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力航:历史逼迫中国尽早收复台湾

  人们都知道台湾的战略价值十分重要,这几乎是一个常识。那它为什么会如此重要呢?首先,它是地球地理结构和世界工业文明结构这两大结构之间的激烈冲撞之必然。不难发现,我们今天的、由第二次工业浪潮孕育起来的现代文明有着一个最基本的特征:那就是,支撑这种文明的基础——能源和工业原料,几乎全部都是来自于地球深处的。可以形象的说,人类的现代文明是一种从地底下挖出来的文明。人类从农耕时代依赖于地球地表资源的文明已经让位于依赖于地下资源的现代大工业文明了。因此,一个国家的社会繁荣对她所处的地理位置的依赖也就达到了空前紧密的程度,进而,对海洋的依赖也必然更加息息相关。纵观世界及历史,我们将会惊讶地发现,只有那些在地理上拥有着漫长海岸线的大国,才能在跨越两种文明时代、为获取新的生存资源的残酷博杀中生存下来,成为了今天的所谓文明古国。那些曾经的内陆型文明大国,例如象本人现在生活的奥地利、蒙古等昔日的辉煌大国,都必将在这种博杀中退出大国历史舞台,只能在历史上残留下一点民族文化的痕迹。或者换个角度来说就是,一个不能真正控制海洋的大国必定会产生分裂而变成数个小国。原来,海洋才是孕育文明古国的唯一母亲。

  可见,海权对于一个作为国家而存在的民族而言确实是个生死尤关的大问题。因此有人说,21世纪是海权的世纪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说人类文明依赖于地球地理的状态有什么罪过的话,那么这种罪过就是来源于科学的发现和发明,是它们创造了这种极度依赖于地球地理的文明。但从科学本身的发展史上来看,又有其必然性。我们当前的文明,正由于对地下资源的极度依赖性,已经无可挽回的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必将象石器时代的消亡一样,最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甚至我们现在活着的人们,都将直接感受到这个文明时代灭亡前的最后挣扎,二次浪潮文明时代的结束,将最先由石油的枯竭表现出来。人类所谓的“现代化”建设发展得越快,这个死亡的来临就越早。当今世界对石油的竞争不断剧烈,毫不奇怪,这正是一种旧式的文明临死之前的痛苦挣扎。台湾的所谓战略重要性就是在这样的垂死挣扎中激化和突显出来的。我们正站在这个残酷的新旧文明生死相交的大门口,我们在积极面向未来新型文明诞生的同时,也必须清醒地面对我们的现实世界,面对客观的台湾问题。历史的脚步留给我们妥善处理台湾问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中国搞改革开放,说穿了,改什么之革?就是改原有全民所有制经济结构,与现代工业文明不相适应之革;开什么之放?就是开海洋使用权之放,只有这样才能使两个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相互适应起来。但令人尴尬的是,中国的“海权”是建立在忍受屈辱、尽量避免触动世界霸权来换取和平的情况下来体现的,是在压抑着民族情绪的状况中来使用本应该属于我们自己的海洋资源的。无庸置疑,失去了台湾,中国就失去了海权。一百多年前的甲午战争,由于北洋水师的覆灭而导致的割让台湾,就成了中国丧失海权的历史标记,也由此必然地引来了四十年后降临到中国人民头上的那场痛苦不堪的八年战火。一个没有台湾的日本,几乎是不可能发动那样一场战争的。客观的说来,> 上“李鸿章”三个字,浸透了千百万中国人民和东南亚各国人民的鲜血,直到今天,由于台湾还没有回归祖国,这个血迹至今未干!因此,中国的地理状况决定了台湾就是中国海权的同义词,今天的中国人更能深深的体会到毛主席当年那个“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的号召带来的心灵深处的强烈震撼。为了生存,为了海权,我们必需收复台湾!这种意志,无论怎样表达都是毫不过份的。

  由于地理因素的原因,台湾成为了亚太地区的咽喉所在。在当今世界上,有两个最大的经济热点,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亚太地区,一个是富产石油的西亚、中东地区。这两大地区互为施受关系,是密不可分的生命共同体。只要人类的现有能源使用方式还没有被科学技术的进步所打破,还没有找到新型的替代能源,这种生命共同体的结构就将一直牢固地维持下去。

  在联系两个经济热点的海洋水道中,马六甲海峡和台湾海峡是这条水道上两个必经的通道,共同构成了控制亚太地区的战略咽喉。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台湾海峡,它的战略价值其实远高于马六甲海峡。为什么这么说呢?在南中国海的地图上我们不难看出,马六甲海峡的地位其实是有可能被取代的。在此,请让我来作一下纸上谈兵:我们可以发现,假如有一天,在暹罗湾和安达曼海之间的马来半岛上只有约60公里的细腰处,开出了一条人工海峡的话,马六甲海峡就不再是水道中的必经通道了,它的战略价值将会大大降低,而台湾海峡却是无论如何都无可替代的唯一的通道。因此可以说,谁控制了台湾谁就真正扼住了亚太地区的咽喉。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命脉将被维系于台湾一点之上。

  目前,在这条水道上的两个必经通道中,美国已经有效地掌控了马六甲海峡,对台湾海峡也有着极大的支配权,这是目前亚太地区的实际态势。在马六甲海峡,美国的控制权基本不存在任何未来的挑战,但在台湾海峡,美国的控制权正在受到中国和潜在的日本的强烈挑战。中国又是这个挑战中的、明朗化了的最强对手。如果中国收复了台湾,将立刻一跃而与美国站到同一地位,共同掌控亚太地区。如果进而中国又通过某种方式控制了马来半岛上那条未来的人工海峡的话,亚太地区的主动权就将完全落入中国的手中。实现这一构想之时,将是中国可以真正对美国的全球霸权说“不”之日。将是真正改变世界单极霸权时代之时。反之,一个对台湾没有控制权,即没有海权的中国,则随时都可能被别人扼住脖子,使你数十年辛辛苦苦的经济建设成就毁于一旦,至于什么开发西部啦,奔小康啦,都将统统成为泡影。可以说,在中国没有掌控台湾的情况下已经拥有的经济建设成就,只是一种“垒卵式”的成就,脆弱不堪。为了彻底改变这种潜伏危机的状况,真正实现民族强盛之梦,哪怕就是把台湾打得“不长草”而收复,对于整个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来说也是值得的。必须让世界,首先是让台湾同胞清楚中国人民的这一决心。

  综上所述,历史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属于旧式文明时代的、最后的振兴中华的大机缘,由于能源的枯竭,可供商业开发的石油储量已不足以让世界使用50年。如果中国尽早收复台湾,就能有效地利用台湾所剩下的这几十年的“回光返照”式的剩余价值。这是旧式文明时代消亡前的回光返照。因此在这一段时期如果控制了台湾海峡,将会产生无可估量的经济价值,变能源枯竭的不利为有利因素,极大地加速中国的经济发展。说白了,现在就收复台湾是伴随着巨大经济利益的事情。如果拖延下去,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将不再依赖石油时,台湾的战略经济价值将大大下降。既然当前中国的国策是发展经济,仅就经济层面的意义上而言,也必须尽快收复台湾,这将是比什么开发项目的经济效益都来得大的“经济开发项目”。同时,收复了台湾,就能保障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民一同免于能源恐慌带来的不安定因素,安然度过这个必将到来的、全球性的石油危机的动荡期,并以充足的实力走入新的文明时代。

  作者:吴力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历史逼迫中国尽早收复台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