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云:奥运金牌的陷阱

  1984年7月29日,一位叫许海峰的中国人,在洛杉矶普拉多射击场击发的最后一枪,以总成绩566环获该届奥运会的首枚金牌,这是中国获得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许海峰也许没有想到,他这一枪也同时打开了一个陷阱――奥运金牌的陷阱。

  随着许海峰的这一枪,中国沸腾了。尽管那时中国还没有电视直播,报纸和电台传播着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许海峰捅破了一层叫‘东亚病夫’的纸,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亲自为他颁奖”,“一个积弱百年的大国,经历了生死涅槃之后,这个东方巨人在1984年的洛杉矶宣布了自己的醒来。”从此体育一下成为中国人实现“强国梦”的象征。

  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国队夺得15枚金牌,排名第四,这个金牌的名次使我们找到了可以产生自豪感和畅快心情的那种东西。从此,奥运金牌的数量和名次,成为中国人新的强国梦的寄托。

  这次中国政府又没有让中国人失望,中国队的奥运会金牌数量逐年上升,2000年悉尼奥运会获得创纪录的28枚金牌,排名世界第三,比第二位的俄罗斯仅少4枚,中国俨然成为世界第三位的体育大国。奥运会场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此起彼伏奏响的国歌,让中国人感到强国之梦已经离我们不远。

  历史有时总要和人们开玩笑,1960年代到1970年代的军事强国梦,把中国军事引上一条畸形发展的歧途;而1980年代燃起的体育强国梦,又把中国体育引入一条畸形发展的歧途,在不知不觉中,中国正在陷入一个奥运金牌的陷阱。

  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前,国家体委只是一个不太受重视的穷单位,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待遇也不高。那时的体育界还没有摆脱毛泽东时代“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体育思想,国家体委的办体育宗旨是提高人民的身体素质,即毛泽东说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而许海峰的那一声枪响,使国家体委的办体育宗旨,一下子从大众体育猛然转移到了竞技体育。此后中国政府提高了运动员和教练员待遇,改善了运动员的训练设备和体育设施,不过那时的提高程度还是有限的。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中国队辜负了人们的厚望,仅获得5枚金牌,被后人称为“兵败汉城”。

  “兵败汉城”让中国政府明白了夺金牌的难度:奥运金牌有很大的偶然性,单靠少量明星运动员是很危险的,必须要搞人海战术,用“东方不亮西方亮”来确保奥运金牌的数量。此后中国政府大幅度提高了体育经费,并提出一个以争夺奥运金牌为目标的体育发展计划――《奥运争光计划纲要》。

  《奥运争光计划纲要》提出,建立一支人数多达17000人左右的以争夺奥运金牌为目标的专业运动员队伍,专职教练员人数也要达到4900人。该计划还提出了具体的奋斗目标:在2000年第27届奥运会上,取得金牌名次在第二集团的领先地位,缩小与第一集团的差距,达成具有80个以上奖牌的争夺实力。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中国队获得28枚金牌,奖牌总数为59枚,基本达到了《奥运争光计划纲要》提出的要求。面对中国老百姓的金牌期待,中国队交了一份让他们满意的答卷。一时间大家沉浸在振奋的喜悦之中,中国在体育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证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的“体育一等国”,中国人的强国梦已经在体育这个领域提前实现了。这次雅典奥运会显示出来的人们对金牌的渴望和期待,可以说中国人对奥运金牌已经达到“崇拜”的地步。

  就在人们为中国奥运健儿的金牌自豪振奋的时候,他们也许不知道,一枚奥运金牌的成本代价有多大。中国为争夺奥运金牌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中国用于备战奥运会和体育方面的投资是多少?中国官员对此都是讳莫如深,只是听到体育界的人这样讲:“我们的费用是逐年增加的,我们的费用是得到保证的”。

  尽管如此,从各种渠道还是透露出一些信息。据国家射击队介绍,他们练习所使用的枪支、弹药、飞碟均从国外进口,可以想象射击队每天训练的日常消耗不会是一个小数目;据国家羽毛球队介绍,他们每年出国参加外事比赛的费用达六、七百万元。中国各种运动队每年都要出国参加大量的外事比赛,那么整个中国队的外事比赛费用每年应该在亿元以上。

  国家体操队教练钱奎说:从2001到2003年,国家体操队每年的费用为2000万元,这只是体操队的训练费用,并不包括运动场馆的建设费用。这样国家体操队备战奥运4年,训练费用就要花去8000万元。如果体操队得到三枚金牌,一枚金牌的成本是2700万元;如果只得到一枚金牌,一枚金牌的成本就是8000万元。

