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标:谁该对“教育产业化”负责?

           “一声产业化,双泪落君前!”

  9月2日,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在网上回答问题时说, 教育部历来是坚决反对教育产业化的,因为教育是一个要体现社会公平的最重要的部门,教育是一种崇高的公益事业,对凡是能够接受教育的人都要提供教育,所以将教育产业化违背了我们的办学宗旨,也违背了我们的办学方针,也直接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可以说,直接违背了我们社會主義制度的一个根本原则。所以产业化的问题,我们教育部是坚决反对的,是绝对不能把教育产业化的,教育产业化了,就毁掉了教育事业了。

  其实,在此之前,教育部部长周济也曾明确指出,现阶段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要反对“教育福利化”和“教育产业化”这两种倾向。他指出,现阶段必须坚持教育的公益性原则,教育发展要以政府投入为主,应加强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使教育成为政府一项最重要的工作。

  曾几何时,“教育产业化”甚嚣尘上,从党政官员、教育界到媒体,到处充斥着“教育产业化”的喧嚣之声,一夜之间,“教育产业化”成了潘多拉的匣子,一经打开,便释放出无数的不公和闻所未闻的教育腐败:上大学分数不够钱来凑,额外加收数万元的“降分费”,还有什么“热门”专业的“赞助费”……五花八门、丑态百出。没上录取线但家中有钱的考生可以上大学,成绩优秀因家贫的被迫放弃入学。连没有“教育产业化”一说的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校也不甘寂寞,硬挤上“教育产业化”这趟充满铜臭味的班车,什么“名校”、“重点校”,“尖子班”、“重点班”,以至于整个教育资源严重畸形,不少学生失去应有的教育机会,应有的公平公正,在本应斯文的教育界首先丧失。可以说,“教育产业化”的恶果,已触目惊心,暴露无遗,令无数国人极度愤慨。

  问题是,对诸如此类的现象,不少有识之士曾提出强烈的批评和质疑,许多有良知的人还为此撰文、上书及组织专门讨论,呼吁我们的教育绝不能搞产业化。但是,这些可贵的忧国忧民的声音几乎被淹没在金钱追逐的泡沫之中,没人能听得进去。已不仅仅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而是说清了也白说,近年来,我们有谁见到过教育行政部门的行政首长出来就此表态、解决实际问题?依然是你说你的,我搞我的。最令人气愤的是,一些人还从中渔利、为虎作伥,本该纯洁的教育圣地被搞得乌烟瘴气,一边是教育腐败连连发生,一边是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苦不堪言,甚至可以说是民不聊生,更有那些贫困的、失学的甚至那些跳楼的学生乃至家长也时有耳闻。毫不夸张地说,“教育产业化”的恶果可套用一首唐诗来形容:“国人十三亿,学子万万千。一声产业化,双泪落君前。”

  “‘教育产业化’、‘学校公司化’的观念和搞‘公办新机制’、卖公办学校的做法,不符合完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要求,必须坚决制止”,好在高层已经明察“教育产业化”的恶果,我们也确实该感谢周济部长张保庆副部长的上述表态,但我还是要与教育部顶一下真:中国的“教育产业化”,难道就在这一声姗姗来迟“反对”表态中过去了吗?为什么当初对那些抨击和反对之声,我们的教育部充耳不闻?谁该对“教育产业化”已经产生的严重恶果和混乱局面负责?应不应当有人为此负责、检讨?从教育部乃至地方各级地导,退一步说,即便是现在着手纠正,既往不咎、罚不责众的话,我们也该听到起码的一声道歉,尽管这种道歉已无济于事,但毕竟反映出政府改正的诚意和态度。

  作者:卢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谁该对“教育产业化”负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