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鸣:艾滋病对中国未来的潜在威胁

  一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清华大学演讲时,和中国第一位公开自己姓名的艾滋病携带者宋鹏飞握手拥抱合影留念。我以为,这事经过媒体传播会引起普通老百姓对预防艾滋病毒传染的重视和了解。当时,我正好去北京和广西。没想到,在我询问的所有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艾滋病毒可潜伏在人体里长达10至20年这一基本知识,相当一部分人对艾滋病毒的知识几乎是零。这让我很震惊,因为当时正值“12/1”世界防艾宣传日期间。

  在北京,见到了和我一起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深造过的好友志强,我向他说起这件事。他告诉我,当时全国播放的一部关于艾滋病的电视剧里,主人因一场汽车事故接触了携带艾滋病毒的血液而被传染,传播艾滋病毒最主要的途径——性生活却没出现,很容易让观众误解成艾滋病毒与他们的现实生活无关,太遥远了。离开北京时,我仰望着被污染的灰蒙蒙的天空,对自己说:“中国普通老百姓有没有意识到艾滋病对中国未来的潜在威胁?中国火火红红蒸蒸日上的经济繁荣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像这天空,被艾滋病大流行弄得乌烟瘴气?”我希望自己是杞人忧天。

  相当多的读者可能不知道,自2001年以来,中国已进入了艾滋病发病和死亡的高峰。去年底,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62159例,其中病人8742例,死亡2359人。中国现有艾滋病毒感染者约近100万,每年增长率是30%以上。以这种惊人的速度增长,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将会达到1000万。悲观论者估计更高,认为中国若不能有效地控制住艾滋病蔓延,2025年感染者可高达8000万,届时每年艾滋病者死亡在100万以上。

  艾滋病是很昂贵的疾病。不算研究经费、医疗器材及护理费用,中国目前每位病人每年国产药费估计为3500-4000元(中药便宜些),进口药则每人每年药品费用需人民币3万到5万元,那么1千万人的国产药费每年是350亿元到400亿元,进口药费则每年需3000亿元至5000亿元!假如把其他费用也算进去,那是不可思议的数字。如果中国的艾滋病得不到控制,将如克林顿在北大演讲时指出的那样:它将毁掉中国开放以来的成果。国际卫生组织非常关注中国艾滋病毒感染情形,原因之一是因为中国占世界人口1/5,如果中国艾滋病泛滥起来,不但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大灾难,而且将威胁全人类!在全球互动如此频繁和国际经济体系下,传染病已超出了国界。中国的抗艾问题,具有急迫性和世界性。

  二

  艾滋病毒在人体内具有极强的迅速变异能力,而人体产生相应的抗体总落后于病毒的变异。这给特效药和疫苗研制工作造成了极大困难。科学家经过上万次实验和临床治疗,未能取得根本性的突破,找到只是有效控制艾滋病毒的途径,其中以“高效联合抗病毒疗法”即鸡尾酒疗法最佳。鸡尾酒疗法基本可清除人体内的艾滋病毒,甚至达到血检检测不到病毒的水平。但是,这种疗法有两个弊端:(1)只有病毒检测达到一定量才适合鸡尾酒治疗,过早介入不仅会带来毒副作用大的危害,同时也很容易产生耐药性。(2)一旦停药,艾滋病毒就会重新生成,导致前功尽弃。

  早介入治疗是中医治艾的最大优势。但目前中医治艾和西医一样,患者必须不间断地用药。所以,对付艾滋病毒很费钱。很多中国农民根本付不起钱。现在中国有些地方开始提供免费治疗。可是,若控制不好,2010年1千万感染者仅用国产药每年至少也要花费350亿元,他们终生用药要花掉多少钱,读者可想而知!且不提还有新的感染者出现。

  因此,中国预防艾滋病的重点应该放在宣传和教育上,让所有的人了解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和预防方法,自觉地预防这种疾病。在今天这个时代,假定资产是有知识而无产是无知的话,那么在防艾这个领域,普及知识去防疫感染是最好的资产。