  这只是最简单地计算奥运金牌的训练成本,没有把运动员早期培养的费用计算在内,实际上一枚金牌所花费的费用远远高于这个数字。我国主要是以“少年体校”的方式来培养运动员的,培养一个运动员大约需要花费七、八年的时间,所有的费用都由国家负担。现在中国各地少年体校的在校生约有20万人,如果每人每年花费的培训费用为2万元的话,那么20万人一年就要花费40亿元。

  体育总局科研所的研究员李力研透露了这样一个数字: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体育总局事业费每年10亿元;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时,体育总局事业费涨到每年30亿元;2000年悉尼奥运会,体育总局事业费又涨到每年50亿元。按这个数据计算,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就要花费200亿元。如果这次中国队获得30枚金牌,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真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

  据报道,俄罗斯为了备战雅典奥运会,2004年的体育经费增加了三倍达到33亿卢布,合计人民币约4亿元,而以前俄罗斯的体育经费每年只相当于1亿多人民币,俄罗斯备战雅典奥运会4年的体育开支不超过8亿人民币。俄罗斯这次夺得30枚以上的金牌应该没有问题,这样俄罗斯每枚金牌的成本差不多是2500万人民币,而中国则是7亿人民币。中国夺得一枚奥运金牌的成本为俄罗斯的28倍。

  为什么中国的奥运金牌如此昂贵?原来中国又掉进了奥运金牌的另一个陷阱,就是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是根据欧美人的身材特点来设置的。欧美人身材普遍高大,力量和速度是他们的强项;亚太人身材普遍矮小,灵巧和技术是我们的强项。奥运之王的田径比赛项目,是根据欧美人的身材特点制定的,基本都是跑、投等速度和力量的竞技,这就使身材相对矮小的中国人很难与身材高大的欧美人抗衡,因此夺牌的成本就很高。

  如果田径设置一些灵巧型比赛项目,比如爬杆(以前曾是奥运项目,后被取消)、跳绳、秋千、武术等,欧美人的身体比较笨重,必难于取胜。所以中国应该联合印度、印尼、日本等亚洲人口大国,向奥运会提出修改比赛项目,多设置一些有利于亚洲人种的比赛项目。亚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60% 以上,可是亚洲的奥运金牌数却远远落在欧美后面,这是一件不正常的事。真的是因为亚洲人是病夫吗?我看奥运比赛项目设置的不公平,是造成亚洲奥运金牌偏少的主要原因。

  然而中国体委的对策却是“削足适履”,不积极向奥委会抗争项目,而是削自己的脚来硬穿奥运会这双鞋,自然使得中国奥运金牌的成本异常昂贵。前一段时间传闻2008年北京奥运会要增加武术项目,现在似乎是没戏了,好像中国方面也没有特别抗争。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中国体委又提出了一个“119工程”,就是在田径、游泳、水上等119个枚金牌的奥运亮点项目上重点投入,与欧美国家展开“高端体育”的全面竞争。原来体委的官员听到了老百姓的一些议论:“世界影响大的、群众喜欢看的项目(田径、足球等)没赢,大家不感兴趣的东西拿了一堆奖牌。”119工程的出笼,就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要求”,提高金牌的含金量,改变中国在田径、游泳、水上等含金量高的项目上亮点太少的被动局面,塑造一个真正一流体育强国的形象。

  可是“119工程”挑战的正是中国人的体格最不合适的比赛项目,中国人的先天体格差距注定了“119工程”必然失败。至今为此,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在“119项目”上很少拿到金牌,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而中国体委还在向这个违反自然规律的不现实工程里,大把大把地投钱,他们说:“不追求金牌的体育就是失败的体育,我们对于金牌的追求是不计成本的。”

  真是“不追求金牌的体育就是失败的体育”吗?前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退任后回到他的湖南老家,在家乡说了这样一番感叹的话:“我当政最大的遗憾是人民的体质改善得还不够快,日本人的体质提高得比我们快,二战后他们的平均身高增加了12厘米,而我们还不到4厘米。我这个1. 68米的个头,回到家乡居然算是个大个子,太不像话了。”搞体育出身的伍绍祖的这番话,应该让“金牌第一”的国家体委当政者,有一点反思和清醒。我们的体育,已经忘记增强大众体质的本来宗旨,变成一部争夺奥运金牌的机器。

  一般人很难体会“亿元”单位的金钱是一笔多大的财富,因此这里用对比的方式来帮助大家理解中国体育的花费有多大。去年中国“神舟”载人飞船发射成功,航天办主任谢名苞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已经开展10多年,使用资金约为180亿元人民币。”而10多年来,中国用于体育的经费超过了360亿元,足够搞两个载人飞船的项目。我们也许该问:是奥运金牌的含金量大,还是神舟飞船的含金量大?

