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明:警惕香港经济模式的负面影响

  香港经济总体上讲是一种投机性经济,在香港,有很多的商人,非常富有,但鲜见真正的企业家。香港的很多大公司名称里都挂着“实业”两个字,仔细一打听,大多数是房地产开发商。

  制造业在香港的比例不超过5%,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同等规模的发达经济体中,瑞士、北欧诸国制造业的比重都在三分之一以上,并且有在世界领先的行业技术,比如瑞士的钟表、瑞典的汽车制造、机械加工、芬兰的通讯等等。

  人口数量不如香港的新加坡,国内毫无自然资源可言,但在国家经济发展中仍然把制造业放在重要位置,目前新加坡的石油加工和电子产品的产值在排名上都位居世界前列。

  以上几个经济体的经济优势得益于他们在制造业上的支撑――由于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拥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和较高的市场占有率,所以这些经济体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极强的市场竞争能力。

  反观香港经济,在上个世纪60年代时期,曾经有过很好的制造业基础,当时的香港的钟表、玩具、成衣制造在世界市场上占有很高份额,如果在以后几十年间将其产业不断升级,以香港的人才优势和地缘优势,香港在制造业上的发展是不可限量的。

  但从上世纪70年代初期开始,香港经济走上了一条奇怪的道路――以房地产业作为核心产业――用人为控制的价格升幅――来制造出一起全香港人共同参与的传销游戏。

  房地产业逐渐成为香港经济的主导产业,经济模式成为买楼、炒楼,然后在家里打麻将坐等房地产业的升值。

  为了让这一模式能够持续运转,当时的港英政府采取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土地供给制度和土地拍卖制度――这一制度曾经是被广泛褒扬的,表明港英政府治港有方的主要举措。

  在港英政府土地供给制度的背后是一道简单的经济学命题,即香港有旺盛的房屋需求,而房地产市场的核心资源――土地――完全控制在港英政府手中,通过对土地供给的有计划的适度饥饿控制,香港保持了房屋价格的单边持续上扬。从这层意义上讲,香港经济模式具有很强烈的计划经济特色,只不过它很好地利用了供给和需求的市场杠杆,而且计算得非常精确,让这种不合常规的单边上涨势头一直维持了20多年,直到97回归。这种用政府行为扭曲的不正常的价格上扬,不能说它是市场规律的结果,也不能说它是不合市场规律的。我们唯一能够说明的是港英政府扭曲了市场的正常反应,直接导演了香港楼市的虚假繁荣。

  但经济规律最终还是要发挥它的作用――没有永远上涨的市场,一旦房地产泡沫破裂,香港经济模式的各种弊端立即表露出来。

  一是产业空心。房地产业的暴利对其他行业产层挤出效益,在房地产业的高利润下是制造业的整体凋敝,房价上升抬高企业运作成本,非房地产相关的行业在香港都很难生存。

  二是科技水平低下。房地产业是没有多少科技附加值的行业,对科技进步的要求很低。在长时期将房地产作为主导行业后,香港在科技研发和科研队伍上形成空白。普通市民长期沉溺于买楼和炒楼,形成食利阶层,缺乏技术才能。以前是坐在家里打麻将等待楼市升值,现在是坐在家里打麻将,等待政府的救助。

  三是服务行业为谁服务?在多年围绕房地产业为核心来进行市场运作后,香港的服务行业对房地产市场已经产业了依赖性。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不仅是购房者深陷其中,与房地产相关联的服务业如金融、法律、证券行业也面临着如何重生的问题。

  香港经济模式的失误应该成为内地经济发展中的借鉴,如何避免房地产业对整体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目前应该多加考虑的紧迫问题,因为在内地的一些城市已经出现了以房地产业为主导,社会资源向房地产业严重倾斜的现象,这正是当年香港经济高烧期的主要征兆。

  作者:颜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警惕香港经济模式的负面影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