了50% 。至于其他原材料产品也在飞涨,由此导致了中国经济全面过热。

  在这一波经济活动中,我们不可小看房地产业的拉动作用,在郊外建一处住宅小区,需要道路、自来水、电路、交通运输等一系列产业相配套。因此,房地产业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是全方位的。在房屋建筑阶段,所需要的原材料是钢铁、水泥、木材、塑料等建筑材料,住房建起后,购房居民不仅需要家装材料,更要添置家俱、家电等生活用品。有些地段的居民买了房,往往还要买汽车。这也导致相关地区的市政基本建设大张旗鼓地进行,从而拉动了一系列的基本建设投资。

  可以说从来没见过有象房地产这样具有拉动作用的消费产品。从生活日用消费品到交通工具到市政建设,全面开花。处在这样一个发展时间的国家,不能不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不能出现一幅经济热气腾腾的状态。

  之所以我国在近一历史阶段出现了如此火热的房地产大发展,主要是人民群众对住房消费有着巨大的需求,主要是计划经济时期造成的住房缺口始终未能弥补上。目前,很多城市的人均住宅面积已经达到了18平方米,但这仅仅是个平均数,低于这个数字的住户还多得很,并且,这一数字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也是比较低的标准。因此,如果我国城市人口的平均住房面积不达到25平方米,估计这一波蓬蓬勃勃的房地产建设不会停止。

  住宅建设必然拉动城市建设,我国的城市面积也在这一波住宅建设过程中迅速扩大,城市人口也在这一波城市化运动中迅速增长。譬如北京市的城市面积已从原来的三环路以内扩大到五环以外,城区面积从原来的300平方公里扩展到1000平方公里。目前,我国城市的人口已经接近4亿,但距离今后所接纳的目标——6亿还差得远。今后10到15年间,至少还要有1亿人口进城。这种需求又推动了下一波的房地产业发展。以人均住房面积20平方米计算,城市每增加1亿人口,需要建造20亿平方米的住房以及5亿平方米的相应服务建筑设施。因此,展望今后的10—20年,中国的房地产建设始终不会放慢脚步或停止不前。

  二、房地产膨胀与通货膨胀的关系

  蓬蓬勃勃的住房需求推动着房地产及相关行业迅猛发展,这几年间,房地产等行业连续几年以超过30% 的增速运行。在需求大量增加的情况下,与此相关的原材料价格稳步升高,到了近一年间,与建筑业密切相关的钢材价格又有了大幅涨价。在这种情况下,住房的价格也出现了连年攀升的状况。上海、杭州等地近一年间的房价涨幅达到近30% ,北京、天津等地的房价涨幅都超过了20% 。房地产业的价格上涨已成了我国各行业中的佼佼者。

  由此看来,房地产的发展加大了对土地、能源、原材料等诸多产品的需求,实际上加大了这些行业部门的需求压力。因此,不可能不导致这些部门的产品价格出现稳步攀升。

  但是,尽管近几年来,房地产价格一直在以20% 的增幅在上涨,但买房的热潮始终不减,也就是说,房价的上涨一直被市场所承受,所认可。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有限度的,当房价涨到一定的程度,由此带动的物价涨到一定程度,房地产开发的热潮便要减退。

  从去年秋天开始,中央政府便开始警惕房地产业开发的过热现象,便开始采取降温措施,但在开发商眼里,市场潜力还远未发挥,因此群起而抵制央行的限制措施。这使我国的房地产业在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之间又出现了一个小高潮,由此带动着物价出现了全面性地上涨。

  到今年4月份,一场全国性的通货膨胀已见端倪。如不迅速采取有效的刹车政策,超过两位数的通货膨胀已经再所难免。在我国南方一些地区,食品价格已经同比上涨了20% ,实际通涨指数已经超过了10% ,尽管全国平均下来4月份居民消费物价指数仅上涨了4% ,但局部地区的涨幅已远远超过这一涨幅。

  譬如,北京市的房价同比上涨了大约25- 30% ,食品的涨幅大约在10% 左右。如果一任市场自由地自我运行,这一波经济过热带动的通货膨胀将在今年年底和2005年达到高峰。我国再出现一波超过20% 的通涨率并不稀罕。

  三、这一波通货膨胀的代价由谁来付?