  近年来中国向俄罗斯购买了不少先进武器,比如排水量8000吨“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每艘价格4亿美元),“基洛级”常规动力潜艇(每艘价格9000万美元),SU- 27先进战斗机(每架价格3500万美元)……。对比一下,中国为准备雅典奥运会,4年间花费200亿人民币,约合25亿美元,这笔经费可以购买6艘导弹驱逐舰,27艘潜艇,70架先进战斗机。200亿元已足够组建一只现代化的舰队了,可以说备战雅典奥运花的钱让我们失去一只现代化的舰队。

  1999年8月31日,一群人聚集在颐和园东宫门,庆祝颐和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建设部副部长赵宝江讲话说:“颐和园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中国的骄傲……。”可是这个让中国骄傲的颐和园,却是挪用海军军费建成的,它的建设让中国失去了一只也曾经是中国骄傲的北洋舰队,更给中国带来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今天当我们批评满清政府挪用军费造花园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想到,我们现在也在变相地挪用军费去打造奥运金牌。是为国争光的奥运金牌重要,还是保家卫国的军舰战机重要?

  去年联合国官员托马舍夫斯基考察了中国的教育状况后,批评中国政府对教育不够重视,其实每个中国人都能切身体会到中国教育现状的危机。我们的官员们一提到办教育,就会面露愁容地说:地方政府资金难,没有钱啊。地方政府真的没有钱吗?

  最近在《陕西日报》上看到一篇题为“省体育事业成果丰硕”的报道,文中说:“借西部大开发及四城会的东风,我省扩建、改建了一批体育场馆,全省各级政府共投资近20亿元,扩大体育用地6000余亩,其中省体育场等设施建设达到亚洲一流。”陕西是中国的贫困省,陕西是全国失学儿童比较严重的地区,而陕西省却在没有钱修建小学的同时,花20亿元来修建亚洲一流的体育场馆。可见在我们的官员心中,“教育工程”的份量,和“奥运工程”比起来,实在是太轻了。

  为了使中国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上学,海内外的华人发起了“希望工程”捐款活动,帮助贫困地区修建“希望小学”。为失学儿童修建一所希望小学的费用不过20万元左右,而夺取一枚奥运金牌的成本则要7亿元,用这笔钱可建造3500所希望小学。如果按每所小学100人计算,建造3500所希望小学,就能挽救35万儿童避免成为文盲。打个不恰当比方:中国队每拿一枚奥运金牌,就要付出35万儿童失去受教育机会的代价。如果把备战雅典奥运会的200亿元用来办教育,能够修建10万所希望小学,可以让1000万失学儿童上学读书。假如你坐在领导人的位置上支配这200亿元,你是选择夺取30枚奥运金牌,还是选择让1000万失学儿童上学读书呢?

  2000年悉尼奥运会,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投资3. 2亿美元,用于体育场馆建设和城市改造。希腊是50年来承办奥运会的最小国家,但希腊是奥运会的故乡,希腊政府为了办好这届奥运会,提出了33亿美元的预算,为悉尼奥运会投资的10倍以上。由于希腊的计划过于宏伟庞大,在实际修建过程中不断超支,现在已超过70亿美元,据预测雅典奥运会的最终花费可能高达120亿美元,这笔开销将使希腊人20年喘不过气。不过好在希腊已从欧盟获得了经费补助。

  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之后,中国的气魄更大,北京奥运会的投资预算额为350亿美元,是奥运史上破纪录的最大规模投资,可见中国人对奥运会和奥运金牌已经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了。但我们也应该知道这样一个常识:把中国比作一个金字塔的话,科技、教育、国防就是金字塔的基底,而竞技体育则是修建在基底之上的金字塔顶尖。奥运的狂热正使我们作出非理智的行动,我们正在抽取金字塔基底的砖瓦,去修造它的顶尖。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中国这座金字塔总有一天要失去平衡而崩塌。

  好在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对奢华的北京奥运工程做重大的修改。位于北京市北辰东路的2008年奥运会主会场――国家体育场,是瑞士建筑师赫尔佐格设计的鸟巢形超现代建筑。这个“鸟巢”体育场的造价高达35亿元,有一个可开启的屋顶,能容纳10万观众。现在“鸟巢”体育场的修建已经停工,它正在修改设计方案,去掉可开启的屋顶,以减少造价。2004年7月27日,北京市市长王岐山传达了上级“节俭办奥运”的精神,他说:在筹办2008年奥运会过程中,北京奥组委及其他相关部门必须牢固树立“节俭办奥运”的观念,尽最大努力降低工程造价。

