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德国法西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尤其是给欧洲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欧洲人民并没有忘记这段历史,但欧洲人民对希特勒法西斯的仇恨并没有转移到对现在德国的仇恨,没有人将过去的法西斯德国与现在的德国相提并论,也没有人担心德国纳粹复活。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德国有深刻的反省和真诚的忏悔。

  过去的德意志联邦以及现在的德国领袖,都对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犹太人造成的巨大痛苦进行深刻忏悔,从来没有为法西斯的侵略和屠殺行经进行辩解。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宿敌”法国真诚道歉,因此赢得了法国的宽容,为法德和解奠定了基础,也为欧洲和平做出了贡献。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他面对的是600万犹太人的尸体,他是“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了”。历届德国总统和总理都能够正视历史,向被侵略占领的国家人民真诚道歉。1985年5月8日是德国投降日,当时的西德总统魏茨泽克发表讲话,认为德国在战后四十年一直将这一天定为“战败日”是不妥的,“今天我们大家应当说,5月8日是解放的日子,它把我们大家从国家社會主義的独裁中解放出来了。”1995年6月,科尔总理继勃兰特之后,双膝下跪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道歉。事实上,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德国人在经历了很短的感情反复之后,就对本民族应该承担的责任有了比较客观和清醒的认识。联邦德国的历任总统和总理奥多尔• 豪斯、阿登纳、赫尔佐克、约翰内斯、科尔、谢尔等人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时机代表德国人民进行了反思、道歉和忏悔。同时,为教育后人,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在教科书中增加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内容,以起到警钟长鸣的教育作用。除了语言道歉和精神忏悔以外,德国还制定相关法律,防止纳粹沉渣泛起。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的战争赔偿态度也是相当明确的,先后向波兰、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等受害国家尤其是受害的犹太民族赔偿近1100亿马克,约合550亿美元。

  不仅如此,战后60多年过去了,德国仍在心甘情愿地进行彻底的赔偿。1998年,德国现任总理施罗德在获得大选胜利后发誓,要对那些还没有获得赔偿的纳粹受害者进行赔偿。德国的一些大公司如西门子、奔驰、大众等,提出了为“纳粹劳工”设立巨额赔偿基金,一共拿出50亿美元,进行最后一次对纳粹迫害的100多万劳工幸存者的赔偿。

  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对亚洲各国发动了侵略战争,给亚洲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但战后亚洲的日本在道歉、忏悔、赔偿等方面与欧洲的德国截然不同,日本虽然口头上也对被侵略占领的亚洲各国进行道歉,但并不是诚心诚意。主要表现在:

  (一)历届日本政府从首相到阁员,从来没间断过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对此,包括中国、韩国、朝鲜以及东南亚各国,政府和民间都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日本政府官员年年参拜,中国和亚洲各国年年抗议。年年参拜,日本政府一直在惹怒亚洲各国人民,年年抗议,日本政府也年年道歉,但就是在参拜问题上没有使日本深刻反省。还不知道这种参拜——抗议——道歉——再参拜——再抗议——再道歉的格式延续到何年何月,日本与亚洲各国如何能彼此信任?

  日本部分阁员和议员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是自觉自愿真心诚意的,同时也经常表示对过去的战争深刻反省,日本要“谦虚地回顾过去,坚持永不再战的誓言”(小泉)。这与参拜是矛盾的,对日本的愤怒应该也是源于这一点。实质问题并不在于靖国神社参拜,而在于参拜的对象,正是因为发动侵略战争的东条英机等战犯灵位摆放在神社内,参拜就是为战犯招魂,证明日本政府不思悔过,并且实际上煽动了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各国依然构成威胁。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本月8日晚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下榻饭店回答随行记者的提问时表示,今后每年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针对中国的抗议之声,小泉竟然称“(参拜)将不会成为中日友好的障碍”,同时他还表示对于恢复已经中断多时的首脑互访也不会产生障碍。小泉的这一行为,势必会再度引起亚洲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

  德国人在与国际社会一道追踪逮捕纳粹战犯,而日本人却在参拜东条英机等战犯。德国人的道歉得到了欧洲各国的认同,使德国容于欧洲社会,并成为欧洲的领袖之一,是欧盟的核心国家;日本人的参拜让亚洲各国心寒,长久下去只能造成亚洲国家对日本的警惕,如何能产生一个团结的亚洲?

  (二)战后日本的右翼势力一直在教科书上做文章,篡改日本侵略的历史,美化日本侵略的历史。日本在1982年和1986年曾先后两次发生歪曲史实、美化侵略战争的教科书事件。在日本及亚洲各国舆论的强烈谴责下,日本政府制定了编撰教科书的“邻国条款”,即向有关各国承诺,对历史教科书问题“要从获得国际理解和国际合作的角度出发,给予必要的考虑”。但日本政府审定的2002年版“新历史教科书”,以混淆、洗刷、贴金这三种伎俩篡改历史事实,尽力掩盖并粉饰美化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罪责。日本与德国的做法完全相反。德国政府坚定站在反法西斯一方,“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为教育后人,德国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在教科书中增加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内容,以起到警钟长鸣的教育作用。除了语言道歉和精神忏悔以外,德国还制定相关法律,防止纳粹沉渣泛起。

  (三)在民间赔偿方面,日本政府缺乏诚意,一直拒绝在日本侵略战争中遭受苦难的劳工、慰安妇等要求赔偿的正义要求。德国的几家大公司联合为“纳粹劳工”设立赔偿基金,日本的大公司为什么不能模仿德国,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战争劳工设立赔偿基金呢?虽然政府之间达成了协议,已经终止的战争赔偿,但民间赔偿与战争赔偿完全可以分开来看。日本在中国遗留的炸弹、化学武器,毫无疑问因该由日本进行清理和销毁,并且对因为遗留炸弹、化学武器伤害的中国人进行赔偿。今年8月4日发生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的日本化学武器泄露事件,造成40多名中国平民受伤和一人死亡,日本方面对此应该以积极的态度进行处理和赔偿。中方向日方提出的要求包括:日方为这次事件正式道歉,日方向中国伤亡人员提供适当协助,日方负责清理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但日本拒绝使用“赔偿”字眼,日本政府不同意以赔偿的方式支付,也不同意道歉。日本的做法显然缺乏诚意,这不仅影响中日关系,也引起中国民众强烈的不满,给中日和解和友好制造了严重的障碍。

  日本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对于亚洲的团结和发展极为重要。应当承认,没有日本与亚洲各国的和解,亚洲就是政治分裂的亚洲。因为日本是世界上第二号经济强国,日本对亚洲各国有着巨额经济援助,经济贸易更是紧密相联,不可分割。但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并非意味着政治上的一致。而我们看到政治上的巨大分歧,将会影响相互信任,乃至影响到经济贸易发展。日本与中国、韩国的关系尤为重要,在我看来,只要取得中国与韩国的谅解,整个亚洲与日本的怨恨就会一了百了。

  2003年11月24日

  赵达功电子邮件:zhaodagong@yahoo.com.cn,zhaodagong@hotmail.com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