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东平:扁鹊见齐桓公之当代篇

  相传4000多年前,扁鹊乃当代神医。他第一次见到齐桓公时,对其说“公有病”,齐桓公不信;他第二次见到齐桓公时又对其说:“公确实有病”;齐桓公仍不信,当扁鹊第三次见到齐桓公时,他转身便走,旁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公已病入膏肓,无法治愈了。果不然齐桓公随后病死。再次读此文后,我百感交集,想当年齐桓公从一个文弱公子起家,在残酷的皇位角逐中果敢睿智行事,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逐步锻炼成长,最终成就一代霸主伟业。然其在取得政权后就洋洋自得,再难以听取金玉良言,甚至性命犹关的头等大事都置之不理,导致小病成大疾,最终不治而亡。

  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我实在不愿看到这一悲剧在今天重演。但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向齐桓公一样逐步病入膏肓,我起初以为有人会出面呐喊并治疗的,但久等却不见医声和救世良药,有的只是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景象,置脚下汹涌澎湃的地火和外部日益沸腾的硝烟于不顾,当感到颤动时就加大砝码压在火山口上,同时吃一些无关痛痒的江湖补药,殊不知病情的发展早已越过了药物治疗的极限。面对此情此景,我实在难以闭目和自慰了,终于不得不站出来大吼一声:“火山要喷发了,天地要倾倒了,母亲啊!该醒醒了。”

  “痛心疾首”,自觉无颜去见先烈,再次上山落草又“无地自容”。面对这片富饶而美丽的土地和这个善良而勤劳的民族,我曾独凄然而泪下。无数次在梦中妙手回春、力挽狂澜,醒来后我痛手自罚。难道我们的政治大厦就要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倾倒吗?我们的民族又要遭受战乱的蹂躏吗?我们这些尚存良知和清醒的共产党员还能无动于衷吗?

  每当提起这个话题,总有许许多多的话同时涌上喉间,让我不知从何处开口。思量再三,还是决定说些平时不该说的话吧。

  当代中共政权存在的问题和隐患很多,但归其根源兼不出以下这一个错误政策和两个错误认识。

  (一)一个错误的政策:稳定压倒一切。

  这是当代中国最大的谎言,也是我们自我欺骗和安慰的精神麻醉药品。在这一基本国策的覆盖下,首先:剥夺了国人自由说话发表个人见解的权利,任何可能破坏稳定大局的言论全部被封杀,在此“愚民政策”的感召下,社会各阶层都埋头于个人利益得失的经营中,不顾国家整体利益得失。全社会充斥着对腐败分子的唾骂,可全社会的人都在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腐败机会为自己谋取利益。我们可以公开和朋友讨论如何利用腐败谋取利益,但不能公开说如何惩治腐败。于是社会上所有的不满情绪全部因压抑而积累起来。这就是21世纪前几年中国所谓的言论自由及其隐患的真实现状。其次:剥夺了国人自由行动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权利。任何可能影响稳定大局的行为全部被扣上违法犯罪的帽子。对于这一问题,事例数不胜数,农民为生存而团结起来向政府求助,要求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因可能影响稳定大局,被扣上了聚众闹事的帽子。尤其不可不提的是当年在天安門发生的学生要求惩治腐败的那次事件,可以说,这是当代的扁鹊第一次见齐桓公,可却没有被重视起来,还被扣了一顶沉重的帽子,直到今天仍无法抬头。当然邓公为平息越演越烈的暴力冲突和可能扩大的内乱趋势,不得已采取了非常手段也是出于无奈,但他却错过了在20世纪根治疾病最好的就诊机会。第三:在这一国策的覆盖下,即使现在我们叫嚣声音很大,力度却小的可怜的反腐败工程也夹缝中生存着。如果出现因惩治腐败而导致地方局势的不稳定的话,那么宁可不反或暂缓反腐败也要维护稳定的大局。压的越重,暴发的越有力。这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带给我们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二)对内部形势的错误认识:党内多数同志是清正廉洁的,只有少数腐败分子败坏了党的形象。

