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凭什么说“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今年以来,已连续发生五起震惊社会的校园、幼儿园凶杀案,数十名幼儿和少年受到伤害(注)。不同地域的罪犯选择了几乎相同的施暴对象--少年儿童--这个世界最可爱、最无辜、最不该承担这一切的人。

  面对日益严重的反社会恐怖案件,一家省级报纸呼吁说:“希望各个幼儿园、学校尤其是社会力量办学单位加强管理,杜绝类似事件发生,这是他们的责任,更是整个社会的责任。”加强防范是应该的,但是我实在搞不明白,“杜绝类似事件发生”怎么就成了“整个社会的责任”?真是好事不赖秃丫头,作为全社会成员之一的我,为什么要承担这份责任?

  我们国家但凡有了什么好事,媒体总要归功于这个,归功于那个,从来不说归功于全社会。怎么发生了恶性案件,有了责任就想起来要全社会承担责任了?

  说到责任,最好先看看导致案发的原因。报刊上几位专家的分析很有道理,现摘录如下。济南市省府前街小学党支部书记杨静娴谈到山东莒县贾庆友案时说,当前不断加剧的贫富分化等各种社会问题,导致个别人心理失衡甚至心理变态,他们没有别的表达渠道,就可能将对社会的仇恨不满情绪,发泄到儿童身上。

  犯罪学家、江西社科院法学教授李云龙谈到苏州市吴中杨国柱的作案动机时说,因为他家里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产生了一种绝望的心理,对社会仇恨并希望通过报复社会的方式来引起社会关注。由于他无力报复直接仇人,作为残疾人的他便选择更弱势的群体来泄愤。

  如何理解制造河北辛集幼儿园杀人案疑犯马闯犯罪动机?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犯罪心理学专家王艳荣教授认为,马闯与马加爵、靳如超等人的行为属于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这种反社会人格心理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一旦发泄会带来很大的危害。

  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所有案犯都没有体面职业,没有不菲收入,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少享受社会福利,很少得到社会救助。与“运气来了不由人,风吹草帽扣鹌鹑”的主儿截然相反,他们属于“喝凉水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的失意者。是备受社会歧视,看不到希望和前途的弱者。社会潜规则从来都是富的怕穷的,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两极分化才是他们犯罪的根源所在。

  那么谁掌握着社会资源的分配权呢?是全社会吗?国家出台的重大政策哪次公开向全社会征询过意见?国家确定的重大项目(如建设世纪坛、国家大剧院)哪次事先召开过听证会?我认识的人不算少,大家对两极分化的日趋严重无不深恶痛绝且忧心忡忡,可谁曾把他们的意见当成回事。政策由政府定,钱由政府花,资源由政府支配,出了事凭什么让全社会负责?

  虽然是一介草民,但我深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作为社会一分子,我对国家负有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可是我有什么权利负责呢?就以两极分化问题为例,我在五年前就写过《莫等物极再反》、《腐败的要害是两极分化》等文章。可是没有一家媒体刊登,可以说我没有言论自由权力。

  我对政府财政开支暗箱操作、机构庞大臃肿意见很大,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所有批评建议都如石沉大海,可以说我没有对政府的批评建议权。

  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选官的权利。尽管我有选举区县级人大代表的权利,但没有一个人大代表向我陈述过自己的立场和主张,他们到人大都干了些什么,我一无所知。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我没有选举权。

  我想对严重的社会分配不公问题游行示威抗议。可前车之鉴告诉我,这样做除了碰得头破血流,不可能有其他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我一样都享受不到,又让我如何履行公民责任?

  一个有权力却推卸责任的政府,一个没有权利,却被赋予无限责任的社会--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现实。可不少官员殚精竭虑,拒不政改就是要保住这样的局面。他们当然无所顾忌,因为他们除了将自己保护的如临大敌,早将亲属迁到了海外。

  当然,无奈的老百姓已习惯成自然,因为他们不可能拔着头发离开生养自己的土地。只是那些被边缘化的群体中,总有一些人不甘于此,于是便有了一次次恶性案件的发生。而那些选择了制造反社会的恐怖案件的人是不计后果的。

  如果能找到本拉登,他们会成为人体炸弹;如果投奔梁山,他们会成为拼命三郎;如果结交上黑社会,他们会成为冷血杀手;如果他们能像靳如超(制造石家庄108人死亡,5人重伤特大爆炸案的凶犯)一样得到炸药,恐怕比靳如超有过之无不及。

  在我看来,此类事件只是刚刚拉开序幕。多年前我就说过,社会加速两极分化必然导致恶性案件越来越多。今后随着贫困家庭培养的大学生失业,很难想象未来的社会治安是什么局面。只要社会不断孳生无助无望的群体,谁知道他们将来能捅出多大的漏子。

  国家需要调整政策了,给社会边缘群体以关怀、温暖、帮助,使他们重获生活希望才是政府第一位工作。如果面对日趋严重的两极分化视若无睹,还把形象工程当成压倒一切的任务,等待我们的必将是国无宁日。

  胡錦濤总书记在纪念人大成立五十五周年大会上庄严提出了依宪治国。宪法若能逐字逐句得到落实,必然会成为国人的福祉。老百姓只有充分享受宪法赋予的全部权利才可能真正负起公民责任,只有亿万公民真正负责之日,才是国家安定和谐健康发展之时。抛开这个前提讲“整个社会的责任”,无异于痴人说梦。

  注:9月20日,山东莒县第一实验小学发生一起恶性事件,一名男子持菜刀砍伤25名小学生。目前疑犯被抓获,犯罪嫌疑人贾庆友系莒县农机公司下岗职工,37岁,现为公交车司机。

  9月11日,苏州市吴中区小剑桥幼儿园,28名小朋友被持刀歹徒杨国柱砍伤。杨用随身携带的汽油、爆竹等实施进一步犯罪行为时,被迅速赶来的巡逻人员擒获。杨国柱是江苏沭阳农民,41岁,独身、右腿微瘸,曾在吴中区小商品市场摆了一个修钟表摊。其父母因儿子计划生育被罚,两年前双双服毒自杀。

  8月17日,石家庄市妇女儿童教育活动中心5楼的英语教室内,两名儿童被持刀歹徒张开林劫持,歹徒后被当场击伤,两名儿童被成功解救。张开林35岁,是贵州省威宁县秀水镇大寨村大寨组人,家庭经济状况在当地属于中下等,主要靠贩卖中药材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案发前张曾向该园教师索要300元钱,教师不给。

  8月4日,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幼儿园,14名孩子和3名教师被该幼儿园门卫徐和平砍伤,二名幼儿被砍死。53岁的徐和平有精神病史。该园计划在下个月关闭,这使曾经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徐和平担心丢掉工作。

  2月27日,歹徒马闯手持利斧闯入辛集市安定街亨盛小区蒙太梭幼儿园,辛集市中医院护士郭钗为保护幼儿园内的63个孩子壮烈牺牲,其4岁的儿子也惨死于歹徒的斧下。34岁的马闯是辛集市辛集镇陈马庄村农民,做卖菜生意不顺。

  作者电子邮件:reyal@vip.sina.com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凭什么说“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09日 星期一 @ 08:34:52

    1

    说得好!不是中央看不到这种局面,而是中央无力改变这种局面,投鼠忌器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