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汉平:白领丽人,嫁人为何这么难?

  深圳海丽达国际幼稚园是深圳规模和名气都比较大的一家私办幼儿园。每逢过年过节,园里举行集体联欢舞会,校监戴小姐总会邀上一大帮朋友参加。并且每次都会提醒朋友们多带一些单身汉去。开始,大家以多带人是为了热闹,后来才知道,海丽达下属7 间分园,有女教师近200 人,俨然一个“女儿国”。论条件,这些老师无论学历、人品、长像,个个都不错。但由于种种原因,80% 的幼师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随着年岁的增长,进入大龄行列的越来越多。如何把这些老师嫁出去,以便让她们更加安心工作,成了管理者们的一块心病。因此,除了逢年过节,学校平时也经常组织老师们集体联欢。借此机会邀请一些单身汉充当“药引子”,为“女儿国”的老师们带来生机与机会。

  像海丽达这种未婚女集体愁嫁的现象,在深圳许多行业和单位都存在。前不久湖南卫视《玫瑰之约》为海南航空公司的空姐做了一期特别节目,更加证明了现代白领愁嫁已不是地域性的个别现象,而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

  深圳到底有多少白领待字闺中,虽然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只要稍稍留意一下身边,谁不认识几个难嫁的女友?

  事业有成:低不就高不成深圳是座特殊的城市,它要求女孩子也要像男人一样先立业后成家。许多女孩就是在创业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进入大龄行列的。这类人难嫁的原因是低不就高不成。

  江映红是个典型的事业型女孩。她于1992年底来闯深圳。起初在一家外贸公司做文员,工资不高,又不包吃住,生存压力很大。为了改变处境,她克服种种困难,参加成人高考和自学外语。两年后,虽然还像刚来时一样身无分文,但凭着大专文凭和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在另一家外贸公司一进去就做了业务员。做业务竞争激烈,江映红整天像男孩子一样奔走于客户之间,算计于毫厘之中,不知不觉变成了风风火火做事狼吞虎咽吃饭大步流星走路的“工作狂”。忘了生命的花期还有另一场约会。

  转眼到了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开美容美发城的湖南老乡。因对方要出国,把店转让给她。没想到一个美发店一年就赚了30多万,她压住心中的狂喜,倾其所有,又开了两间规模更大的连锁店。再后来,她像滚雪球一样,把13间店开到了深圳市区和宝安龙岗两区的大街小巷。

  终于她拥有了3 套商品房和两部小车。作为女人,事业做到这一步已算相当成功。但是,同样作为女人,她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尽快把已经31岁的自己嫁出去。

  从小到大,江映红都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在艰苦创业的日子里,她始终坚信等到事业有成时,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包括自己的终身大事。因此,在苦苦奋斗的几年间,她拒绝了外界提供的一切机会,不花丝毫心思去打理自己的感情世界。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患了绝症,在医院的病床上给她下“最后通牒”,也许江映红到现在也意识不到要把自己嫁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江映红的父亲病逝多年。她与母亲和妹妹相依为命。按老家的习俗,姐姐不出嫁,妹妹是不可以嫁人的。看着俩女儿年龄一天天大了,做母亲的心里别提有多焦急。特别是1998年夏天,母亲被确诊患了肝癌,江映红的精神支柱一夜间轰然倒塌。她强迫自己把店里所有的工作都交给经理去做。自己的任务是在一年内把自己嫁出去。

  开始,她对自己挺有信心。明知长相一般,征婚的条件却蛮高。不但要求对方年龄要相当,事业要有成,而且要有儒雅的风度和重感情。接触一些人之后,她发现条件好的不是嫌她年龄太大,就是嫌她不够漂亮。于是,她只好将征婚的标准降低些,这样,对她感兴趣的人倒是多了,但吸引来的人素质都很差,一来二去就知道是冲着她的钱来的。偶尔有一两个素质高的,对方却又嫌她是女强人,不够女人味。半年下来,江映红的自尊心和自信心被伤得一塌糊涂。

  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江映红感觉到了如山的压力。为了安慰母亲,她终于勉强接受了一个男子,对方是个公务员,心术不是很正,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想要什么。但江映红没有办法,她别无选择。

  登记后,他们一起来到母亲的病榻前,母亲定定地看了许久,始终没有露出半点笑容。不久,母亲就去世了,因为临终前没有见到母亲欣慰的笑容,江映红突然醒悟似地反了悔。她用一套房子作代价,办完离婚手续后才办母亲的丧事。直到现在,江映红坚持认为自己是未婚的。只在妹妹面前才说我已经结过婚了,找到合适的你就嫁吧。事实上,已经27岁的妹妹也成了老大难。

  一个人,无论男女,一旦拥有了成功的事业和财富,他们择偶的标准都会水涨船高。成功的女人总希望找一个更成功的男人作丈夫。而成功的男人则总希望找一个更年轻更漂亮更清纯的女人作另一半。于是矛盾产生了:在成功的男人面前,事业与财富不如年轻与漂亮富有竞争力;在平庸的男人面前,事业与财富又成了成功女人心理上越不过去的坎。正是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两难选择,导致许多事业有成的女人自然只有恨嫁的份。

  宁缺毋滥:高处不胜寒深圳是一座移民城,这里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才子佳人。基于深圳人年龄小学历高素质好这个特殊原因,使得这座年轻的城市不但崇尚新的生活方式与新的生活观念,而且特别看重个人的生活质量。在深圳的大龄白领中,有许多学历和素质都很高、长相与气质也很好的女孩。她们之所以难嫁,不是难在嫁不出去,而是因为找不到如意郎君而不愿意嫁。