  这是一个过时的错误认识。在1989年时,这也许是一个较为客观、正确的判断。但孰不知从1989年到现在的这15年中,我们党的组织人事制度已经彻底成为产生腐败问题的根源,这15年来,一茬又一茬的优秀年轻干部在这个制度的培养下,失去了自我,失去对理想的激情,失去了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只剩下善于勾心斗角、政治钻营的所谓的才能。他培养了我国整整一代具备阿谀奉承品质的职业政客。当今社会上普遍流传着这样一种共识(人民群众中间):“现在的领导干部,如果腐败就判处死刑的话,随机找出100个来,杀掉99个,没有一个是冤枉的”。也许这句话本身有些偏激,但却真实反映了组成中共政权大厦的绝大多数(90% 以上)砖都有问题。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富有正义感和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国家机关做公务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服从领导的指示,处理各种公务。那么他这时的理想也许是我在为人民服务,我的工作是光荣的,过了几年,他身边的同事开始从公务员成长为大大小小的领导,这时他难道还愿意继续服从别人的领导吗?他难道不想成为指挥别人的领导吗, 难道不想成为领导后为人民做更多的实事吗?那么,这时问题就产生了,如何才能成为逐步成长为领导?当然辛勤工作、业绩优秀是不可缺少的(这只是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那么在众多的优秀工作者中,领导的职位毕竟是少数,只有少数人才能爬上去,这时的竞争就是产生政治腐败最富饶的土壤。每个“优秀的工作者”都开始跑关系、跑门路,没关系、没门路的就送礼(实质是行贿:现在趋向于送现金),或者既跑关系又送礼(这样保险系数大些)。因为每个人的提升权力都在形形色色的上级领导手中,而不在人民群众手中,因为我们实行的是“领导负责制”吗!好了,现在他通过各种手段(跑关系、送礼)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个小领导了,当然多为人民做实事还是必要的,但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多为人民做些实事吗?最起码花掉的现金应该补上吧,其中许多钱是借的,至少要还给人家的。况且还有更大的领导职位又开始向他招手了,其实他也明白,现在的职位只是暂时属于他的,要想保住胜利成果,同时再更上一层楼,必须再次跑关系、送礼,而且这次需要的关系和礼品份量更重了。因为周围的人都是如此,你如果不融入主流中,就面临着被随时排挤出局的可能。虽然为人民服务是他的最高宗旨,可至少自己要先生存下去的,只好先照顾自己了,话说到此,我不想往下举例了,情况就是这样。现在回头看看我们党是如何惩治腐败的,政策是“双管齐下”:一方面是正面引导,首先是多宣传些先进典型模范人物,让大家向他们学习,多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其次是多搞些形象工程,让别人学学,让老百姓看看。可是这些工作都是一个人民公务员份内的事情,都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义务,人民养活他就是要他们做这些工作的,可现在却满世界的宣扬,让人民知道他们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伟大业绩。另一方面是加大反腐败力度,每天都在报道形形色色的领导干部被依法惩处了,可越来越多的报道难道能说明腐败分子全部被依法惩处了吗?不!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中国在明朝时,当时的政策是:“抓到贪赃枉法的贪官全部生生剥皮、活活凉干”,即使这样残酷的刑罚都未能彻底整治掉腐败现象,何况我们现在才只是判几年有期徒刑之类的刑罚呢?其实所有的腐败分子在犯罪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就是“我是不会被发现的,那些报道的事情是不会出现在我身上的”。正因为如此,现在所进行的反腐败报道反倒成了腐败分子汲取经验和教训的课堂。