  艾滋病毒,英文缩写HIV,即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侵入人体后破坏人体的免疫功能,使人体发生多种不可治愈的感染,易发生恶性肿瘤,最后使被感染者死亡。艾滋病人是指艾滋病毒抗体阳性,临床上出现感染或恶性肿瘤者。艾滋病毒携带者是指艾滋病毒抗体阳性,无症状尚不能诊断为艾滋病的人。

  艾滋病之所以猖狂,在于HIV杀伤免疫系统中最重要最具有进攻性的T4淋巴细胞,并与遗传物质DNA整合为一体,人体没有能力使其分开,HIV随DNA复制而复制,病毒一代代地繁殖,免疫细胞不断死亡,使机体丧失了抵抗疾病的能力而易患各种罕见的疾病,如卡波氏肉瘤、卡氏肺囊虫肺炎等。艾滋病通过精液和血液传播病毒而导致,性行为、共用针头吸毒和共用针头采血或生育婴儿都会传染病毒。从携带艾滋病毒到艾滋病发作,平均潜伏期10年,最长可达20年。而且,病毒携带者早期有可能在体检时不呈阳性。如果不检查,就是感染上了艾滋病毒也不知道,而这些人是传染者的话,被感染的人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就全球范围来看,性生活是传播艾滋病毒的主要途径。全球70%~80%感染者是通过性接触感染上的,其中异性间性接触传播占70%以上。性生活时,人容易造成肉眼看不到甚至人感觉不到的黏膜或皮组织的细微破损,感染者的病毒就会趁虚而入。女人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时,其分泌物因含血会使对方感染上病毒。男人即使不射精,如果这人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他因兴奋而流出含有精液的分泌物,也很危险。如果不采取保护措施,性伙伴常更换则使艾滋病毒被传染的概率增大;异性恋者如果常更换性伙伴,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因为除了男方精液里的病毒传染给女方的可能性之外,女方分泌物里的病毒也会传染给男方,因而双性恋者被感染的可能性最大。没有保护的肛交更糟糕,因为上帝设计肛门并不是让人做爱的。肛交容易对肛门通道表层有所撕裂而本人并无感觉。就艾滋病毒的传播而言,肛交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性行为。由于直肠的肠壁较阴道壁更容易破损,所以肛交危险性比阴道性交的危险性更大。而且,安全套在肛交时更容易脱落或破损,因为湿润弹性不如阴道。如果非要肛交,一定要有足够的润滑油。

  戴安全套是在性生活上防止艾滋病毒感染的惟一办法,目前别无选择。

  三

  中国艾滋病流行特征是:感染者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静脉注射毒品是目前传播的主要方式;感染者以男性为主,占74.5%;超过八成是20到39岁的青壮年。5种流行传播途径中,注射吸毒占68%;采血传播占9.75%;血液、血浆制品占1.5%;性接触传播占7.25%;母婴传播占0.25%。

  中国对经由采供血造成的传播已基本控制,对进一步的传播流行不会构成大的威胁。在未来数年里经注射吸毒将是中国艾滋病流行的主要传播方式。1995年全国有三个省报告吸毒者中有艾滋病流行,前年达到26个省,去年发展到29个省区,今年则全国所有31个省区都不能幸免。根据全国艾滋病哨点监测,1995年至2000年,5年间全国注射吸毒者平均艾滋病感染率增长了约500倍。

  未来中国人通过性生活而传染上艾滋病毒者必将越来越多。因为个人性生活和暗娼作为传染艾滋病毒的途径,社会可能难以控制。因为涉及隐私,患者可能不会说出自己是因性生活而得艾滋病。由于性乱行为增长,卖淫妇女平均艾滋病感染率从1995年到2000年增长了66倍。从1985年到2000年,全国就诊者平均艾滋病感染率5年增长了55倍。

  中国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调查发现,随着近年艾滋病不断加剧流行,以向同性恋或双性恋男子提供性服务的男性染病率不断增加,而长久以来该人群一直在性病艾滋病防控的视野以外。该中心曾对95名向男子提供性服务的男青年进行了专项调查。他们在接受调查前的3个月,平均接待客人5.6人,平均性交易频率每月7.2次,性交易中很少使用安全套。在性病艾滋病知识方面,全部调查对象都听说过艾滋病,但对艾滋病预防知识的了解很有限,对血液、性接触和母婴3种途径传播艾滋病毒都知道的仅占9.5%。

