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大权们是GDP增长的生力军

  社会对大款的理解约定俗成,对大权的概念也不该陌生,成语字典就有大权独揽,大权旁落、大权在握等辞汇。我所说的“大权”是指掌握实权的官。大官不一定掌握实权,有实权者也不一定就是大官。能称得上大权的人无不掌握着令人垂涎社会资源,因而不可避免地处于“糖衣炮弹”的无休止轮番轰炸中。世人对大权们的表现多有诟病,但往往忽略了他们在充分享受权力乐趣的同时,为GDP增长做出的独特贡献。

  据国家餐饮业协会统计,我国餐饮业每年以20%幅度递增,尤其是高档餐饮业近年增速更是达到25%以上,大大高于其他行业的增长速度。笔者分析,在餐饮业创造的GDP中大权们的贡献居功至伟。如今无论大小城市,越来越多豪华高档餐厅拔地而起,而且是按摩、美容、洗浴、娱乐一条龙服务。每到用餐时车水马龙门庭若市,订餐晚了就没有雅间,一次宴请消费成千上万不足为奇。

  有人会问,到高档餐厅的消费的不是大款吗?你的说法是不是乱点鸳鸯谱了。表面看来的确如此,深入分析却不尽然。

  所谓大款分两类:一类是花自己钱的大款。他们到这种场所消费图的是排场,讲的是面子。所以绝不在此宴请亲朋好友,而是是为了巴结大权不得不忍痛挨宰。我认识一位有千万家产的大款,自己吃午餐常常是两元包子,或一份小炒就打发了。可他为了办成某个执照,连续几次请大权们吃鲍鱼,每次都花六七千元。我问他心疼不,他说不够档次的餐厅人家根本不去,心疼钱就办不成事。不过他只要有可能总是自带五粮液或软中华。他常说,咱是大饼裹指头--自吃自,省点是点。

  还有一类所谓大款是大公款。这类人中相当一部分属于大权阶层,买单者自己口袋里没多少钱,居家过日子省吃俭用。可是有公款撑腰,他们消费起来分外潇洒,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大快朵颐。他们虽然端着气使颐指的派头,却难以掩饰骨子里的寒酸:啥贵吃啥,啥稀罕吃啥,结账时还要打点秋风

  俗话说:东好做,客难请。最终决定是否到高档餐厅消费的不是有能力买单的人,而是被盛情邀请的客人,客人能否赏光才是启动消费的关键。

  在官本位的社会,至尊贵客非大权莫属。不掌握实权,官再大也没人请。独揽大权的政客从来不缺求租者,因而胃口越来越高。所有求租者都明白,大权们若能屈尊赴宴,事情就成功了一半。求租者不得不绞尽脑汁,寻求更高级、更新奇、更有特色的餐厅以博得大权垂青。需求决定生产,这就是高档餐厅越开越多的真正原因。

  现在的城市,只要是新开张的高档餐厅无不热闹非凡,一辆辆锃明瓦亮的豪华轿车鱼贯而来,器宇轩昂的大权们被众星捧月般迎入,用筷子吃饭的人都知道,这些人物此时才上演真正的角色。

  俗话说,拿了人家手短,吃了人家嘴软。如今的大权个个是人精,人家为啥请他?为啥选这种档次的餐厅?吃请有多少风险?事后如何了却人情?……他们心里比明镜都清楚。

  按说这种香香嘴臭臭屁股,费心伤神损身,既不实惠又招人嫉恨的事--大权们犯不着沾边。可是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大环境中,指望大权们拒绝宴请似乎并不现实。

  一是观念错位心理失衡。许多大权早已把职位当成交易的筹码,一些不起眼的人靠自己高抬贵手发了横财。接受贿赂胆怯,不受贿心有不甘,于是先吃他娘的再说。依附于大权的小权们捞不着钱便琢磨吃,为了让人家请客,他们有雁过拔翎的绝技。

