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选民素质低”质疑

  全世界选举基本上都是直接选举,世人谈到选举概念,都会理解为直接选举地方长官或国家领导人。能否直接选举也是衡量国家民主水平的主要标志。可是在我国,公民的选举权仅限于选举区县级人大代表。在谈到国人直选权利时,常有貌似官方的代表出面撰文,振振有辞的以国民素质低不宜进行直选予以否定。笔者对此深为不解,提出四点质疑如下:

  一、谁有权利判断国民素质高低?

  公民选举权(注:以下所称选举权除了特别说明外都是指直接选举)是宪法规定的,属于公民的极其重要权利。是无数革命先烈、仁人志士流血牺牲殊死奋斗换来的胜利成果,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如果权力者认为“国民素质低”,需要长期推迟直接选举。应该由权威机构制定“国民素质标准”,明确素质高低具体界限。让全体国民知道达到什么标准只能参加代选,达到什么标准才能直选。这是关系到十亿人根本利益的大事,几个貌似官方的代表根本没有资格解释宪法。必须经过全国人大讨论通过后,由国家机关正式发布文告才能算数。

  二、选民需要什么样的素质?

  说到选民素质,首先要看选民所承担的责任。直接选举地方长官不是修改基因图谱,不是设计神州五号航天,不是阐述马列经典……选民只是投出属于自己的一票,选择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人掌权。至于该选哪个人,选民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判断就足够了。

  人从出生的一刻就开始了判断利害,加上各种后天训练,到十八周岁完全能够独立作出趋利避害的选择。因此这个星球上几乎所有国家都规定,无论階級出身、政治立场、宗教信仰、文化程度,只要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都有选举权。

  我国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素有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的说法。如果等老少边穷地区人员素质赶上沿海发达地区的水平,至少还得三十年。相对落后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总不能以此为借口不搞直选吧?

  再过100年,即使中国的经济实力远远超过了美国,所有中国人的素质也不可能同时达到一个水准。大千世界从来都是柳下惠与盗柘同在,雷锋与马蜂并存。如果非要等所有人的素质都达到雷锋水平,选举恐怕已经失去意义。而更大的可能是地球又有了沧桑之变,人类存在与否都成了问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解放战争时期国共两党谈判,共产党把直接选举作为主要谈判条件。当年全国至少有一半文盲,共产党并不认为国民素质低。并在当时的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上发表社论说,不搞民主永远不懂得民主,只有在游泳中才能学会游泳。如今六十多年过去了,官方舆论反倒说今天的老百姓素质低不能直选。其间的逻辑关系何在?谁能给个明白解释?

  三、谁是国民素质低的始作俑者?

  先说说政治信仰和政治立场。过去国人把毛泽东当成大救星,无限忠于毛主席,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后来国家对毛泽东极左路线予以全面否定,今天的宪法依然把毛泽东思想当成国家指导思想,但在政治实践中又看不到毛泽东思想的踪影。如此大起大落,否定之否定,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把国人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政治素质从何谈起?

  国民文化水平低政府难辞其咎。宪法规定的义务教育早被有关部门篡改为有偿教育和教育产业化。日本国早在150年前远远落后于满清王朝时,就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普及了小学义务教育。去年我国GDP 超过了10万亿元,政府仍然未能兑现义务教育。多少年来,国家对教育拨款远远低于世界4%的平均水平,国人文化水平不能提高怨谁?

  若说中国人思想水平低纯属自打耳光。我国的政治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从不间断,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政工机构和政治思想工作者,主流媒体更是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所宣传的据说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先进的思想,官方人士为了否定直选宁可如此贬低自己工作业绩,真是匪夷所思。

  道德水平低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社会风气每况愈下,原因很简单:民德为草,官德为风,风吹草偃。如今贪官污吏如雨后的蘑菇,硕鼠成灾法不责众,官场上盛行劣币驱逐良币。上梁如此之歪,下梁何以正之?

  明明是执政能力差造成了国民素质低,现在某些人物却倒打一耙,说由于国民素质低,不能进行直接选举。如此翻云覆雨,草民还复何言?

  四、选举的目的是什么?

  选举说到底是一种形式或曰手段,目的是解决由谁授权问题。社会需要有官僚管理,自古以来通行的是君权神授,臣权君授。如果上司授予的所有官职都是孔孟、包拯、焦裕禄式的公仆,根本没有必要兴师动众搞选举。

  权力的属性是向授权者负责。上级任命的官,只向上级负责。这些年来,我们虽然搞了一些民主形式,但真正的民主选举远远没有到位。基本上是由一把手或少数人钦定官职,由此导致了买卖官职成风,贪官丛生,民怨沸腾。如今腐败到了什么程度我不敢妄言,但我坚信没有一个城市的土地、建设、规划、城建局长敢让纪委监察部门清点全部家产,以证明自己清白。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初就把让人民当家做主作为奋斗的根本目标。人民当家做主最基本的一条,就是由人民通过选举将权力授予合格的官员,这也是世界上所有民主共和国的共同做法。

  选民不一定能选出最好的人掌权,但有所掌权者必须接受选民监督,只要官员敢出轨,就会受到惩罚直到被扫地出门。上司任命的官也许是最好的人选,但由于他们不受监督,很容易蜕化变质。这就是选举与任命权力的根本区别。

  民主选举也不一定是最佳办法,但古今中外的实践证明,在解决权为民所用的问题上,没有比民主选举更好的办法。

  十六届四中全会专门研究了提高执政能力问题,这是个可喜的进步。然而,只要用筷子吃饭的人都知道,提高执政能力的关键是管住官员,管官的根本途径就是由选民直接选举官员。

  直接选举完全符合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符合叁個代表和权为民所用的思想理论,符合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更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和愿望,又是世界潮流之所向,不要继续拖下去了。

  作者电子邮件:reyal@vip.sina.com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选民素质低”质疑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dEEPwATER 说:,

    2008年03月06日 星期四 @ 03:02:55

    1

    中国非要到了死地才能后生吗?也许等到了死地就永远的死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