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子:日本外交怪象之——拉致问题

  从2002年到2004年,在日本的报纸、电视、杂志里出现最频繁的词是“拉致问题”。这个中国人看了会纳闷的词“拉致问题”是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让整个日本社会沸沸扬扬、日本要和朝核会谈捆绑到一起,让周边国家感到困惑的北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

  绑架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东西冷战的坚冰期。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日本也是左派学生运动此起彼伏,美国为越战焦头烂额,这样一个政治动荡的时代。北朝鲜不知出于什么战略目的,突发奇想,派出工作船潜入日本沿海,武装人员使出绑架绝技,把正在海边散步或约会的年轻人打昏塞入麻袋,装船运回北朝鲜。当时年纪最小的被绑人员只有十三岁,年纪最大的有四十多岁。另外还有一些人是被北朝鲜特工拐骗到北朝鲜的。现在日本已经确认的被绑架者有十五人,怀疑被绑架的失踪者有数十人。

  这些日本青年被绑架到北朝鲜后,与日本的家人音信隔绝,在巨大的压力下艰苦挣扎,为了生存强迫自己适应突变的环境。他们被重新起了朝鲜名字,担任朝鲜特工的日语指导等工作,接受各种训练,像北朝鲜人一样宣誓效忠金日成。他们有的人还加入了朝鲜劳动党,在朝鲜的政府部门担任要职。

  有意思的是,朝鲜还安排他们结婚。有一对恋人是在海边约会时双双被绑架的,到朝鲜后被分到不同的地方接受训练,几年来一直都不知道对方的生死。但一天突然被上级介绍对象,见面后方知对方就是原来自己在日本时的恋人。两人欢喜之下感慨万千,当即决定结婚,后来还生了一对儿女。

  绑架事件一直是北朝鲜政府的绝对机密,面对日本政府的怀疑朝鲜官方一口否定。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北朝鲜的一些外逃人员暴露了这些事情,北朝鲜政府的口气好像也不那么强硬了。

  九十年代中期,以十三岁时被绑架的女孩儿横田惠的父母挑头,结成了“绑架受害人家族会”,并逐渐得到了一些社会力量的支持。他们不断向政府请愿、施压,使得日本政府也不得不把“拉致问题”作为对北朝鲜外交的首要悬案,并把解决“拉致问题”作为与北朝鲜进行国交正常化谈判的先决条件。

  经过外交人员的努力,终于在2002年9月,日本小泉首相实现了平壤访问。小泉一到平壤,就收起了笑容,明显是讨债来的一样。在和金正日最初的见面以及其后的会谈中,两人都是绷着脸,没有一丝笑容。但这次会谈的结果却是让世人震惊的:一向以强硬著称的金正日亲自就绑架问题向日本道了歉。之后发表平壤宣言,小泉于当天回日本。

  2002年10月15日,五名被绑架人员乘专机回到祖国日本,与分别了二十多年的亲人见了面。场面是动人的,心情是激动的,舆论是沸腾的。可是当时这五名被绑架者走下飞机玄梯时,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真正等待自己的是另一场艰苦的人生考验。因为此后因为他们的去留问题,日本与朝鲜的关系更加恶化,完全进入了一个外交怪圈。

  这五名被绑架人员是莲池夫妇、志村夫妇和曾我瞳,两对夫妇都是在北朝鲜结婚、生儿育女,儿女此时都在上大学或高中,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日本人,也不会说日本话。只有曾我瞳比较特别,她在19岁那一年和母亲散步时被绑架,之后母亲生死不明,她被带到北朝鲜。后来在北朝鲜和美国人杰金斯结婚,育有两个女儿,女儿此时在上语言大学。曾我瞳的丈夫杰金斯也是一个特殊人物。他原是驻韩国美军,六十年代叛逃到北朝鲜,并在北朝鲜的宣传节目中出场,赞扬北朝鲜是理想之邦,策反美军。美军认定杰金斯有叛逃罪、策反罪等,几十年来一直在通缉他,如果杰金斯到了美军手里,肯定重罪难逃。

