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彬华:从海洋法看中日东海之争

  中国在其东海大陆架成功开采“春晓油气田”的消息,使全体中国人振奋,使部分日本人感到懊恼。日本说它距离中线只有五公里,担心自己权益受到侵害,要中国提供具体资料,还派遣特别调查船到该水域勘探,结果引起了中国的抗议。

  中国不承认日本片面划定的海上中间线,日本也不接受中国的大陆架理论。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全部,根源还是海洋对人类的生存与发展越来越重要,特别是海底资源的开发,新的“蓝色圈地运动”应运而生。国际海洋法也因此日趋复杂,不仅改变了地缘政治学的基本范畴,也使人不得不更重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大陆架的特殊权利

  人类已经历了四次分割海洋的历史。过去是为了建立海上霸权、殖民帝国、扩展贸易,现在则是要分割可资利用的资源。

  二战过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沿海国家,主张捍卫各自的海洋权益,包括捕鱼权和海底资源的开发权,因此出现形形色色的海洋资源争夺战。为了整顿日益混乱的海洋秩序,联合国从1973年至1982年,召开持续了9年的第三次海洋法会议。会议虽然确定了划分海洋的基本原则,但依然面对复杂的具体等问题。

  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主要是围绕领海、海峡、大陆架、专属经济区、群岛、岛屿制度等一系列问题展开讨论,也逐步制定了有关公约。通过《海洋法公约》的制定,确定了“群岛国”概念,使一大片公海成为这些国家的内水;确认了宽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概念,规定了其水面和海底资源的使用权;又重新定义了“大陆架”概念,并规定大陆架可扩展到350海里等等。

  专属经济区既不同于领海,也不同于公海。公约规定,专属经济区的宽度从领海基线量起,以不超过200海里为原则。沿海国在专属经济区内享有勘探和开发、养护和管理海床上覆水域和海床及其底土的自然资源的权利。在专属经济区内,所有国家在有关规定的限制下享有航行和飞越的自由、铺设海底电缆和管理的自由,以及与此有关的其他合法的国际用途。

  大陆架则是传统的、沿海国家视为其陆地领土在海下和向海的自然延伸,因此沿海国对大陆架具有初始的、天然的和排他性的权利。这种权利既无需完成特别的法律程序,亦无需履行任何特定的法律行为,而被视为一种固有的权利。《海洋法公约》承认,沿海国对陆地自然延伸的大陆架,享有特殊的权利。

  有争议的中间线

  划分海洋在亚洲的西太平洋区还是较近期的事。日本有漫长的海岸线,但四面环海,海阔天空,过去就享尽航海、捕捞等所有的利益。与日本相反,中国只有一面向海,但有水深较浅向外伸延的大陆架。从今天的角度来看,由于海底资源--石油和天然气日益重要,大陆架地位也行情看涨。不过与此同时,面对的问题也复杂起来。

  钓鱼岛问题之所以受到有关国家的重视,而且手尾极长,一是因为美国在交还冲绳给日本时,并未将钓鱼诸岛物归原主;二是因为钓鱼岛处于中国大陆架上。经联合国专家勘探证实,海底蕴藏非常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日本估计,东海蕴藏着60亿至70亿吨的石油和天然气,相当于黑海油田的储存量,简直有望成为第二个中东。而且,他们还相信,大部分石油就埋藏在“中日中间线”的日本一侧。

  中国根本不承认日本划定的“中日中间线”,并相信石油就埋藏在中国的东海大陆架上,要划定“中间线”需依据《海洋法公约》协商解决。东海最宽只有630海里,中间划线必然出现一大片“重叠海域”,除了进行磋商、谈判,最终达成协议外,问题不能根本解决。

  东海大陆架是一个广阔而平缓的大陆架,向东伸延到琉球海沟,即在水深2940米的断层戛然而止。历史上,琉球海沟是中国与琉球王国的天然国界,钓鱼岛在海沟的中国一方,便是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的强有力证据。根据大陆架理论,琉球海沟就是中国与现在日本分界的最明显证据。而《海洋法公约》第76条亦规定,大陆架的边缘是2500米的等深线,琉球海沟便扮演着这个角色。

  除了大陆架理论,从相对的沿海国的海岸基线等距离划出中间线,也是分割海洋的一个办法。日本在划分海洋之初,反对设立专属经济区,因为日本远洋渔业和航运业发达,划分海洋反而不利。

  但是,1990年年初,全世界已经有80个国家宣布设立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另21个国家宣布实行200海里的专属捕鱼区制。由于大势所趋,日本改变初衷,宣布设立专属经济区。

  能否共同开发?

  中国和日本都是《海洋法公约》的参加国,但日本不能坐视中国以大陆架原则来划定水域。除了钓鱼岛就在中国大陆架上的原因之外,东海海底资源也有诱惑。同样道理,中国不承认日本划定的中间线。

  海洋法公约有规定,海洋划界不仅可按照自然呈现的界线划定管辖区域,还可通过协商方式解决问题。统计数据显示,有144个沿海国家面对380处海洋边界划定的纠纷,但圆满解决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1984年,美国引用大陆架公约与加拿大解决了缅因湾捕鱼权的纠纷。1969年,德国与丹麦、荷兰同样通过公平协议方式,化解了北海大陆架的油田纠纷,三国在开采和分享北海油田权益方面共同合作。

  中日既然在开发东海海底资源问题上有争执,就应该仿效美洲、欧洲的先例,引用国际海洋法加以解决。而中国倡议“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也是个现实的解决办法,但日本拒绝了这个建议。

  作者:黄彬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从海洋法看中日东海之争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05日 星期四 @ 14:34:53

    1

    一段时间以来,电视上,报纸上都在说“中日友好”,而我们看到的却不是这样,日本右派政客甚至是在职高官一再发出否定日本侵华战争的奇怪论调,甚至公然在大阪的和平大厦前举行否定南京大屠殺的活动,日本首相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篡改历史教科书,侵占我们的钓鱼岛,这难道是中日友好吗?在这种情况下谈什么“中日友好”是不是为时尚早?作为一个有热血的中国人,我们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在和平时期唯一的对抗手段就是经济,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坚决抵制日货,现在国内有人说:抵制日货,同样损害中国企业的利益,我觉得不会,日本作为一个靠外向型经济来发展的岛国,如果我们13亿人都来抵制日货,日本失去了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受影响最大的必定是日本,必然给本不景气的日本经济以致命一击,那时候,日本人才会乖乖的来求我们,等到历史教科书问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钓鱼岛问题都得到解决了,那时侯再谈“中日友好”也不迟。所以说如果我们想让日本人赔礼道歉,承认历史错误,归还我们的钓鱼岛。就只有团结起来,坚决抵制日货!才可以说是击中了日本人的要害,才能体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才能维护我国主权与领土完整。才能做一个扬眉吐气的中国人。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响应我的号召:团结起来,抵制日货!为国家,为民族,也为一个做中国人的尊严。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2:19:15

    2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应该打过去,也杀杀日本佬,杀他十日十夜,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