  最可怕的是,自从1985年中国首次发现艾滋病人以来,很多中国老百姓都不知道艾滋病毒可潜伏10至20年,许多人特别是农民不知道世界上艾滋病毒感染的主要途径是性生活,不知道戴安全套是在性生活上防止艾滋病的惟一办法,没意识到只要有一次性生活不检点没采取保护措施,就有可能被感染上。还有些携带者则不会让别人知道,宁可死掉也不会公开求医。

  以农村青年为主涌入城市的民工,缺乏性卫生知识,未婚而没有固定性伴侣,他(她)们很可能成为未来中国艾滋病毒传播的温床之一。低档便宜的色情场所主要是以这些人为对象。而且,中国色情场所已遍及小城镇。调查显示,逛色情场所者和一夜情者只有10%的人用安全套。

  此外,婚外情、一夜情和年轻人的性开放,如果不自我保护,都有可能感染上艾滋病毒。有些人对配偶在外面泡妞或泡汉子并不在乎,只要不陷入感情或不包二奶就行。这些人恐怕没把握,配偶在外面摘了野花吃了野草后会不会把野火带到自己身上,即使不把艾滋病毒带回来,也会把其他性病惹上身。这实在是一件赔本的事。

  四

  我认为,目前中国艾滋病控制存在两大问题:(1)我们对艾滋病毒的基本知识宣传不够到位。我国有9亿人口在农村,却忽略了对主要对象农民的宣传和教育,没有在乡镇严格把关。(2)我们中国人的公共卫生意识差,是我们国家作为一个整体防艾的障碍。

  中国现在把防艾知识设置在大中学课程里,这是非常好的措施。不过,目前当务之急是要组织更多的志愿者到农村去,到“艾盲”群体中去,做防艾知识的宣传。预防工作越具体越好。中国司法现在对于故意传播艾滋病毒的携带者给予故意伤害罪严惩。但是,这不足以扼制艾滋病毒传播的速度。

  人类的命运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行动,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如果和不了解的人做爱,或不能保证对方(那怕是配偶)采取保护措施曾和别人有性生活,那么请用安全套!切记:艾滋病毒有可能潜伏在他(她)或你的身上10至20年。若曾有过高危行为(例如:一夜情而又没戴安全套),应该去做艾滋病毒检查。坚决杜绝任何和别人共用器具而造成有可能接触血液的行为,如共用针头、剃刀、牙具(由于我们过去牙保健差,很多中国人都有牙龈出血的毛病)。公共场所凡是出现人出血的场面,都要采取保健措施,比方戴手套、身上有皮肤伤或皮肤病的人不能去处理其场面。任何碰过陌生人的血的东西都应消毒或一次性处理。

  目前中国艾滋病毒的传播还是在相对固定的人群中,如吸毒者。一旦艾滋病毒向一般人群传播扩大,艾滋病将会在全国迅速蔓延。因此,仅靠政府采取措施显然是不够的,公民必须投入到防艾中去。

  写到这里,我不免想到为什么去年非典爆发在中国而传播得如此快?我认为,公共卫生意识差是原因之一。过去我们穷,没有卫生条件,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惯,随地吐痰擤鼻涕、公厕极脏又臭、公共场所里乱扔垃圾和饮食前不洗手。现在,我们物质繁荣了,这种习惯却难以一下子改掉。我们把家里装修得漂漂亮亮,可是公寓外面却是另一番景象。环境卫生差,我们个人再卫生也容易被传染病毒。前两年,我去九寨沟风景区,公厕臭气熏天,粪虫到处爬。有一个日本游客,进了厕所就被臭气醺得晕了过去。当物质加倍累计而人口又如此密集时,如果我们公共卫生不改变,即使没有非典,早晚也会有别的瘟疫或流行病。

