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博渊:我们应该惧怕什么?——“香蕉共和国”的启示

  西方一些国家瞧不起拉丁美洲国家,私下里给它们起了个“香蕉共和国”的绰号。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就曾告诫国人,要警惕澳大利亚成为“香蕉共和国”。

  这个事情很奇怪。从人文和自然条件方面看,南北美洲没有多少区别。整个美洲大陆都是西方人“发现”的。美国和加拿大的居民主要来自英国,南美和北美的墨西哥则是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拉丁语系民族的殖民地,他们构成了这些国家的主体民族。印欧语系民族和拉丁语系民族有着相同的历史和相同的宗教信仰,都有商品经济头脑和冒险精神。从社会制度看,拉丁美洲除了古巴之外,实行的也都是西方式三权分立的政体,司法独立,中规中矩。但是,一南一北,差距甚大,美国和加拿大经济发达,而拉美发展大都不快,在国际上没有多少发言权。

  据了解情况的朋友说,拉美的问题主要是腐败,而且已经成为顽症。从中,我们是可以得到一些启示的。

  人类社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都有所惧怕,或者惧怕鬼神,或者惧怕皇帝,到了市场经济阶段,则惧怕法律,于是就有各种不同层次的社会秩序。现在,地球上不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已经是凤毛麟角,不实行民主政治的也已经屈指可数。然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速度和水平却千差万别,搞得好的,也不过是那么十几个国家。原因何在?在国民素质。

  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对国民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民主政治是法制政治。居民可以不怕官,不怕皇帝,不怕鬼神,但不能不怕法律。这是一个坎儿,不容易迈过去。这是因为,在这个社会发展阶段,人民大众必须惧怕和遵循自己设置的规则。可是,法律体系也好,民主政体也好,都是人创造和制定的,人有智慧创造它们,也有智慧破坏它们,好比矛和盾一样,所以实行起来难度极大。清末的保皇派看出了困难,说“民主就是无主,共和就是不和”。现在,在我们这里,中央的权威受到挑战,法律的权威又没有树立起来。“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样的话已经人人耳熟能详。“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许多人运用自如,得心应手。早在10多年前,社会上就流行着这么一段民谣:“东风吹,战鼓擂,如今的世界谁怕谁?”天不怕地不怕,何况法律?既然无所畏惧,那就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吧。我们不赞成保皇派的意见,同时又必须承认,我们还没有迈过这道坎儿。拉美国家也没有迈过这道坎儿。全世界只有十几个国家迈过了这道坎儿。

  我国目前出现的种种不良现象,根源都在于此。比如腐败。腐败固然是个体制问题,但根子却在文化之中。在一个无所畏惧的群体之中,一个把法律法规视同儿戏的群体中,腐败很容易成为风气,成为人人见惯而不怪的寻常事,成了人们的行为习惯和思维习惯,一句话,成了一种文化,要想消灭它可就难了。

  湖南省常德市原纪委书记彭晋镛因贪污受贿被判16年徒刑,不久前在狱中谈了对“一把手”的监督问题。他说,党内监督规章制度一大堆,而且还在出台,但没有得到真正落实,流于形式,形同虚设。他说:“监督不力并不完全是制度问题,也是各级领导干部的素质、作风问题。”他认为,真正对“一把手”的监督还是要靠上级,其他诸如舆论监督、人大和政协的监督,以及监察机关的监督,都不容易落到实处,因为人人都怕损害自己的地位和利益,不敢违背“一把手”的意志,更谈不上监督。

  他的话说出了一个被许多人忽视的道理:腐败不仅是个体制问题,而且是个文化问题。看看每天发生的事情吧。那么多怪现象,没有一个适宜的社会环境,能发生吗?没有一个适宜的人文背景,能发生吗?

  这个问题,早在民初就提出来了。一对冤家,一个鲁迅,一个章士钊,政治上针锋相对,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很强调国民教育。我们常说,思想工作不是万能的,还要靠制度约束。其实反过来说也成立,制度不是万能的,还要有优秀的文化。完整的结论是:既要大胆地进行制度创新,建立一个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管理、制约和监督体系,又要十分重视精神文明的教育,创造一个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文化环境。

  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历史性任务。急躁情绪于事无补,不能指望一夜之间把贪官污吏统统杀光,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见的就是湛蓝明净的天空;也不要相信有什么灵丹妙药,早上服下去,下午就可以霍然病除。然而,不图进取更加有害。要锐意改革,锐意创新,把“对策”的空子堵死。有一些人,口头上喊改革,实际上害怕改革,对于许多已经并正在造成巨大损失的制度漏洞视而不见。他们既不向书本学习,也不向实践学习,却总以马克思的嫡传弟子自居,一听到不同的声音,一听到新鲜一点的意见,就仿佛嗅出了敌对势力似的一惊一乍起来。这些人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也应该成为国民教育的对象。

  二次大战后,柏林一片废墟。有美国记者看见德国人在地下室艰难度日,却没有忘记养一支鲜花,他因此断言:一个热爱生活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这个话听起来有些玄乎,但也不是毫无道理。当今世界经济实力最强的5个国家,美、日、德、法、英,两个战败国分别得了第二和第三名,实在是发人深思。如果这个记者看到我们的人一次次地翻越高速公路护栏而被汽车撞死的现象,他也许会说,一个无视法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将成为一个“香蕉共和国”。这个话太刺耳,我们谁都不愿意听,但又不能不承认,它确实是一个时隐时现的幽灵。

  作者:许博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我们应该惧怕什么?——“香蕉共和国”的启示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西班牙语 说:,

    2008年08月28日 星期四 @ 14:44:23

    1

    拉美说西班牙语的国家就是这样,虽然也是民主体制,但经济一塌糊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