  (三)对外部形势的错误认识:和平与发展是当代的主题,新的世界大战暂时不会出现。

  这是一个危险的错误判断,尤其是这次我国宪法修正案明确提出了要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国策,彻底排除了这种错误认识存在的根源。冷战结束后,美国的战略思想发生了明显变化,在打败了苏联这个最大对手之后,其军事行动对象转移到了抢占和控制战略资源原产地,防止任何军事力量崛起对美国构成实质性挑战上来。于是,中国首当其冲成为美国关注的对象。在此形势下,美国先后搬掉了南联盟、伊拉克这两个绊脚石。他下一个步就是战略东移。战略东移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中国的崛起。为此,美国主要采取了3项军事部署:在东北亚地区,主要是应对朝核危机;在东亚地区,主要是应对台海危机;在东南亚地区,主要是应对南沙群岛可能出现的各种危机。这3个主要危机区域都与中国的安全利益紧密相关,至此美国的目的就很明确了。而我国2004年《宪法修正案》中又明确提出要完成祖国同意统一大业,收复台湾,这就与美国的战略目标发生了正面的冲突。今年美国进行的“夏季脉动04”军事演习,出动了其半数以上的航母同时参加,明显用意就在于显示其阻止我国收复台湾的决心。再回头看看我国周边的形势:东边自不用说,南边是虎视耽耽的印度,美国正在拉拢其遏止中国。西边是已经被美国驻军阿富汗和中亚各前苏联共和国,唯有北边的蒙古和俄罗斯还算安全,但历史上俄罗斯人屡次见利忘义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吧,况且俄罗斯也不愿看到中国强大起来。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还在计划进行的磁悬浮工程、国家大剧院等大型工程还有什么意义。一旦和美国发生战争,这些设施全部可能在瞬间变成废墟。所以我们如果不重新修改宪法,就只有修改经济建设指标了。如果我们的民族复兴一定要建立在祖国统一的基础上,那么和平与发展的主题将不复存在,我们只有举全国之力,将国家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力量以及被腐败分子装入个人腰包的财富全部用于制造核武器和发射工具上来了,常规武器方面我们无法和美国竞争,毕竟我们现在和美国的军事力量对比悬殊太大了,所以我们的军事力量不一定要赶上美国,但一定要有能力让美国不敢和我国发生正面冲突,否则将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当然最希望这只是个威慑口号。那么这也正是我们第二次见扁鹊的机会了。重症需要下猛药,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如果我们的领导人还不能正视这种现实,还不能拿出勇气和魄力进行彻底的治疗,那么也许我们就没有第三次机会见到扁鹊了,即使见到了那时也无能为力了。

  我不是极端民族主义者,只是对越来越逼近的危机深感痛彻,才不得不说些不该说的话,希望和我有同感的朋友们给我来信,我们一起探讨在新形势下救党救国的好办法。

  草于:2004年6月12日

  电子邮件地址:yandongpingyj@163.com

  作者:闫东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扁鹊见齐桓公之当代篇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4月20日 星期三 @ 20:02:11

    1

    请搞清楚什么是充分条件什么是必要条件。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4月30日 星期六 @ 22:37:20

    2

    忧国忧民,大丈夫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5月07日 星期六 @ 18:22:43

    3

    说得好!“先天下之忧而忧”,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当向君看齐。但以99%的官员腐败率(本人也同意此观点),如果真反腐败,那么xxx不就完了?

    回复

  4.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4日 星期日 @ 11:17:01

    4

    反腐败,找死;不反腐败,等死!

    回复

  5. 马剌 说:,

    2005年12月04日 星期日 @ 16:28:51

    5

    闫先生心忧天下,文笔也很好,但就历史知识差点。
    扁鹊所见的齐桓公是田氏齐国的桓公,而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是姜氏齐国的桓公,两人相差百年,您混淆了,很冒昧!

    回复

  6. 中教12层 说:,

    2006年08月12日 星期六 @ 11:08:25

    6

    闫先生心忧天下,文笔也很好,但就历史知识差点。

    扁鹊所见的是蔡国的[b][color=Red]蔡[/color][/b]桓公,而非春秋五霸之首的[b][color=Red]齐[/color][/b]桓公,两人相差千里,您混淆了!

    回复

  7. 很想说说 说:,

    2008年02月29日 星期五 @ 06:42:44

    7

    总感觉国人还没从中国走出去!
    国内粉饰太平,国外死撑面子!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