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万城:一个农民的“三农”观点

  近期拜读了许多关于“三农”方面的文章,作为一个农民我也想谈一谈我的看法。

  我认为“三农”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搞活”,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目前的农村税费改革,直补等措施只是稳农、稳产的一时之计。

  搞不活,从土地上分流出来的人无法安置,分流不可能成功,种地人地少的矛盾无法解决,即使实行土地私有也无法解决农村的贫穷问题,即使政府取消各种税、费并给与农民直接补贴也只能解决生存问题,谈不上发展,老百姓认同感就会不强,没有百姓的积极参与,改革就缺乏推动力,很难说改革会取得成功。

  搞不活,农村的资金还是会大量外流,形成恶性循环,造成农村产业链单一,没有自生能力,也就没有免疫能力,近几年小城镇建设愈来愈泛力就是明证;

  讲到“搞活”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开放以来,农村地区就存在自发的人口分流,只不过我们的政策管得过死,没有采取积极的引导和扶持政策,而是消极应对;一部分农村先富起来的家庭,他们脱离了农业生产,把家建在了小城镇,甚至县城、大都市,这样的人口自动分流目前都还在进行,然而不管是住在那里、工作在那里也不管你是在经商、办企业、做白领、蓝领、还是出苦力,你还是农民,你还是没有社会保障,即使你自己交纳也没有地方收,这可能是中国独有(近几年有所松动)。前几年的用钱卖城镇户口,就是对农村的一场赤裸裸的盘剥,有了户口不光没有工作,更没有同等的户口待遇,这在广大农村地区普遍存在。

  这一批自动分流出来的人可有相当一部分对农村来讲可是“宝”啊!他们有着很强的带动和示范作用,他们是农村地区最活跃、最了解情况、最富有生命力、最适宜农村的“经济分子”;并且他们的根在乡村。然而,80年代末以来,许多在小城镇的这一部份人感觉日子和种地的农民一样,日子越来越难过,愈往上进一步发展,难度愈大,贷款不易,就是抵押也得给回扣,时间短、抵押折价少,况且经营成本、风险超常的高,水、电、气、工商、税务、治安、各种打着政府幌子的机关、团体都在伸手,都在盘剥,苦不堪言,有能力的逃,逃往宽松一点的地方,去做二等公民,及少数与地方政要勾结,日子好过一些,很多都在苦苦挣扎,生存手段无不用其及,他们的唯一转嫁对象是农民。于是恶性的怪圈形成,地方愈来愈穷,社会风气愈来愈坏。必须让这一部份人正常“搞活”,并且使用政策的杠杆作用,让他们生机勃勃的存活在小城镇、在农村,先让他们享有全面社会保障,更大的解放他们,让他们在乡镇个体、民营经济中尽快成长起来,打破“二元结构”的突破口应从这里开始。况且只要政策对路,他们也愿意积极配合。花大力气让他们更有发展,即使失败也不至于简单生存毫无保障,这可能比扶持一些国企更有意义。最终让他们推动农村改革,吸纳逐步分流出来的农民(在浙江地区农村已有体现),吸引更多的农民进入城镇生活。在沿海发达地区由于外资的大量涌入,许多地区已经实现,但我们的政策却没有完全到位。然而在广大内地外资不光遥远而且并不可靠,在很多普通老百姓心目中它除了是血汗工厂、层层盘剥外,还代表背井离乡,实在是毫无发展的情况下不得已才走的一条路,很多打工者带着希望而去,背着终身苦涩而归,许多省打工经济的背后是滴滴血泪。

  分流目前看有三种形式:1、经济发达地区的容纳,但必须放开目前的户籍管理制度,并营造公平的用人环境;经济发达地区在几年后劳动力将会出现紧缺,只要方法对路,这是一个转移的好机会。2、许多不愿意背井离乡的人,靠大力发展乡村的民办中小型企业、个体工商业、加工业推动小城镇的发展容纳一部分;3、余下的就是土地了,

  农村始终存在一批热爱农业生产的人,他们细心调弄着有限的土地,虽毫无发展,却任劳任怨,因为他们不知道其它的出路在那里。况且这一方面的人主要是中老年人,他们对土地是最有感情的一部份人。应发展多种农业经营模式,但主要靠农村自发形成,政府出了政策引导外不可过多介入,或则适得其反。政府现阶段主要应巩固税费改革、直补等一系列事实证明农民欢迎的措施,同时开放社会各阶层进出农业的自由渠道,在政策的倾斜下,形成农业有利可图的新局面

  “搞活”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行政管理创新”,目前的基层政权组织形式已经不适应现实需要,急需研究新的形式,但我想有一方面应引起重视,破产企业的工人已经下岗多年了,为什么我们的广大县、乡、镇的公务员却还不下岗,许多乡、镇、县财政可是早就破产了多年了。体制是重要的,但体制中的人也是不能忽视的,不懂农业的人在管农业,不懂经济的人掌握着经济的命脉,不懂农技的人是农技站的站长。一边是高校毕业生学有所成,就业无路,报效无门;一边却是撕混终身,昏耗度日。必须破产一批下岗一批,必要的还应追究责任。或则体制在好也无意义,农村不需要官僚,而是服务站和公正的法律维护者。

  必须放开农村的金融市场、土地市场,目前普遍存在的农村地下钱庄应给予他们合法地位,允许在农村率先存在政府扶持的私人银行,调整各大国有银行在农村的放贷政策,允许各种资金进入农村地区,关闭农村信用社,它已经破产一万遍了。

  进行农村的彻底改革,除农民和社会各方的大力参与外,另一方面就是资金,我国经过多年的高积累,以前大力投入在大中城市,现在应转为农村和小城镇,将国营企业股份逐步转让所得用来作为农村改革的资金保障,不知可行性高不高

  我想如果政策能在这些方面下大力气的话,农村的“搞活”是有希望的,整个国家的改革是有希望的。

  读了这方面的文章,有了以上的一些联想,把它写下来和诸君共仪。

  作者电子邮件:whuang@mail.yf.sh.cn

  作者:黄万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一个农民的“三农”观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