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台湾“南向政策”的回顾与展望

  “南向政策”的起源与发展

  由于东南亚在地理上邻近我国台湾地区,加上当地华裔人口众多,在历史、文化上与台湾关系历来密切。李登辉时代,台湾当局于1994年至1996年推动“加强对东南亚地区经贸工作纲领”,实施范围包含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新加坡、越南、汶莱等东盟7国,这就是台湾当局推行“南向政策”的起源。

  随后为了应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加强对东南亚地区经贸工作纲领”于1996年底实施期满后,经讨论审核自1997年1月起延长3年至1999年12月。并将实施范围扩大到老挝、缅甸、柬埔寨、澳大亚与纽芬兰等国,该纲领更名为“加强对东南亚及纽澳地区经贸工作纲领”。

  1999年底该工作纲领实施届满,台湾当局认为东盟将扩大与东北亚经济合作,并成立“东盟加3”,为应对其对台湾当局可能产生的影响,并减少对中国大陆的经济依赖,台湾当局再次将该工作纲领再延长3年,至2003年12月。台湾当局希望籍此增强台湾当局对东南亚地区的经贸优势与竞争力,并保持既有的经济“外交”成果。为拓展台湾当局的外交空间,台湾当局将对美国、日本、欧盟及东南亚的关系作为其“外交工作”的四大重点,而“南向政策”也成为台湾当局增进与亚太地区各国关系的努力方向之一。

  “南向政策”的具体作法

  目前东南亚各国都以发展经济为施政目标,而经贸力量是台湾当局推动外交工作的重要手段。台湾当局鼓励台商支持“南向政策”,其具体作法如下:

  一、试图与各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鉴于区域贸易协定已成为国际经济发展主流,为避免被排挤出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之外,台湾试图与东南亚各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台湾当局积极推动与新加坡签署“台新自由贸易协定”,以加强双边关系,并希望此举能产生“示范作用”,作为台湾当局与东南亚各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开端,降低中国经济的强大吸附作用。

  二、利用亚太经合组织(APEC)与世贸组织(WTO) 等国际组织:台湾当局企图通过利用亚太经合会(APEC)与世界贸易组织(WTO) 的“正式成员身份”,争取与东南亚各国以双边部长会议等形式交往,增加与各国的协商机会,推动经济对话,“以经促政”,争取各国对台湾参与区域内合作的支持。

  三、签订相关协定:台湾“外交部”驻外各馆所除继续搜集当地政治经济情报为台商作参考外,还与各国相关单位保持密切联系,要求解决台商实际困难,并利用官方与民间的双边经贸会议,协商改善台商各方面的问题,排除贸易与投资的障碍,并签订投资保证协定、避免双重课税协定、货品暂许通关协定和产品合作备忘录等。

  四、成立“东南亚国会亲台小组”:加强官员互访一直是台湾“外交部”的工作重点。为推动“南向政策”,台湾成立了“台湾与东盟各国国会议员联谊会”,以此强化政经关系,保护当地台商权益,进而促使台湾当局与各国关系的稳固。2003年,该组织的会员国——菲律宾,曾在国际社会上为台湾申请加入WHA摇旗呐喊

  五、运用“全方位力量”:“南向政策”以经贸为主轴,台湾“经济部”现在试图自东南亚增加进口原料及天然气等,另外台湾当局还对引进东南亚国家的劳务、进行农渔业合作及文化交流等表示出浓厚兴趣,希望能在经济的各个领域进行合作。

  六、发挥台商组织及亲台华裔团体的力量:目前台湾当局驻东南亚各馆处均设有24小时紧急联络电话,对于当地台商及游客随时提供紧急援助,另外还设立紧急应变小组,在所在国发生大规模动乱时,迅速与所在国外交部和治安部门联系。另外“外交部”还与经济部、财政部、教育部和侨委会等相关单位配合解决海外台商与岛内相关单位的问题,如金融贷款、台商学校、子女教育、签证及训练服务等。而且教育部目前在东南亚成立6所侨胞学校,此外还派遣“外交志愿者”前往协助侨胞学校教学。

  台商在当地经济圈内人脉关系颇为广阔,且有部分人对“台獨”抱同情态度,甘愿为台湾与所在国的政府机关担任桥梁。

  “南向政策”所面临的问题:

  近10年来台湾当局提出“南向政策”后,台湾当局加强了与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双边会谈等级,提升了泰国、印尼等驻外馆处地位,还与各国签订各项加强保护台商投资及避免双重课税的协定。另外根据台湾当局的统计资料,截至2002年12月,台湾当局对东南亚的投资总额为416亿多美元,是亚洲四小龙在东南亚投资最多的国家。

  而在台湾当局积极推动“南向政策”之际,由于受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及根据当地台商投资厂商种种反应,台湾当局面临重重困境:

  一、区域边缘化的忧虑:台湾对中国大陆的经济依存度急剧上升,已占台湾整体出口的24% ,而2002年11月在柬埔寨举行的第八届东盟高峰会暨第六次“东盟加3”高峰会,中国大陆已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定”,将自2003年起的10年内,完成“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相关谈判,预计中国对东盟各方面的影响力将大幅增加,因此,今后台湾当局在地区内必将边缘化,怎样才能平衡台商海外投资,把台商资金引往东南亚,减轻中国大陆未来对台湾经济的吸附,争取东南亚各国协助台湾当局参与区域性事务,是台湾当局不可逃避的重要课题。

  二、台商投资营运风险:东南亚各国发展程度悬殊,而且不少国家正值经济转型期,政治局势动荡。亚洲金融危机过后,东南亚各国虽已渐趋稳定,但是治安欠佳、劳工运动、社会暴动事件和货币贬值,都严重影响台商的投资意向。部分国家还存在基础建设欠缺,水力、电力、道路及港口设施不足,经贸政策不符合国际规范,甚至规定外国人不准购买土地等问题,也不利台商前往投资。

  三、台商亟盼台湾当局伸出援手:当地台商亟盼台湾当局协助事项主要者有:辅助设立各地台商协会,向驻在国交涉购买台商协会会馆,及维护海外台商的人身安全、鼓励台湾当局银行前往设立分行,提供金融服务,放宽融资限制、解决海外台北学校经营困难,包括以替代役解决师资,当局接手经营,及其教职人员纳入私立学校退抚制度体是、研究海外台商纳入全民健保承保范围,放宽台商子弟侨居资格、国内专家赴当地指导,协助取得最新经营理念与技术,以协助转型升级,提高竞争能力,并对其返台受训员工协助解决签证问题等。

  结论

  台湾当局当局推动南向政策“有其一贯性、整体性与计划性,台湾当局利用民间、岛内与海外台商,用经济利益作诱饵,试图与东南亚各国发展”实质关系“。台湾当局通过”第二轨道“,与东南亚各国维持密切的经贸往来及各领域交流,则东南亚各国可能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维持与台湾当局的关系。

  作者是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

  作者电子邮件:12291229122912@sohu.com

  作者:王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湾“南向政策”的回顾与展望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6:01:58

    1

    共產黨一向對內殘忍殺中國人毫不手軟,對外卑躬屈膝,對台工作是政治不是軍事武器。
    任何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的理想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 權能區分 政治體制。孫中山創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而非政府有權騎在人民頭上。一面將兒女財產送往國外享受民主,一面自己對人民實施極權專制。
    台灣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四種權,台灣是經過訓政再憲政,人民完全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沒有台灣人想和專制集權獨裁政權統一。除非驅逐馬列外來政權,恢復中華光榮傳統。
    台灣人對李登輝陳水扁背叛三民主義雖深惡痛絕但比起共產黨還是好很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