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顺雷:大树底下的国度——由环境污染想到的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职业的原因使我习惯了教育者的角色,但我知道,教育的力量是有限的。我想说说环境污染,估计就象放了个闷屁一般,放者倍感舒坦,可闻者一阵恶心。道理越讲越玄,听者越听越烦,其实,我不想大谈道理,就从身边说起。

  国内某些中小企业,尤以化工、造纸厂为甚,污水排放严重超标,中央电视台报道的山东几家造纸厂无视社会舆论,仍然从事” 断子绝孙” 的举动,盲目追求短期的经济利益,无视社会利益和企业长期发展。去年7月26日的《焦点访谈》披露,陕西旬阳矿石加工厂造成汉江的水体污染,沿岸7个厂,尾矿库设备简陋,根本就是应付,旬阳环保局虽然三令五申,但工厂为了追求经济利益,屡禁而不止,白天稍稍收敛,夜间就肆无忌惮了,污水横流,任何治理措施都没有,造成老百姓吃水困难,损人利己,祸国殃民。

  陕西省环保局曾对全省环境违法问题突出的23个县区78家企业也进行了突击检查,查出有环境违法行为的企业48家,占被检查企业的61. 5%。其中应在1996年9月30日以前取缔、关停的” 十五小” 企业有16家至今仍未取缔、关停;而应在2000年底前实现达标排放污染物和限期治理,但至今仍在开工生产并超标排放污染物的企业有15家。企业何以如此胆大妄为,置国法于不顾,且屡教不改呢?简而言之,经济利益的诱惑罢了。

  退一万步,要说人穷怕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道德,甚至法律都不顾了,可下面的事情我就不明白了。

  很显然,臭氧层遭到严重破坏,地球气候在逐年变暖,南极洲的冰川慢慢在融化,海岸线在往内陆推进,这跟发达工业国家美国、欧盟、日本等工业废气超标排放不无相关。虽然这已经对人类构成严重威胁,可为了其经济的盲目发展,保持其地球霸主地位,美国我行我素,在别国商讨改善地球环境的过程中,他却独独地为《京都议定书》设置障碍,可谓“吃祖宗的粮,断子孙的奶” 。美国佬是穷怕了吗?显然不是,它打的是经济算盘,又是政治算盘,这是为富不仁——美国佬的一贯作风。

  上面说的就是2001年7月份的波恩会议,她是继去年海牙会议的失败而召开的,就全球气候变化,气温升高商讨降低废气排放(二氧化碳破坏臭氧层)保护臭氧层等事宜。178个国家在妥协的前提下签定《京都议定书》,可用森林覆盖面积折抵废气排放污染,可美国在如此有利的情况下仍拒绝签署该议定书,再一次在国际问题上把自己孤立起来,站在了与人类对立的位置上。

  21世纪尚未来临,我们就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想,可为了持续的发展却没保证良好的环境不等于是自绝死路、自欺欺人吗?

  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历史地落在了我们的首都北京,绿色奥运的提出给我们带来无限商机,国家将投资700多亿用于环保产业。老百姓有一个共识是,为迎接北京奥运,国人首要注意的是环保问题,不随地吐痰、大小便、乱扔果皮纸屑、可乐杯等等,都是身边小事,但却要郑重地提出来警醒老百姓,可以想见我们的素质在何等水平线上!城市居民生活区的环境污染与此息息相关。首都钢铁集团的迁址,也会改善北京的环境,相信不久的将来,首都人民会拨开灰蒙蒙的云雾,再次见到碧蓝的天空。

  再说说科技发展极限的问题,电视机要先进到什么程度,可让我们钻进去不成?电冰箱呢,要水果保鲜一个月两个月,鲫鱼活蹦乱跳地进去再生龙活虎地出来?微波炉、洗衣机、空调……有必要吗?消费者有需求,企业就生产,或者创新的引入使得企业可以唤起消费者的需求,总之,地球上的东西越来越多。生存是人类第一要义,竞争的残酷,使创新尤显重要,人类的在经济利益的推动下在创新方面已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成就,可不要忘了,当计算机硬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而日新月异一代一代被更新的时候,制造了多少电子垃圾,都是难以降解的材料,其处理或回收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有朝一日地球上将到处充斥着铜臭和化学物品的腐败味道,人类的生存空间被机械式地填充!我们为自己和子孙留下了多少空间呢?我们可以象发射卫星一样把这些固体垃圾发射到九霄云外远离地球吗?或者人类可以找到另外一个星球安居乐业?我说,这是扯淡,极不负责的态度,或者的事情太多了,或者真有一个上帝为我们解决一切问题,或者李宏志真的佛法无边,江总书记找他来拯救人类,可笑吧?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生我养我的这个星球呢,她曾经那么美丽!那么富饶!

  科学技术的发达同样带来其他的负面效应。这品种,那品种,鸡没了鸡味,蔬菜没了蔬菜味,老农民拿催化剂拔苗助长,绿的变成红的,生的就成了熟的了,夏天的东西冬天也买得到,那么五分钱的就得一块钱来买了。没什么都可以,但没钱不行,就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之下,朱镕基总理高度评价的中国老百姓也有点变质了,而农村以往健康的黄土地也一同在慢慢变黑、变质,这也是污染问题。

  人类贪婪地不断地向地球攫取资源,从石头里提炼金属,从石油里提炼化学物质,是啊,人类的智慧创造了科学,科学也给人类带来了便捷丰富、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毕竟地球的资源有限,地球的承载能力有限,科学在让人类的寿命延长的同时,又增加了无数的垃圾和环境污染,却似乎还没有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办法,这就是这时代科学技术的尴尬——我承认她的发达,可没有发达到及时解决污染问题的程度,毕竟污染的速度比科技发展的进步快多了。再” 绿色”的领域,包括科学,只要人类涉足,结局都让人担忧,所以我想迟早” 科学” 会从一个中性词转变为一个闻之色变的贬义词,而” 原始” 就显得可爱而遥不可及了。那人类的智慧呢,又将如何变化,遭受什么命运?共产主义社会离我们太遥远了,恐怕还没闻到共产主义的气息人类就香消玉陨,化为尘埃了。地球的形成多么的不易,生命的起源多么的漫长,可人类的自杀和对地球的毁灭却多么地简单和仓促啊!

  我渴望人类与自然和谐统一,我渴望建立大树底下的国度。大树,森林,离我远吗?读黄永玉先生的那首诗,总令我心痛——哭罢!森林!/ 该哭的时候才罢!/ 不过,你已经没有眼泪。/ 只剩下根的树不再活,/ 所以,今天的黄土是森林的过去;/ 毁了森林再夏禹治水何用?/ 更遥远的过去还有恐龙啊!/ 今天,给未来的孩子只留下灰烬吗?/ 孩子终有一天不知道树是什么,/ 他们呼吸干风!/ 树,未来的传说。/ 那一天,如果还有一种生命/ 叫做孩子的话……

  作者电子邮件:f5232@126.com

  作者:吕顺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大树底下的国度——由环境污染想到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