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万德之首乃诚信

  说起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最常听到的有勤劳、勇敢、智慧。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善良、豁达、慷慨,还有坚韧不拔、忍辱负重、尊老爱幼、助人为乐,等等等等。这一自我鉴定自我总结也大多被世界上的其他民族所认可。但中华民族的优秀品德中独独缺少的是诚信。

  其实我们的老祖宗们十分重视诚信建设。三纲五常中的五常即为“仁义礼智信”。圣贤先哲们告诫我们为人处事要言而有信,无信则不立,“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历史上的大丈夫伟男子不必每个都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但无一不是一诺千金重信守约的。

  要想做一个顶天立地堂堂正正的人,就必须有一副健美完整的身架子。这身架子便是骨骼,便是脊梁。而信恰恰正是使人骄顶于天傲行于地的骨骼和脊梁。没有了信用,就无异于被断了脊梁折了骨骼,就只能瘫软在地趴爬而行,连行尸走肉都不如。

  从《三国》到《水浒》,从金庸到古龙,多少历史上真实的英雄和小说里虚构的侠客凭借着他们的信誉卓著侠骨义胆在人们的心目中流光溢彩气如长虹。关云长较之与吕奉先,武功不见得更高更强,三英战吕布时是哥仨打人家一个。辕门射戟那绝活手艺耍大刀的关公未必能有。关公那败走麦城的下场恐怕也不比丧命白门楼的吕布好。但关爷是守信重义的道德象征,享有武圣之美誉,后人为他树碑立传,建祠筑庙。而吕布则成了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而贻笑于大方之家。同样是勇冠三军,无敌天下,在人们眼中的人格魅力却是天壤之别,何也?盖因前者以信为先,以义为重,不忘桃园结盟之约,同生共死之誓,面对曹操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的巨大诱惑,能拒腐抗蚀不为所动,最终封金挂印过关斩将而去。而后者重色轻友,见利忘义,易姓再三。在白门楼又贪生怕死,全无男儿气概,终被刘备对曹孟德的一句“公不见丁建阳董卓之故事乎”而葬送了性命。

  不过关云长宋公明令狐冲韦小宝们的信大多与义结伴。而常某在此鼓吹的信则更与诚相随。信者,就是说话算数,言出身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义者,便是深到骨髓切至体肤的情谊,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气和勇气。在这里义气本身就是原则,本着义气而展开的行为及其结果是善是恶是对是错倒成了无关紧要。义气在这里只是侠义侠气,未必是正义正气。这便是信义的缺陷。黑旋风李逵明明不愿接受招安,“招安招安,招个鸟安”,最后还是随宋哥哥饮鸩而亡;刘玄德为桃园之盟义气用事,不惜抛弃“东接孙权,北拒曹操”的国策,终被火烧连营七百里,在白帝城撒手归西。我所宣扬的诚信则把是非曲直放在首位。诚者,真也,实也。所以诚信就是两条:第一,说真话,办实事;第二,言出如山,说到做到。

  翻翻中国的史书,从古到今,诚信始终只是贤人名士的个体行为,是为官清廉者和为民慎行者的道德规范和处世原则,但从来没有作为一种社会的公共道德在时间和空间的二维上蔚然成风于华夏大地,没有在整个民族的躯体和灵魂上烙下美丽的印痕。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难发现,开明的政治家及其开创的政治氛围总是以诚信为基础,这时候的官场和民间就都会有一股清新之气。然而这样的时光在我们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总是只有昙化般的一现,流星般的一瞬。相反,为政者在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在政律上的朝令夕改出尔反尔,在治策上的欺上瞒下阳奉阴违,使得奸佞当道,谎言充世。而为君者愚民的统治需要更是使谎言和欺骗系统化制度化从而合法化合情合理化。于是,欺世盗名者高视阔步,而讲诚守信者反而难以立身。诚和信成了迂腐和愚蠢的代词,欺和骗则成了机灵和圆滑的别名,成了洞明世事的学问,练达人情的文章。

  诚信不仅是个人的立身之本,而且也是立家立国的基本准则。然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诚信在小至个人大至国家的各个层面上都是空前匮乏。就大而言,政府没有诚信。别的不说,一部堂堂的国家宪法就是最好的例子。宪法乃国家的根本大法,是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契约。宪法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示威、游行的权利,但事实上,公民常常因行使这些权利而获罪。所以,在这里,要么是宪法无诚,要么是政府失信。就小而言,官行而民效。由于政府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必然也应该起着率先示范的作用,政府的口是心非言行不一就必然败坏整个社会讲诚守信的风气。现实也正是如此。放眼神州,从报纸杂志到广播电台,从红头文件到述职报告,从党政军警到司法检察,从建筑工地到农贸市场,从工矿企业到商业流通,从科学圣殿到大学校园,无不充斥着虚假和欺骗。

  诚信既然是立人立家立国的根本,那么它就应当列于人类道德规范的首位。一个个人也好,一个民族也好,光有勤劳勇敢智慧的美德还远远不够。没有诚信,勤劳就不过是一种贪婪;没有诚信,勇敢就不过是一种残忍;没有诚信,智慧就不过是一种狡诈。所以,没有诚信,其他的美德就都一文不值;没有诚信,其他的美德就都无美可言;没有诚信,其他的美德就都甚至可能成为一种罪恶。

  重塑我们中华民族的诚信之美德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经由五十余年的时间,我们民族本不鲜艳丰满的诚信之花更是凋零衰败得几近枯竭。政府必须不可推卸地对这一败家之举负起根本性和全局性的责任。然而,我们每个个人也必须深刻检讨自己的个体行为,勇敢承担自己的个体责任。东隅已失,桑榆未晚。有我们每个人的精心呵护和照料,有我们每个人的辛勤栽培和浇灌,我们民族的诚信之花也一定能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成为世界民族园林中一株光彩夺目的奇葩。

  以诚信立国,当先以诚信立家;以诚信立家,当先以诚信立人;以诚信立人,当必须永远以此自律:言出必真,言出必信。在我们为重建中华民族诚信之美德而努力的时候,让我们牢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清华学子提出的名言: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作者:常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万德之首乃诚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