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中国的地位由谁说了算?

  自从中美之间解决了最惠国待遇之后,特别是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绝大多数人一定都认为,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终于赢得了平等地位,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

  甚至直到不久前,笔者还一直认为,凭借庞大的市场和如日东升的贸易大国地位,中国在保护自身利益方面不只是摆脱了受制于人的被动处境,而且更应该是一言九鼎。

  不只是笔者这么认为,即使是西方舆论也早就指出,中国已经具备了影响世界贸易秩序的实力。就在今年八国集团峰会之前,英国报纸再次发出呼吁说,中国的经济实力和贸易地位越来越重要,该集团应该立即讨论接纳中国的事宜。

  市场经济的名份

  然而,另外一些事实却让人得出完全相反的印象。最近两个月以来,就像当年争取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一样,中国又兴起了一股争取“市场经济国家”地位的热潮。从官方的言行,到新闻媒体的反应,所有人都期盼着世界各国能够早日给予中国“市场经济”的名号。其迫切和狂热的程度,并不亚于当年为“入世”所作出的努力。

  为什么要争取“市场经济”的地位?中国新闻媒体的说法是,在加入世贸组织时,中国并没有被当作市场经济国家,而是被定性为“非市场经济”。它带来的弊端是,中国企业很容易受到其他国家的反倾销申诉,并且也很容易败诉。相反,假若中国获得“市场经济”的地位,“美国和欧盟等针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利剑,就会失去昔日的强大杀伤力”。

  关于这一点,人们也许很不理解。在国际贸易中,中国不是越来越炙手可热吗?为什么只因为缺少一个虚幻的“市场经济”的名份,就突然在贸易上变得易受攻击?经济学家们也许会有答案,但一般人所知道的事实是,中国现在是世界第四大贸易国、第三大进口国。不用说别的,单单其币值的可能波动,就会使全球股市变得神经紧张起来。

  要求越来越苛刻

  在至少数百年的历史上,中国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地位。如果这样的实力还不足以使中国自信地面对反倾销申诉,还不足以使中国耍出一些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利益,那么,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告别受制于别人的历史?

  在当代全球化的现实中,市场经济地位的重要性当然不能低估,中国为获得这样的地位而采取一些行动,更是必需的。但目前的问题是,争取这种地位的姿态过于急迫,其重要性被过度炒大。其结果是,美国和欧盟突然发现,它们还握着一个极有价值的筹码,所以对中国的要价越来越高,提出的条件越来越苛刻,态度也是越来越强硬。

  6月4日,美国商务部就中国是否具备市场经济地位的条件,煞有介事地举行了首次听证会。在两国贸易摩擦此起彼伏的形势下,尤其是在布什政府一直指责北京操弄本国币值的政治背景下,这种听证会能够作出什么公正和客观的结论,外行人都能不假思索地作出判断。中国方面当然可以据理力争,可以举出很多事实来证明政府并没有过度干预市场,但那又如何?只要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继续存在,其他事实都是瞎扯。

  本月初,中国的一些经济学者曾经过于乐观地预测说,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将会在欧盟率先获得突破。但是,结果如何?本周一,英国《金融时报》独家披露,欧盟已经决定拒绝给予中国市场经济的地位。果不其然,第二天,欧盟驻华代表处证实了这一消息。

  回避不了的贸易纠纷

  中国新闻媒体把欧美的反倾销措施称为“利剑”,把“市场经济地位”看作自我保护的盾牌。现在看来,这两种武器都握在外国人手里,中国既拿不出自己的利剑,也似乎拿不出应对之策,所以要求欧美人赐予。这不仅高抬了欧美人的道义精神,而且也是与虎谋皮。

  自从90年代以后,中国在最惠国待遇和加入世贸问题上一直有求于人,但那是战略性的必要取态。与这两大问题相比,如今的贸易倾销案属于不同层次的具体事项,所以不值得表现得过于有求于人。

  不仅如此,即使获得了“市场经济”的地位,欧美国家仍然可以找到其他反倾销的理由和手段。日本是世界公认的市场经济国家,但在其国际贸易处于高峰状态时,欧盟和美国还是照样以各种理由,对其产品采取种种限制措施。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贸易额为4000多亿美元,其中涉及反倾销诉讼的只占0. 5%。为了这一小部分贸易纠纷,而大张旗鼓地求爷爷告奶奶,反而凸显了中国对本身经济地位的不自信,更使欧美人抓住了挑刺的机会。

  作者:杜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的地位由谁说了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