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女:重塑道德的希望寄于“扫黄”?

  (一)畸形社会的必然产物

  去年在北京乘出租车,路遇一妖冶女子,一身白色衣裙,浓妆艳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的。司机特地摇下车窗,伸出脑袋就骂了一句——“鸡! ”事后我问司机:“人家也没惹着你,何必呢?”他还挺冲,说:“那是你妹子呀?”

  那不是俺妹子,俺也不曾作过嫖客,但我总觉得这个社会对待“小姐”们太苛刻了。吃软饭的黑帮拳勒索保护费,派出所动不动就罚款劳教,老百姓也凑热闹,什么“野鸡”“卖肉的”,什么“臭婊子”“骚货”,用尽了恶语,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这真是她们应得的惩罚吗?

  如果“三陪小姐”是一个正常社会的畸形产物,那么我承认她们是伤风败俗的罪人,被政府“扫”,被黑帮勒索,被百姓痛骂都是咎由自取。但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每年政府花在“扫黄打非”的力气不可谓不大,但结果怎么样?歌舞厅、洗浴中心、发廊越扫越多。这充份说明了“小姐”的产生是有深层次的社会根源的,决不象表面所显现的那么简单,也决不是单单靠“扫黄打非”就能解决的了的。

  事实上我国的色情产业早就超过了某些西方国家,它根本就不是一个稳定社会的畸形产物,它恰恰是我们这个畸形社会的必然产物。

  (二)同样的故事仍然在中国上演

  为什么国内的色情行当会有这么多的从业人员?答案只能到四川重庆的农民家里去找,只能到东北倒闭企业的工人住宅区里去找,说白了就是一个字:穷。

  那早就不是什么“暴富阶层和底层民众的分化”了,那是赤裸裸的吃不上饭、上不了学、看不起病的贫困。

  南方周末上曾经登载过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她们村是个穷地方,有很多女人在结婚之后都要去上海的歌舞厅里打工,这些人回来之后盖起了很漂亮的房子,然后她们又从本村带走更多的女人去上海。终于有一天,小女孩的父亲再也忍受不了赤贫了,她的母亲也收拾起了行囊……

  本以为这样的事只会出现在沈从文的小说里,但隔了七十年同样的故事仍然在中国上演。而且问题不仅仅在于贫穷,它更在于老百姓通过诚实勤奋的劳动改变不了贫穷的命运。俺认识一个在毛纺厂打工的女孩,如果定货充足的话,她们一天要干十一二个小时的活,每月的薪水大约三四百元。她对这份工作很满足,在家种地累死累活一年,扣除名目众多的税费后就只剩口粮了,想买件衣服都困难,不出来干就没钱花呀。

  社会将这些人抛入了令人绝望的困苦之中,社会同时还要求她们作淑女,这怎么可能呢?

  (三)道德为什么沦丧

  前一段儿时间,听说有一帮子贤妻良母在政府门口静坐,要求加大扫黄力度。她们提出了个口号叫做:

  “赶走东北狐,还我好丈夫;赶走四川妹,丈夫回家睡。”

  兄弟算是半个东北人,一听这话就反感透顶。色情业的空前繁荣难道就都是“小姐”们的造成的吗?没有巨大社会需求,色情产业难道能凭空存在和发展?把“小姐”们赶尽杀绝难道就能重塑中国人的伦理体系?这显然不可能。因为不是“小姐”,而是腐败的官僚体制将我们这个社会陷入道德危机之中的。

  人们一般只崇拜成功,而不去管这种成功是怎么获得的。所以中国的社会体制如果能让不诚实、不守法的人无法获得事业上的成功,能让获得成功的人必须诚实守信,那么我们的道德前景就比较美好。

  可惜现实不是这样,人们还生活在一个必须靠卑鄙手段才能打通某些关节的时代,正直守法的人只能游离于社会的边缘,只能任由人们嘲笑他们的“迂腐”。更为严重的是,某些“成功者”竟然可以肆无忌惮地愚弄欺凌百姓,法律和道德在他们面前显得异常脆弱,民众的呼声他们可以置之不理。在这种情况下,道德如何能不沦丧?色情业又如何能不猖獗呢?

  这是一种具有前日本、前韩国特色的官商勾结体制,它将中国百姓传统诚实守信的习惯彻底腐蚀掉了。在这个时候,中国人的官商和韩国日本的一样,喜欢在色情场所谈生意,喜欢享受客户买单的色情服务,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执法部门的某些人和色情业主相勾结,甚至直接开办色情产业,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社会失控,黑色势力介入色情产业,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现实是:不仅仅传统的婚姻道德被破坏了,整个伦理体系都被破坏了。我很奇怪,人们为什么要将这些必然的事看成是偶然的事,要将社会体制的责任推到“小姐”的身上,要将重塑道德的希望寄于“扫黄”。

  (四)善待“小姐”

  毫无疑问,虽然色情业和其它违法现象一样,普遍地存在着,但它在我国确确实实是非法的,俺并不主张它在任何时代任何地区的合法化。毫无疑问,色情从业人员是违背人伦的,她们应该受到谴责,俺也并不主张“笑贫不笑娼”的禽兽道德。

  我所怀疑的是,在“小姐”们走上这条绝路的过程中,她们是否是唯一有过失的人?社会体制有没有责任?

  如果有,那么社会所给于她们的惩罚、侮辱和欺压就显然是不公正的。

  社会必须正视这些事,必须为“小姐”们的罪孽负责,因为这些事是它自己制造出来的。所谓“扫黄”,所谓“严打”,其实是讲社会的罪责推在几个女人身上,它不但解决不了这个根源很深入的社会问题,而且是对“道义”的伤害。

  所以,俺请求权力者从根源上,也就是从底层贫困化、社会道德沦丧的角度理解和解决色情业泛滥的问题,俺同时呼吁老少爷们要善待“小姐”,她们其实是畸形社会的牺牲品。

  来源:搜狐文化论坛 http://culture.news.sohu.com

  作者:织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重塑道德的希望寄于“扫黄”?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亚轩 说:,

    2008年06月01日 星期日 @ 16:44:09

    1

    生在这个吃人的社会,我们什么时候才看得到文明的曙光?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