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吉鹏:中国教育缺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10月1日,那一年除了西藏、台湾等少数几个地方没有被解放之外,祖国河山可以是一片红。政治任务也由战争转为建设家园。

  1945年秋,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麦克阿瑟将军开始进驻日本,领导日本进行经济建设。

  当时我国与日本在经济基础、经济结构、人才素质、科技教育水平等与日本相差无几,而在国力储备、资源配置、原料供应等诸多方面要远远强于日本。经过10多年的发展,60年代初期,日本经济已经上升到世界的前列,一直到今天,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也排在我们的前面(当然这里面有一部分时间,我们浪费在搞階級斗争而忽视经济建设上面,例如文化大革命)。日本人在总结二战后,为什么能很快在一片废墟上,迅速发展成为经济强国的时候,最能达成共识的一个问题就是重视国民教育。

  我们不是没有重视教育,相反我们对教育的认识和教育程度比日本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建国初期的教育的全盘苏化,到改革开放之后的教育改革,我们的教育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是逐年加大的,但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却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我们所培养出的人才在国际化竞争中却越来越趋于弱势了?代表一个时代的大师、学者越来越少甚至趋于不见了?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我们的教育到底缺少什么?

  一、缺少创新与创造精神的培养与培育。

  这是个老话题,也是中国教育界好不容易能达到共识并公开承认的一个。教育的功能是培养精英,培养国家的建设者、培养有益于社会的人群,目标没有错。但在我们教育过程中,不断的扼杀创新与创造精神,我们的学校更象是工厂,制造出有着相同世界观、人生观、知识结构的产品,他们的脑子里有着相同的思维、相同的追求,连他们的人生与生活轨迹都刻意安排的几近相同。

  一个时代出现同一批烙印的人群,说着同样的话,干着同样的活。50年代他们都在大炼钢铁创造神话般的大跃进;六十年代他们人手一本红宝书,跳着忠字舞,在文化大革命的感召下,用青春和热血祭祀丑陋民族的丰碑;七十年代他们开始上山下乡,用残酷的愚忠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八十年代他们都开始解放思想,不管黑猫白猫争相去抓功利这只耗子;九十年代他们以精神的集团性堕落与物质目标共识性膜拜作为时代动力。

  在这一过程中,创新与创造精神不断的胎死腹中,偶尔有几个长大成人、崭露头角也被公众当成异端钉死在耶稣的旁边。为了使这套教育系统更科学化、标准化、具体化,我们创造性地完善和发展了考试这一万能的工具。一切都以考试为准,一切围绕着这根指挥棒转。书读得越来越死,功课是第一位的。创造力与创新精神在进入幼儿园时就开始扼杀,一直杀到上大学,这时受教育者已经失去了思考的习惯,失去了独立思维的勇气,失去了创造性的工作。然后大学里再开始新一轮的多少带点人文色彩的摧残。在整个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基本上没有创新与创造精神的培养。因为受教育者所接触到的所有教育者,也是一个标准的没有接受过这种教育的人群。佛说因果循环,于是教育的结果就是培养趋同,而不是求异。

  二、缺少卓越教育。

  每年的诺贝尔奖评选出来后,都是那群有理性、有忧患意识、危机感的中国人共同的受难日,因为我们又一次离这个奖项很远。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叫《诺贝尔我们不要也罢》,主题就是这个奖是按照西方的价值观念、价值理念、选拔标准制定的,我们到现在为止一次没有得到,一是文化及价值判断理念的偏差;二是带有政治的标准。说白了,就是我们无论是在科技上还是文学上都有一大堆漂亮的小妞,只不过那帮评委眼睛长歪了,不是我们的妞长得没有人家别的国家的妞好看,而是那帮评委瞎了眼睛,所以这个奖我们不要也罢。