  这五个人原定回日本两个星期,胸前都还别着金正日像章。眼看两个星期转瞬即逝,他们家乡的亲人,以及“绑架受害人家族会”的成员不断放出话来,不让他们回朝鲜了,甚至他们有的亲人还说,如果他们回了朝鲜,就再也不认他们了。因为北朝鲜的调查结果说,除了这五人之外,其他被绑架者要么已经死亡,要么没有到朝鲜,“家族会”横田代表的女儿横田惠在北朝鲜结婚后留下一个女儿,但本人已经死亡。“家族会”非常不满这个结论,认为朝鲜作假,他们给日本政府不断施加压力,要求政府留下这五人。

  日本政府随即在五人回国两个星期的时候,宣布要延长他们的滞留期间。日本国内一片不能让五人回朝鲜、对朝鲜这样的流氓国家要用强硬手腕等等的声讨声,甚至还有人给担任与朝鲜谈判、主张暂时将五人返回朝鲜的外交官家里寄子弹。只有曾我瞳的妹妹小心地说,她姐姐和其他四人的情况不同,希望政府能区别对待。但这个声音很小,很快就被淹没掉了。于是,五人的短期归国探亲,变成了永住归国,胸前的金正日像章也取掉了,跟留在朝鲜的子女亲人失去了联系,什么时候能再次团聚就完全交由政府来处理,个人能做到的只是等待和少说话。

  日本的“专家”们分析说,北朝鲜正在闹饥荒,并且由于核问题在世界上很孤立,急于想和日本建立外交关系,得到日本的援助的同时,想通过日本斡旋和美国改善关系。所以,只要日本坚持强硬立场,北朝鲜肯定会屈服。

  其后日本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要求朝鲜无条件归还五人的家属,并对其他被绑架者的情况给出能让人满意的结论。朝鲜则坚持说是日本违反了当初的约定,应该让五人回一趟朝鲜,由他们自己和家人商议决定是不是回日本定居。北朝鲜由于金正日曾亲自道歉,放回五人后却不讨好,很没有面子,所以谴责日本的口气很强硬。日本则由于已经将五人留在了日本,迫于国内的压力和面子也不可能把五人返还朝鲜。而且日本国内敌视、蔑视北朝鲜和朝鲜人的观念根深蒂固,怎么能听任“朝鲜人”(在日本,“朝鲜人”是个带有轻蔑意味的词)的摆布呢?

  日本和北朝鲜谈判中断,在公开的场合互相攻击和谴责。日本在朝核六国会谈上要求将绑架问题捆绑朝鲜核问题,中国、韩国、俄国都感到困惑,日本于是更贴紧美国,要美国对朝鲜进一步施加压力。朝鲜则扬言要将日本赶出六国会谈。

  日本国内对朝鲜的敌视情绪升级,有人向朝侨组织“朝鲜总联”进行威胁,有人散发攻击性传单,还有人向朝鲜学校的学生吐吐沫。朝鲜的贸易船被严格检查,朝鲜的海产品被拒绝进口,来往于日本朝鲜之间的定期船万景峰号也被迫停运。日本国会积极准备通过一项决议对朝鲜进行制裁。在“家族会”的要求下,以及国内敌视朝鲜的情绪中,日本政府采取的是强硬立场,不仅动用经济、舆论的手段对朝鲜施压,还游说美国等,要将绑架问题国际化。

  曾我瞳等五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们在家乡望眼欲穿,等待政府把他们的子女亲人接回来团圆。曾我瞳一个人孤独地住在一所房子里,时刻牵挂着她的两个女儿和丈夫。在等待了一年的时候,她对记者说:“我们被绑架者什么罪也没有,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折磨?”她还说:“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我想和我的家人在一起”可是,家人团聚什么时候能实现,依然是未知数。

  这期间美国在伊拉克的战后重建遭遇了困难,伊拉克局势混乱,且呈现出长期化和泥沼化的趋势。布什总统由当初宣布伊战胜利时的意气风发,到满脸苦恼地应付国际和国内的指责,而且大选局势也不容乐观。这样,美国在朝核问题上,剑拔弩张的扈气好像是减少了一点,和平解决的机会大大增大了。因而,美国在日本人绑架问题上即使对朝鲜施加压力,所起作用也是微乎其微。