  曾几何时,要办一届“盛况空前”的北京奥运这种大操大办的宣传销声匿迹,“节俭办奥运”悄悄成为北京奥运的主旋律,大概中国政府领导人察觉到中国的国力已越来越承受不起倾尽资源发展“金牌体育”的重荷。有人甚至提出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取消国家体育总局等庞大体育机构,学习西方国家的办体育方法,国家只负责大众体育,把竞技体育交给民间去办。

  在另一方面,中国老百姓对奥运金牌的要求“水涨船高”,也把中国体育推进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人们对奥运金牌的期待越来越高,不仅要求奥运金牌的数量一届比一届多,而且希望获得更多田径、游泳等含金量高的金牌,这就给中国体委一个很大的社会压力。为了满足老百姓“水涨船高”的要求,体委不得不进一步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以保证向老百姓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为了确保2008年北京奥运夺金牌的数量和质量,体委将扩大国家队的编制,增设国家二队,把目前1300多人的国家队扩大到3000人以上。但在扩大体育队伍的背后,又会带来多少成本开支的增加呢?

  在各种媒体的轰轰烈烈宣传下,奥运金牌的竞争已经上升到国家荣辱的竞争,记者们正在编织奥运金牌让中国赢得了世界的尊重的神话。可是他们偏偏忘了交待一件重要的事情:体育只代表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一个侧面,而并非全部。前苏联、前东德的奥运金牌数都大大超过西方国家,可是前苏联、前东德非但没有赢得世界的尊重,反而自己土崩瓦解了。这个前车之鉴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一个国家赢得世界的尊重要靠综合国力,而综合国力的提升要靠“科教兴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点燃“奥运金牌”这股虚火,难道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吗?我们固然盼望夺得更多的奥运金牌,但我们也应该明白:奥运金牌承受不起我们所有的强国梦。

  现在奥运金牌已经变成一个汲取国家金钱财富的陷阱,它让我们陷得越来越深而又难于自拔。我们应该回想一下40年前军事强国梦的教训。40年后的今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原子弹是我们需要的,但它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不能为它付出太多。然而在40年前的当时,如果有人提议“我们不要为造原子弹付出太多”,会有几个人能听得进去呢?

  今天我们又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在人们对奥运金牌欢呼雀跃的时候,如果有人说:“奥运金牌是我们需要的,但是它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不能为它付出太多”,又会有几个人能听进去呢?也许20年后,等我们舔着奥运金牌强国梦给我们带来的创痛时,人们才会明白:今天的我们多么幼稚。

  作者:林思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奥运金牌的陷阱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kkkk 说:,

    2008年02月10日 星期日 @ 12:45:15

    1

    妇人之见~

    回复

    路过 在 五月 12th, 2008 14:58:16 回复:

    你是挺假虎的那个kkkk?

  2. wuqin 说:,

    2008年05月12日 星期一 @ 15:24:33

    2

    如果这个都被你打入妇人只见,真不知道你kkkk有何高见????我非常赞同楼主的文章。虽然现在政府不会接纳你的意见

    回复

  3. EWE 说:,

    2008年08月07日 星期四 @ 16:24:43

    3

    楼主简直就是SB,国人并不非要得几快金牌,至少我经历过几届奥运会我没听有人说一定要拿几快金牌,只是每当得一块金牌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这很正常吧

    回复

  4. XXX 说:,

    2008年08月24日 星期日 @ 04:03:39

    4

    我觉得楼主的文章比较有见地,这次奥运会确实有点过了!

    回复

  5. Ladios Sopp 说:,

    2010年10月05日 星期二 @ 17:08:04

    5

    作者一指中的..中國根本還是停流在一個妒忌和矛盾的思想…所以先出現這些自大及愛面子的態度
    我簡說一下..先說妒忌..中國本新政治體系不全,沒自由,不開放,沒有言論自由更別說民主等等.簡之而且就是殘缺.理由我相信大家都知道..
    而且面對比自己開放自由又強大的國家..只能做到的就只有出一些面子戲 例如奧運金牌及(幾乎只有中國人)的世博
    在矛盾方面..這個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名當中就清楚可見..民主的成分是佔全部的.但是現時的中國則完全相反..
    另外一方面國民又怎麼反美,反日,實際上在科技,文化上都是外國及日本引來的..其實怎麼反來反去.無非都是因為自大面引起
    在心理學上..當一個人愈自悲..就會愈表現出自大 一個國家都是一樣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