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帖龙:谁希望医疗教育产业化?

  我想有三种人希望医疗教育产业化,首先,是大小当权者,他们以国家,或者政府的名义出现,时常叫苦并声称已无法负担对教育医疗的投入;其次,是有产者,他们不在乎产业化带来的冲击,产业化还使他们家人在享受医疗、子女在接受教育方面获得实质优先;第三,是当事的教育和医务工作者,他们横财就手,坐享其成,当然,这中间要排除教育工作者中的乡村中小学教师和医疗工作者中的护士护工为代表的部分护理人员(下同)。

  当权者哭穷是有道理的,“纸上谈税,国家直接或间接‘依靠税收为劳动者造福的事业’中,‘发展社會主義科学、文化、教育和卫生’是放在前列的,原因大略是类似事业无利可图至多微利可期,但现实中国,当医疗卫生和教育都成为暴利产业,当科学和文化事业不断生产百万富翁,而为‘劳动者’声讨愤恨的时候,相关投入的税收与劳动者的福祗还有关联吗?”(《交税做什么?》)教育与医疗产业化,不依赖税收生存,政府得以抛掉包袱,金装上阵,确保税收能够专款专用专项投入——维持和拉升公款吃喝购养用……

  有产者也乐于看到医疗教育产业化,产业化后,不是谁都可以享受医疗和教育服务的,有产身份地位相关的待遇凸显出来,有产者何等骄傲自豪。要知道,有产者可不愿意“三甲”医院熙来攘往都是蠢笨如牛出臭汗的工人和衣衫褴褛带粪臭的农民;有产者也不愿意国家级重点中学倒退到毛泽东时代,至多几元钱可以读完一学期高中,从而充斥着卑贱庸俗的工农子弟。有产者有钱,看重环境和条件,在乎圈子和档次,理当享受良好的教育和上好的医护,绝不能够与十亿庸众为伍……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当事者,直接受益者——人民教师与人民医生“被动挨打”顺势而为,窃喜狂喜,手术刀终胜剃刀,蜡炬成金,钱烧不完,告别清贫,告别孤寒,白衣天使和灵魂工程师同时升天……

  奇怪的是,在医疗教育产业化进程中,人们最少说道和埋怨的就是当事者,我却觉得教育和医务工作者需要指责与鞭挞,何况,他们大多数已经成为阔绰的有产者,一些人更成为实质的当权者。

  我认为,医疗教育产业化与教育医务工作者惟利是图贪得无厌有很大关系,人心不足蛇吞象,狮子大开口的结果,“国家和政府”的医疗与教育投入越发显得杯水车薪,办学办医经费始终紧张,当权者当然有权趁势叫嚷不堪重负,大倡推向市场,实行产业化。

  媒体报道,上海“开心药店”药价比同行平均低47% ,却包赚不赔,但同行并不参与降价竞争,依然运营自如。我认为原因很简单,医院把药价高抬着,药店的价格始终要比医院便宜。医院与药店相比,药品的正常盈利外,院方额外要赚,科室额外要赚,医生个人额外还要赚,无论以基金还是奖金的名目,级级都在疯狂提成疯狂赚。而作为个人,医生奖金与护士的系数比至少2比1,还有病患红包与药商回扣,人民医生充分享受着“工资基本不动”的人民公仆待遇,买房买车买商铺心态行止一路走高。发生连续自杀事件的涌泉村农民年均收入200余元,但在我们这里,县医院麻师已不耐烦接受200元以下的红包而往乡镇医院“帮忙”……

  大医精诚,人民医生欲壑难填;德高为师,人民教师会满足“衣取蔽寒,食取充腹”吗?

  还在早几年,北京的一个调查,已经宣布大中小学教师光荣跻身20种高薪职业,与证券业务人员、职业股民、影视制作人员、IT行业从业者等为伍,而且,“排名靠前”。时至今日,落实到教书育人,教师敬业毋宁说敬神,敬财神,对学时费的要求,中学教师已是几十上百元,大学教师则是成百上千元。富豪化的教育产业,盛产厉二房(北京教授厉以宁提出小康标准至少包括二套住宅)杨三房(广东学者杨绍练包养三个“二奶”)之类东西自然而然。我认识省城一年青博导,未到40岁,有价值几十万住房,时常出国,一出去就拿“比工资高几十倍”的外汇收入,“全都落了自己腰包”,但还不断给我诉苦,因为,他不断地接触身家千万的老板……

  教育与医务工作者身价越来越高,胃口越来越大,人往高处走,由奢入俭难,直上九霄的欲求,当然希望教育医疗产业化,而且渴望做大做强。他们清楚,只要有一亿中国人支持与支撑(党员、团员、股民、网民之类人数都在6000万左右),哪怕有十亿人口看不起病,子女读不起书,并无碍新中国医疗教育事业日新月异迅猛发展……

  当权者、有产者和当事者同心同德,医疗教育产业化有回头之日吗?

  作者:蜀帖龙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谁希望医疗教育产业化?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陈震 说:,

    2008年01月05日 星期六 @ 01:48:56

    1

    谁最不希望教育产业化?第一是家长,第二是教师。
    不知蜀帖龙是从事何种职业,若仅是评论家,那么请嘴下留情。我是做老师的,现在说下我所看到的真实情况。
    1、你提到的厉以宁之流,请问你可知道他每年给本校学生授课几节,都教授哪些课程。真实情况是,富起来的教师只是那些挂有各种职称、专家的名头的领导们。我所在的学校,教授享有各种津贴,月工资(可见)可达5000元,他们每年仅教授一门课程,甚至以党课充数,他们的其他收入源于各种活动评审。而作为我们一线教师,每年有课时限制(不得少于300学时,不得超过400学时),以助教为例(大学中,中级和初级职称的教师往往是教学主力),一学时为8元(讲师10元),以此计算,每年授课所得为2400元,其他工资有套改标准(大家可以对照下),这样算下来一月工资高不过3000,低的仅为2000,这些教师除担任教学任务外,还有诸如科研,学生等工作要做。对于民工兄弟来说,我们的工资是高了很多了。但是绝无你所提及高薪一说。
    2、作为教师最不希望教育产业化。因为这意味着学生素质下降(贫困但是有才华的学生因为学费无法上学)。我的同事担任班主任期间,每有学生因困难无法吃饭,总是将工资借给他们,有时还带学生到自家去吃。我们努力不让学生因贫穷辍学,但是我们的工资又能资助几人。
    3、每每说到教育行业,总说国家支出不够,是否属实呢。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提交给本次两会的提案《关于党政机关带头发扬艰苦奋斗传统的建议》中,有一组数据是:“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至2003年的25年间,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87倍。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19.03%,这个比重,比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美国的9.9%分别高出16.65、14.84、 13.97、12.53、11.93和9.13个百分点。而且近年来行政管理费用增长还在大跨度上升,平均每年增长23%!”而我们国家的教育支出仅为3.28%。
    这说明了什么呢?那么这3.28个百分点是不是都真正落实到教育上,或是教育工作者身上,或者教育设施上呢。2003年教职工总数为:1505160;专职教师总是为:749201。教师人数不到总人数的一半,这个说明了什么。
    教育行业中有没有希望产业化,当然有,就是那些领导,可凭借这产业化可以为自家某确更多利益和更大的官位。
    引用周济部长的话:骂教育部可以,但是不要骂教师!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