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布什连任和北京的机遇

  美国总统选举前夕,中国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在英语《中国日报》上发表评论,批评布什政府的强权单边主义国际政策,被欧美媒体广泛引用为北京偏向克里的征象,同俄罗斯普京同时力挺布什形成鲜明对比。

  从理论上讲,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和以武力优势维护美国霸权的政治哲学,确实对正在崛起的中国非常不利。布什政府上台初期,从南海间谍飞机事件,到从鲍威尔国务卿手中劫持了美国外交政策的新保守主义“火神”集团在台海问题上咄咄逼人的姿态,可以说使得中美关系落到尼逊访华以来的最低点。

  可是从现实政治角度,自从九一一事件以来,布什政府的强权政策反而构成对北京非常有利的国际局面。这便是“邪恶轴心”不仅取代了“邪恶帝国”苏联,也取代了苏联瓦解后迅速上升的中国,成为华盛顿的国际主敌。原先亨廷顿纸上谈兵的基督教-回教文明冲突,因布什的“反恐”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而确立。在美国大批保守人士眼中,这场冲突是像苏美冷战一样会延续数十年的“第四次世界大战”。这一崭新的国际大气候,为北京的国际“韬晦”策略提供了千古良机。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美国在伊拉克战争的无底洞中已经投下的2500亿美元巨款,全部用来围堵中国,今天的台海会是什么局面?因此说布什和北京分别是九一一事件的两大赢家,绝不为过。而布什在“反恐”旗号下的成功连任,实在也是对北京的福音。

  中印科技崛起威胁美国

  美国知识精英界纷纷认识到,中国(以及印度)借美国全力“反恐”无暇他顾的历史机会在亚洲坐大,是美国霸权的真正威胁。《纽约时报》资深国际专论作家弗里德曼,在过去一年中再三评论这一历史趋势。在大选前夕,弗里德曼又特地强调中国和印度在科技上的崛起,构成美国世界地位的真正威胁。

  美国《新闻周刊》国际主编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10月19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评论,题目就是《美国的重大挑战:亚洲》,他认为中国领导下的亚洲崛起,是可以同500年前欧洲列强开始主导世界相比的历史大势,批评华盛顿纠缠于“反恐”而未能正视这一历史性威胁。扎卡利亚是回教印度裔,布什和克里的耶鲁大学校友,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博士,代表美国知识精英界的新星,甚至被视为未来可能的第一任回教徒美国国务卿。

  种种例子都表明,美国有识之士看到了美国被回教激进主义缠住,实在是让中国和印度借机坐大。特别是“反恐”真的像美苏冷战一样经年累月,美国的世界霸权就会受到亚洲崛起的严重威胁。

  如果代表美国知识精英阶层的克里赢得大选上台,欧美和解以及西方与穆斯林世界之间的某种政治妥协,将主导克里政府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尽早结束横竖不属于克里责任的伊拉克战争,从而缓解回教世界的反美浪潮,将成为克里施政的重点。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大选前夕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如何制造新的敌人》一文,明确陈述了民主党精英这种外交策略设想。这样的多边主义,短期内似乎对北京有利,但是从长期角度,会促使美国早日全力以赴对付中国和亚洲崛起的挑战,而威胁北京的“韬晦”策略。

  连任总统关心自己的历史地位

  幸而是“反恐”总统布什成功连任。众所周知,美国总统在第二任上的首要关心,是自己的历史地位。克林顿在第二任上不遗余力地推动中东和平,最后功亏一篑,便是例证。无论在国际国内,小布什总统在美国历史上“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完全系于“反恐”战争的成败。所以针对回教世界的“反恐”继续成为第二任布什政府的外交重心,自不待言。

  如笔者多次指出,布什连任成功主要在于美国宗教保守势力的支持。连共和党方面也承认,布什在俄亥俄州的关键险胜,靠的是属于“圣经地带”、平素投票率不高的俄州南部乡村。共和党食髓知味,未来固然免不了向中间靠拢的“全国团结”表面文章,实质上决不会背弃右翼宗教保守基层。

  布什上台以来特别是九一一之后的各种行为充分证实,党派利益是其最终主导,与其讨好决不会投共和党票的自由派,还不如确保自己的铁杆基层。而这一铁杆基层强烈的“敌我观念”,便是针对回教穆斯林世界。所以不仅伊拉克泥沼无法结束,伊朗代表的回教世界核武装如果听任发生,将彻底改变“文明冲突”中的实力均衡,极难为布什集团以及基督教基层上下两方接受。

  总之,除了在中美贸易上相对于民主党的好处,第二任布什政府将继续耗费巨大的国家和国际资源,来从事针对回教世界的“反恐”战争,而难以腾出手来应付中国和亚洲崛起的挑战。这除了容许中国继续从容发展经济实力,也为北京提供了外交机遇。

  以台湾问题和朝核问题作交易

  第一个机遇在于将朝鲜半岛和台海问题挂钩。因为“反恐”,朝鲜核问题将继续是第二任布什政府无法全力以赴的难题,而必须仰仗北京的合作。因此不妨注意鲍威尔最近在北京声称“台湾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失言”事件。

  信奉国际主义的鲍威尔四年来受尽排挤,尽管大选后出现要他连任国务卿的呼声,大多数迹象表明他去意已决,特别是《新闻周刊》新近透露鲍威尔私下承认伊拉克战争没有取胜之望。然而再是作为“五日京兆”,向来出言谨慎的鲍威尔难以在如此敏感的台湾问题上真正失言。笔者认为此事显示华盛顿有以台湾问题和朝核问题作交易的迹象。

  如果鲍威尔北京发言确是个交易信号。那么布什连任,便为北京提供了在朝核谈判上狠敲华盛顿竹杠的历史时机,这也可说是当年北京替金日成收拾韩战残局而丧失“解放台湾”历史机会的小小补偿。

  另一重要机遇在于欧洲。笔者已经指出布什连任注定了欧美离异的历史大势,此事需要另文详析。但是欧美离心,为北京近来的欧洲战略提供了新的机遇。这首先是解除欧洲对华武器禁运问题。有趣的是英国《卫报》在分析布什连任胜利的国际影响时,特地提到英国正在向法德两国提出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立场靠拢。

  布什连任自然会带来对中国的挑战,但是北京的亚洲外交近来有相当不俗的表现,例如公开支持印度加入安理会,便是出色的一招,表明北京看到印度深厚的文化自信,不会像日本一样甘心成为美国的附庸。希望北京能够类似化解布什连任的不利因素,而充分利用其中的外交机遇。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于时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布什连任和北京的机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