  进入2004年,日本调整了对北朝鲜的策略,外交人员和国会议员在水面下悄悄与北朝鲜开始进行接触,中国的北京和大连等地也成了他们秘密会谈的地点。2004年五月中旬,日本政府对国民宣布了小泉首相准备2次访朝的消息。这时,曾我瞳等五人已经等待了一年零七个月。

  2004年5月23日,日本小泉首相再次访问平壤。这次到机场迎接的只有朝鲜外交部的官员,而第一次访朝时有朝鲜第二号人物金永南迎接。小泉第二次到平壤,被安排在迎宾馆等待金正日接见,脸上也有了一些笑容。小泉是西服笔挺,金正日还是那一身夹克挺着肚腩,甚至头发还有点儿乱。一个半小时会谈后,宣布会谈结束,原定下午的会谈不再进行。小泉在下午与曾我瞳的丈夫和两个女儿进行一个小时的见面和劝说不果后,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这次访朝结果,并表示由于曾我瞳丈夫杰金斯不愿来日本,两个女儿也表示要在朝鲜完成大学学业,所以将安排曾我瞳与其丈夫女儿在北京等地会面。小泉于当天晚上回日本,并带回了莲池家和志村家的五个孩子。北朝鲜则公布日本许诺给于25万吨大米和相当于1000万美元的医药品援助。

  小泉当夜接见了“绑架受害人家族会”,说明得到金正日重新调查其他被绑架者情况的保证,但遭到了痛烈批判。“家族会”认为小泉的2次访朝没有成果只有退步,不但没有带回杰金斯和其女儿,而且对剩余十人的调查没有任何进展,不应该许诺给北朝鲜大米和医药品的援助,而且说他们被小泉出卖了。

  第二天的舆论调查认为,同意小泉访朝有成果的占百分之六十以上,日本政界也有人说小泉取得的这些成果虽不完善,但总比什么都不干强。

  曾我瞳一个人回到了她的家乡佐渡,回到了她一个人独自寂寞地生活了一年七个月的空荡荡的家里,第二天没有去上班。

  日本的电视台又热闹起来了,许多专家评论家纷纷就此发表见解,献计献策。有人骂北朝鲜,说北朝鲜是故意的,如果真想还人的话就应该像对那五个孩子一样,强制杰金斯和其女儿登上来日本的飞机。有人就说这样来日本的话,政府要按日美协定把杰金斯交给美军坐牢,曾我瞳照样要家族离散。有人还说北京不好,因为可以直接和北朝鲜通电话,容易受到北朝鲜的控制。更可笑的是有“专家”一本正经地建议说,安排曾我瞳在中朝边界的某个城市住,这样她的女儿和丈夫可以经常来看她。没有一个人考虑到曾我瞳女儿的意见,她们想留在朝鲜继续学业,她们想让母亲回来一起生活,她们的父亲杰金斯在朝鲜的大学里工作,她们其实在朝鲜的生活也不错。电视里出场的这些“专家”们没有一个人提出让曾我瞳回朝鲜的话题,也许有人心里想过,但嘴里说不出来,能说的只是对朝鲜的批判和蔑视,否则的话就是非主流政见,弄得不好还可能会遭到极右势力的攻击。

  曾我瞳的命运未定,日朝“拉致问题”还没有结束,我们将继续关注日本如何走出这场外交怪圈‥‥‥

  二〇〇年五月二十八日

  日本名古屋在住华人 纪子

  作者电子邮件:infolife@lib.net

  作者:纪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日本外交怪象之——拉致问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iyi 说:,

    2008年02月11日 星期一 @ 07:18:05

    1

    写的很好,写的很全面,也很感人。

    回复

  2. albert xu 说:,

    2008年07月19日 星期六 @ 00:25:47

    2

    奇怪的是,国内的新闻都没有提到拉致问题,是新闻封锁么?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