  其实这种观点可能代表我国一部分人的共同心理,很有市场。换个角度讲,就是你不带我玩,我还不和你玩了呢,关起门来自己设个奖,我自慰行不行?如果时间倒推到19世纪以前,这个想法不为过,毕竟我们是江湖一统唯我独尊。但在国际化、全球化的今天,已是不合时宜。诺贝尔的游戏规则可能是稍微有一点异化或者政治的原因,但其评选的标准还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不要老抱怨人家的游戏规则,我们需要反省的是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抛开科技、和平类方向的评奖,看看由这种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作家现在都作了什么?别人在关心人性、人类生存的时候,我们正是《无知者无畏》,偶尔还《有了快感你就喊》,要么就是假装《丰乳肥臀》般的《活着》(活着应该是好小说),要想知道诺贝尔到底离我们多少公里,量一量《永远有多远》就知道了。我们的作家有几个关心过全人类的命题,以旨在探讨生存、环境、战争、和平等严肃问题小说现在到底有几篇?与那些真正的大师比起来,我们的作家多数是小儿女态,骄羞可人,小家碧玉,可惜就是上不了世界文学的台面。

  造成这种现状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的教育,没有好的教育改革我们在20年内还是出不了诺贝尔获奖者,就是出来一个,那也必然是偶然和照顾的结果。我们的教育很少提卓越教育,教育的目标是培养有益于社会的人。这中间可能出现精英,但精英不是卓越,也代表不了卓越,卓越是杰出的、不可替代的人。美国的教师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告诉学生,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是不可替代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你要与众不同。而我们的教育却很少提及此类,你只要成为一个社会劳动者就足够了。

  没有卓越人物的民族是个悲剧式的民族,按照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理论,丧失卓越就可能就意味着被淘汰的命运,一个盛产平庸的民族是很难在全球化的世界里占到更好的位置。数一数近二十年来的我们出现的那些精英们,哪一个能够得上卓越的称谓?黄皮肤的人群越来越多,但卓越的人物却越来越少。鲁讯先生在80多年前告诉我们要救救孩子,今天我们更要大声疾呼,“救救孩子”,这不但是出几个卓越人物的问题,更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存、竞争的问题。

  三、缺少道德与人文教育。

  我们现在的教育更多的凸现为实利教育。从小时候的“长大了要当官”,“要赚大钱”,到大学的找个好工作,在狼烟四起的出国潮中拼个血路,都是以利益导向为驱动。在此背景下,以取得谋生的技术权利代替做人的基本权利。以階級的政治导向教育来取代人文与与道德教育。整个教育体系更注重英语、专业教育的培养,以成才来牺牲成人,以修业来误导悟道。

  一个只注重眼前利益的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不会立刻就有杀身之祸,但一个注重实利的民族则是极为危险的民族,可能马上就会被打倒打跨。现在的大学里,人文与道德方面的教育是极为缺乏的,我们一些传统的经典名著更多的是放在图书馆里闲置的,毕竟这些教育读多了可能只是使你明理,但你四级不过你却拿不到毕业证,你出不了国,你找不到好工作。我本人不是反对学英语、反对出国、反对学好实用性学科,只是希望我们教育体系里多一些人文与道德的知识结构。

  四、缺少创业教育。

  创业教育与上面三个问题比较起来应该算个子系统,属于父与子,君与臣的关系,为什么把他拿出来,我觉得这是现阶段大学教育的一个通病。

  现在大学教育是个非常奇怪的市场,大学的出口是毕业生分不出去,找不到工作,入口却是千军万马挤大桥(扩招了独木桥变大桥),家长费尽心血也得让孩子读大学。我们现在的毕业生,毕业一个就是在占领一个就业岗位,而不是毕业一个又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饭就那么多,再来人就得饿肚子了。

  没有创业教育的大学毕业生基本上是在浪费就业岗位,而不是在创造就业岗位。社会和教育没有形成一种完善的、科学的培养与引导创业的系统。教育培养的过程就是怎样学会占领就业市场。有个故事说,两个人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只大老虎。A 赶紧从背后取下一双更轻便的运动鞋换上。B 急死了,骂道:“你干嘛呢,再换鞋也跑不过老虎啊!”

  A 说:“我只要跑得比你快就好了。”

  我们培养的毕业生更象是这两个人,只去学能比另一个跑的快的知识与本领,不去学怎么打老虎的技巧,也就是创业的理念,所以每到7月大学毕业的日子,也就是又一批跑得快的人来占领有限资源来了,就象抗日时期日伪军组织的秋收队,只管收获,不管耕耘。

原载:博客中国

  作者:王吉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中国教育缺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