  我曾听一位母亲讲过她女儿的故事。这位50多岁风趣乐观教了一辈子书的母亲,本来是应该值得骄傲与自豪的。她家3 个孩子出了4 个博士。两个男的是儿子和女婿。两个女的是姐妹俩。儿子成家后在上海一家外资银行工作。大女儿和女婿已移民加拿大。只有未婚的王洋留美回来后在香港一家证券公司上班。每周往返深港两地,很孝顺地陪伴在父母身边。

  照理说这样的家庭和这样的母亲应该是令人羡慕的。可是,谁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就是女儿王洋的婚事让老太太操碎了心。原来,王洋不但人长得靓丽,而且气质非凡,加上博士学位和不菲的经济收入,很自然地使她成了缺少知音的“高山流水”。

  据母亲说,女儿只在大学的时候很投入地谈过一次恋爱。当时,为了让女儿能像哥哥妹妹一样学有所成,母亲持坚决反对态度。王洋很听话,没有做太多的斗争就选择了与男友分手。但细心的母亲发现,女儿是忍痛割爱。后来,王洋果然不负众望,顺利地考取了博士学位。但从此,做母亲的再也没见女儿很认真地谈过恋爱。母亲曾试着问过女儿原因,王洋总是轻描淡写地解释说找不到感觉。为此,母亲很后悔,不该反对女儿在大学时代谈恋爱。

  有一次见到王洋,我跟她说起她母亲的心思。王洋立马反驳说她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嫁不出去的原因。她妈承认是自己不该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反对她恋爱,这是自动聚焦。她能理解做母亲的心情,但这与她无法随便爱上一个人是毫无关联的。我继续追问王洋,年龄大了会不会适当降低择偶标准?王洋很无奈地笑了笑,打了个比方。她说每年中秋节,香港和深圳的许多酒家会推出一系列价格昂贵的月饼来应节。每当八月十五一过,剩下的月饼就没有市场了。这时候有的希望酒家能低价处理这些月饼。可是酒家却偏偏宁可扔掉,也不降价处理。其实月饼的成本是很低的,酒家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原因是他们考虑到一旦这样做,来年中秋节人们就专等过完节后再买月饼,那样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王洋说她就是中秋节后的月饼,即使扔掉,也不能掉价。

  正如王洋的母亲所说,在嫁人方面,博士后真不如脸皮厚。像王洋这种特例在深圳是很少的,但像王洋一样在谈婚论嫁方面有高处不胜寒之感的人却大有人在。如果把男人和女人比作两座山,那么在山的不同高处,一一对应着一群不同层次的男人和女人,他们都渴望找到自己的对应点,但由于缺少机缘,他们无法一一如愿。于是,男人便说深圳没有好女人;女人则怨深圳找不到爱情。事实上,追求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是因,高处不胜寒才是果。

  渴望婚姻,不相信爱情如果说低不就高不成是少数事业有成的白领嫁人难的主要原因,那么,不相信深圳有爱情则是深圳绝大多数大龄白领难嫁人的真正原因。尽管深圳是个崇尚新潮与前卫的现代都市,但真正愿意过独身生活的男女并不多见。许多大龄女虽然嘴上说得很洒脱,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一个人过不是挺好吗?但内心里个个是一颗恨嫁的心。

  为什么这些大龄白领想嫁而又不敢言嫁呢?这里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深圳的小伙子们具备结婚条件的并不多。他们大多数两手空空来闯深圳,一年半载能找到一份稳定工作的已是万幸;三年五年能攒上3 万5 万的已是凤毛麟角。结婚总得有房子吧?可是靠工资供房得多少年呀?因此买房买车,成了压在深圳小伙子们头上的两座大山,不结婚,一个人赚钱一个人花,当然绰绰有余,而且行动也自由,一旦结婚,立即变得一无所有。于是,大多数小伙子知难而退,选择了单人床上偶尔睡两个人的生活。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的无奈选择。这种选择的背后饱含着小伙子们的难言之苦。但在女人看来,这完全是男人的一种“花心”。这种“误会”(估且称为“误会”吧)很大程度地从心理上造成了女性情感指数的下跌和对爱情的不相信。最终导致恨嫁的人不敢相信爱情。

  不敢相信爱情的女人也分两种。一种是感情上曾经受过伤害。她们要么有过一段苦涩的初恋;要么曾经被一个已婚的男人爱得死去活来。这种女人貌似玩世不恭,对感情上的事抱无所谓的态度,实际上她们的感情和内心都很脆弱,她们与男人相处就像狼与狗的对峙,开始互不信任,一旦发现对方属于同一科目,立马就会变得友好而热情。

  曾经有个女孩自称一眼就能看透男人,她说从男人手上的戒痕就能判断对方有没有结婚;从男人的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发现他有没有说谎。后来,她终于恋爱了。对方只说了一句“我们很般配,你嫁给我吧。”她真的就被套进去了。最后苦恋3 年,终成无果之花。女孩自我安慰:“他并没有伤害我,他只是离开了我。”女孩至今未嫁,理由是既然有优秀的他来伤害我,为什么没有更优秀的男人来救我呢?

  另一种不相信爱情的女孩,其实什么伤害也没有受过。她们只是听多了关于女人上当受骗的传说和报道之后,对男人过于敏感与小心罢了。其实,感情上的事情,只要是自愿的,怎么能说是上当受骗呢?!如果真是不自愿的,又怎么可能上当受骗呢?这类女孩完全是自己把自己骗进了情感的误区。

  总之,作为一个现代女性,无论曾经在感情上遭遇过怎样的悲欢离合,你都不要成为自我封闭的女人,守着过去的回忆,像老牛反刍一样不停咀嚼。须知浑然不觉间,岁月会无情地在你脸上留下铬印。那时,外面的世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你却人不再年轻,心不再浪漫。

摘自:深圳青年

  作者:蔡汉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白领丽人,嫁人为何这么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