  我国最近这一波通货膨胀的产生有许多因素,在食品方面,有粮食减产导致的物价上涨,但房地产业是导致我国这一波通货膨胀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打破平衡之后,这个国家的经济利益便会在国内和国际之间产生不均衡地流动,而这种不均衡的流动最终导致的是社会和国家不均衡的发展。

  在国内,最近一年多来,钢铁、石油天然气、能源、有色金属、交通运输、电力等天然垄断部门是这波物价上涨最大的赢家,整个国民经济的利润大多集中到这些工业巨头部门。

  特别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国内的通货膨胀更是国际上的通货膨胀。中国的巨大需求引起的是国际间的物价上涨,国外供应商看准了中国的巨大需求不断地涨价。这几年间,石油价格上涨了一倍,钢材价格上涨了50% ,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价格上涨了一倍。所以,在中国的这一波通货膨胀过程中,有很多的利润是被国外的供应商趁机拿走了。

  我们可以计算一下,去年我国的社会生产总值约30万亿,按3% 的通涨幅度计算,那就是同比涨出8000——9000亿元的产值来。以进口占我国经济比例20% 计算,这8000多亿里至少有2000亿被国外涨价产品拿走了。2000亿的国民财富通过涨价转移到了国外,另外6000亿元转移到那些可以涨价的以中石油和宝钢为首的垄断部门,而涨价的代价只有让非垄断部门和普通消费者来承担。这就是今天中国通货膨胀的特点。

  因此,如果今天中国出现通货膨胀,将与1988年和1994年出现的两波通涨完全不同,那就是,通涨的根源来自国外市场,甚至主要由外部的涨价引起的。追溯源头,我们可以发现,真正的通涨来自国外市场。而中国的出口产品又不能将这一波通涨的代价及时转移出去。在人民币不升值,汇率不调整的情况下,最后,只有自己承担起这一波通涨的代价,利润和好处被外人拿走,自己落了个“高买、贱卖”的下场,经济利益大量外流。所以,中国今天的宏观经济调控的内涵已与90年代中期完全不同。这一波经济调控的目光要放在国际范围内来思考问题。

  中国在这一场国际大循环中,一定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干得不偿失的傻事。因此,我是同意中央政府采取的一系列调控和降温措施的。中国经济要平稳发展,合理发展。中国的消费者头脑也要冷静,不要跟着瞎起哄,不要上当受骗。对住房的消费追求,还要耐住性子,压住步子。当国外的石油价格涨到40美元的时候,就减少一点消费。不要买涨不买落。

  关于个人贷款升息问题,如果今年下半年通货膨胀加剧,那么在这以前所有贷款购房的人都赚到了便宜。继续贷款购房的人会遭到银行升息的压力,如果是在一个通涨高点进行购房,那么贷款利率可能对他不利。所以,随着通涨的到来,聪明的人们会自动停止对房屋的购买,开发商也会抑制开发的力度,整个经济将趋于放缓。消费者和开发商的对策只能如此,别无他的选择。

  四、关注房地产业繁荣背后的社会危机

  实际上,房地产商品的价格反映了一个国家的资源稀缺的程度。我国是个人多地少的国家,土地资源是紧缺资源。因此,消耗土地资源的房地产价格一定是紧俏价格。但目前我国的房地产商品价格往往不是这一商品的真实市场价格,其原因主要是土地价格并非市场价,土地是从农民手中廉价征过来的,是在某种程度上通过剥夺农民产生的土地价格。因此,我国近一历史时期,城市商品房所使用的土地是价格相对低廉的土地,这使城市人口可以尽可能多地扩大自己的住房面积。如果农民卡住土地价格,恐怕城市居民的住房面积不会有这样大幅的上升。从这点上看,房地产投资中的确存在着“投资软约束”的现象。

  这种以牺牲农民为代价换来的城市房地产繁荣,其结果是使我国产生了大约4000万人口的“三无”农民。房地产拉动的通货膨胀对于这批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此,中国的房地产热,在一定程度上是畸形经济发展和畸形社会发展的结果。城市利益集团在这一波发展高潮中扮演了一个并不光彩的角色。大批的失地农民早晚会向城市利益集团索取代价的。

  因此,房地产这种商品对于中国人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奢侈消费品,我国的城市居民实际上是没有能力消费这么多住房空间的。当一部分人今天在大肆挥霍性和透支性地消费这一产品时,实际上是在为以后埋下种种社会危机。我们要对今后可能出现的社会问题引起警惕。

  另外,要警惕房地产业的泡沫形成。现在开发商手中的房子尽管能卖出去,但卖到一些投机者手中,也发挥不了效用。保守地估计,目前我国的商品房购买中,至少有25% 的房子是用来搞投资和投机的。房地产业出现了一定的投机成分也是合理的,这使住房商品有了一定的储备和机动性。但这种投机性的储备如果达到一定程度,便会失去投机和投资价值。泡沫越大,对整个国民经济损害越大。因此,要警惕这种房地产投资和投机的不良影响,特别是要注意房地产投机和投资资金对银行金融正常循环的影响,如果在资金链上发生断裂,甚至影响到我国的金融安全,那就更加需要控制了。

  总之,一个国家的经济要特别警惕投机经济和泡沫经济。中国经济和房地产业要运行在正常、适度的区间,过度和不足都是不可取的。消费者和开发商在这里都要有清醒的头脑。仍然,国家要尽快调整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挹此注彼,削峰填谷,这样中国经济才不会出现虚热和虚烧。

  2004年5月18日

  作者是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电子信箱:zdjun@263.net

  网站网址:http://www.dajun.com.cn

  作者:仲大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这一波通货膨胀的代价由谁来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