  提高公民的公共卫生意识,是中国的当务之急。缺乏公共卫生会导致一切病毒传播速度的加快,这是一个常识。忽略常识,我们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在我接触的很多同胞包括知识界人士当中,之所以对艾滋病毒知识了解得不清楚,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可能被感染上,和他们本人没关系。我想说的是,不要以为自己没有高危行为(吸毒或性乱)而不会被感染而对防艾漠不关心。的确,除了被携带艾滋病毒母亲传染的儿童和因不卫生采血等被无辜感染者之外,对于洁身自爱者来说,艾滋病毒难以进入其躯体。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与他们无关,就像去年非典爆发对所在地乃至国家都会带来负面影响和不便一样。仅仅洁身自爱是不够的,对社会而言,一场致命的病毒如果泛滥,每个公民都有可能深受其害。任何良知者或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清楚,如果自己的国家有一天蔓延一场病毒而成灾难,即使自己是幸存者也不会有安宁之日。

  联合国今年发表的《2004年全球艾滋病流行情况报告》指出,2003年全球艾滋病感染人数创下历史最高记录,全球2003年又有500万人新感染了艾滋病毒。目前全球感染艾滋病毒人数已达3800万人,其中亚洲艾滋病感染者增长最快,已成为艾滋病肆虐的重点地区,如不尽快采取必要措施,艾滋病在亚洲将可能全面爆发。报告指出,2003年新增的5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中,有四分之一约100多万在亚洲;2003年全球死于艾滋病的290万人当中,有50万在亚洲。

  南非因为艾滋病泛滥(目前约70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从某种意义上毁掉了他们消除种族隔离的开放成果。据南非官方于今年7月底公布的统计数据,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今年上半年,南非死于艾滋病的人数为170万人,这说明在经历了艾滋病的快速流行之后,笼罩在艾滋病毒感染者头上的死亡阴影正日益加重。大批艾滋病患者的死亡正在给南非的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造成巨大的影响,如丧失青壮年劳动力、大批儿童成为艾滋病孤儿等,甚至南非的墓地都开始出现严重短缺。

  我想,任何中国人恐怕都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有一天也加入这个行列。

  五

  假设到2010年中国有10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并且在随后的10年内他们都将死亡,那么这对中国人口素质、经济、医疗和整个社会方面将产生难以估量的打击。首先,艾滋病直接导致社会中最具生产力的青年人口死亡。艾滋病人口中,90%是最具有社会创造能力的20-49岁的人口。作为物质再生产的主力军和人口再生产的主要承担者,他们通过家庭影响出生人口素质和婴幼儿死亡率,同时留下大批孤儿或产生孩子受教育状况恶化等问题。这部分人口的流失,会改变中国人口的年龄结构,提高人口老化指数。这无疑会使本就脆弱的养老体系雪上加霜。尤其是农村老年人口没有社会保障,情况将会惨不忍睹。

  专家认为,到2010年,在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将比正常水平下降5%。克林顿在清华大学作演讲时说:“如果中国有1500万-3000万人得了艾滋病,就会使你们的经济成果毁于一旦。”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如果中国一旦艾滋病泛滥,不但花费亿万资金,而且失去大量劳力,国外因担忧而停止投资,旅游业萧条,必将影响到整个中国现代化。其他问题也会因此而产生,如艾滋病患者受歧视而不会愿意接受身体检查,即使查出患病,他们也会设法隐瞒,从而增加了艾滋病传播的危险性。同时,正是艾滋病患者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反遭歧视,甚至连最基本的权利都被剥夺,他们必然会产生被社会抛弃的感觉,从而萌生仇视、报复社会的想法或采取自杀行为。

  总之,艾滋病是关系到民族兴衰、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中国政府已对艾滋病毒传播速度采取了严厉的措施。这是一个很令人鼓舞的开端。希望政府对媒体有关这方面的报道能够更加开放透明,能够制定反歧视法,借鉴泰国全民反艾滋病运动的成功经验。中国目前的社会体制,开展这样一个运动应该比泰国更有效。我衷心地祝祖国抗艾成功!

  作者:鲁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艾滋病对中国未来的潜在威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