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愚:问责空白与执政能力

  《中国青年报》9月18日报道,大连出台新规,市长可以对不认真贯彻落实法律法规等16种行为“行政问责”,此外还规定,被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向市政府提出附有相关证据材料举报、控告的,市长也可以对其问责。此前,媒体也曾报道了一些市、县出台对下属问责措施的情况。这些问责的实施对人民群众当然是一种福音。

  但是,出台了对下属问责措施的地方,有没有出台对县长、市长问责的配套措施呢?不知道。相信也许没有。如果有,记者们焉会置含金量更高的新闻而不顾?对咱们中国的国情来说,诚如“党纪国法一肩挑”的常德市原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彭晋镛在有恃无恐地腐败堕落时所言: “中国的这种体制,还是一把手说了算”,“我毕竟是市领导,没人敢查我。”因此,从新闻价值上说,市长问责下属的新闻,远不如怎样加强对重权在握的一把手的监督和问责的新闻更重要。

  是咱中国的省长市长县长们不需要加强这样的问责监督吗?回答不仅是,而且更需要。沈阳原市长慕绥新的腐败只是市长腐败的一个代表。从基层某长到县长、市长一路边腐边升,“成长”为厅长、省长、部长的也不是没有其人。一个县,一个市,如果只有对下属的监督,而没有以这个县、市最高行政长官的监督,起码可以说这种监督是一种关键环节有明显缺失的监督。在一个建构系统内,上梁与下梁是一个有机统一体,上梁不正必然导致倾塌。许多窝案的发生也正是这个道理,你不腐败就不能在他那个窝里呆下去。因此,很盼望能够有对一个县一个市乃至一个省、一个部和最高长官问责条例的出现。由谁对他们问责呢?当然是与其相关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说到这里,又一个问责空白出现了:在一个县,一个市,谁是权力更大或者是拥有拍板定案重权的一把手?当然是县委书记、市委书记了。然而,又由谁来行使对他们的问责权呢?由同级党员代表大会?这个党代会的常任制还在低层次小范围的试验之中,能不能发挥起对同级党内一把手的问责还是疑问。在我们国家的政体中,东南西北中,党是总揽全局的,如果只能在党内问责,而党外人士、非党群众却对问责无缘置喙,岂非怪事?这与党内一把手的权力无限是不对称的。如利用手中权力大肆“卖官”的原绥化市委书记马德利,貌似好干部、实为大贪官的吉林省原省委副秘书长、白山市委书记王纯等,就只有等他自取灭亡之后才能算总账吗?

  问责空白的存在,不仅使监督缺失,以致绝对的权力易于滋生绝对的腐败,也严重影响和制约着我们党的执政能力的提高和加强。如何加强对一县一市最高行政长官及党内一把手的监督和问责,不仅是我们反腐和廉政建设所避不开的话题,也是提高我们党的执政能力所避不开的话题。从这一点上可以说,认为党内监督制度体系基本形成的观点还为时尚早。

  新闻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4-09/18/content_1993816.htm

  http://news.sina.com.cn/c/2004-07-21/06133771711.shtml

  作者电子邮件: byly9999@yahoo.com.cn

  作者:百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问责空白与执政能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