  不少地方县级领导月工资不超过两千元,论收入连起码的体面也维持不了。他们手中却掌管着巨额资金,政策对吃喝招待网开一面。一边是整个社会奢靡成风,一边是退位者人去茶凉,参照对比之下,大权们索性把吃喝玩乐当成职务待遇尽情享受。论其心态,与那些撬门钻窗入室盗窃,没找到钱物便当厅出恭的毛贼无异。

  二是价值扭曲道德滑坡。社会设立官职是为公众服务,大权本应成为公众道德楷模。可是在没有正常的批评和监督社会,职业责任就会被弃之如敝履,良知道德变得一文不值。吃饭本来和汽车加油一样,满足人体营养需要就行。可是加上世俗功利因素就乱了方寸,如今赴宴者流行的说法是“撮”和“造”,所谓“撮”是狼吞虎咽通通纳入腹中;所谓“造”是不管浪费多少,钱都要花到位。古人云:一匹深色纱,十户中人赋。现在是:一桌大权宴,十家脱贫寒。--如此暴殄天物不是造孽又是什么!

  如今相当一部分大权早已沦落到“笑骂任尔笑骂,好官我自为之”的地步,而且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知忧不忧。不仅没有礼义廉耻,而且招摇过市以充当高级造粪机器为荣,世风堕落,莫此为甚。

  三是各种监督形同虚设。新闻、人大、纪委、监察、审计监督基本失灵,如同当年诸多中央及省部级高官前呼后拥出入赖昌星的红楼一样,现在官官相护彼此照应,大权们有恃无恐得意忘形。吃了白吃,当然是不吃白不吃。如果媒体隔三岔五用摄像机到高档餐厅门前拍下汽车牌照,并向社会公布,我就不信大权们敢当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民贼。

  市场经济既是需求经济又是机会经济,人们没有权力指责借腐败发财的高档餐饮业主,但是有良知的公民绝不愿看到这种行业畸形发展--无论它能贡献多少GDP。今年以来,中央监督措施比过去有了明显改进,依附于大权的高档餐饮业也该有点风险意识。白居易的《咏凌霄花》诗可引以为戒: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偶依一株树,遂抽百尺条。托根附树身,开花寄树梢;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飖;疾风从东起,吹折不终朝。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

  不过话说回来,从过去几十年的实践来看,办高档餐厅的业主也无须惊慌。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中共中央关于制止大吃大喝的文件发了上百次,可每次过后都是更强劲的反弹。据最近《央视论坛》报道,2003年底,府谷县委、县政府的大权们宴请榆林市某政法单位的工作人员,一顿饭花了8813元。广东吴川市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县级市,教育局大权们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吃”、“分”教育经费高达611万元,五十多人的局日均报销餐费4000元!国家电力公司的大权们在武汉开了3天会,花费竟达304万元,平均每人每天消费一万元!以上均见国家审计署报告。可谁都知道,分布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权多如牛毛,而国家审计署官员再加上焦点访谈记者,学前班的孩子都能数得清,指望这种方式查吃喝风无异痴人说梦!

  在中国,民心所向是一回事,民心能不能成为现实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对于一个被犬儒文化浸润了几千年,习惯于逆来顺受,不敢当出头椽子的民族更是如此。

  国家的形象主要由党政官员来体现,沉溺于大吃大喝毫无廉耻的大权们早已把国家形象糟蹋的不成样子。更可悲的是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少数和极少数,而是拉动部分产业发展为GDP作出贡献的生力军。

  近来“两个务必”宣传越来越热,北京还专门举办了“西柏坡传统教育展览”,中央领导的动机和目的都很好。可是谁来查一查,成千上万驱车到北京看展览的大权们这一趟爱国游挥霍了多少公款?如果大家都装聋作哑,继续按这样的路数走下去,大权们为GDP的贡献还会与日俱增。

  作者电子邮件:reyal@vip.sina.com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大权们是GDP增长的生力军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财经与理财 » Blog Archive » 为什么百姓收入赶不上GDP增长? 说:,

    2008年08月08日 星期五 @ 16:59:24

    1

    […] 大权们是GDP增长的生力军 (0) […]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