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政改难的原因

  政治体制改革难以推进,根源在于利益--既得利益者不愿放弃特权。这个难度究竟有多大呢?如果就事论事阐述,恐怕能写一本厚书。不过还有一个简单方法:有比较才有鉴别,用一个熟悉的参照物进行比对,大家就很容易理解另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经过筛选后我发现,与特权相映成趣,最合适的参照物就是吸食海洛因。特权是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吸毒是被严历禁止的社会现象。两者虽然风马牛不相及,可一旦为人所用,便会产生惊人的异曲同工之效。试比较如下:

  使用前后都有极大反差。正常人从吸毒那一天起,就如魔鬼附体,从此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特权对于人也有奇效。人的天性是屁股决定脑袋,除了华盛顿等极个别圣人,一般人得到特权无不上演川剧绝活--变脸。(当然如果政府每月给我一万元工资,配上汽车别墅,我也不写这类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文章)。前辈文人们大都进行了同样的角色转换,他们年轻时曾写下不少传世佳作,凡后来居官者,再无上档次作品问世,令人扼腕叹息。

  都能给使用者以强烈快感。吸毒者能享受飘飘欲仙的幻觉。特权者“出则舆车,入则高座。堂上一呼,阶下百喏。见者侧目视,侧足立”(蒲松龄语)。呼风唤雨,气使颐指,予杀予夺,其快可知。

  都容易上瘾。无论意志多么坚强的人,只要尝上一口毒品就再难舍弃,而且量越吸越大,最终成为无法自拔的瘾君子。人在掌权之前剌血明志诅咒发誓与特权划清界限,拥有特权后大都把权力运用到极致,以最大化地满足私欲。特权随着官位的上升而扩大,所有尝到特权甜头的人,无不得陇望蜀。爬到社会金字塔的顶层,成了他们人生的最大乐趣和最高追求。

  都会使人丧失良知。吸毒者为获得毒品,背信弃义,伤天害理全然不顾。官员为获得更大特权,曲意逢迎,指鹿为马,翻云覆雨,什么卑鄙龌龊事都能干出来。

  都难以戒除。但凡沾上毒瘾的人,想戒掉可谓难于上青天(当然,也有极个别成功者)。对于那些有滋有味享受特权的人来说,取消他们的既得利益,无异于摘掉贾宝玉的通灵宝玉,不亚于强制戒掉毒瘾。多少大权独揽的高官卸任不久便驾鹤西去,主要原因就是无法承受权去茶凉无人问津的失落。事实上古往今来,拥有最高特权者无不与权力生死与共。

  当然,特权与吸毒不同处太多了。试举几例:吸毒是自杀,特权则是侵占公众社会资源;吸毒被政府严刑竣法禁止,特权往往受到政府全力保护;吸毒可以使当事者万念俱灰倾家荡产,特权则能使民众怨声载道充满失望无奈……

  通过这样的比较,特权的本质特征便凸现在世人面前,政治体制改革难以启动的原因顿时明朗--因为政改说到底是恢复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权利,限制和约束官员的权力(主要是特权)。

  作者电子邮件:reyal@vip.sina.com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政改难的原因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