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文人的“政治幼稚病”

  常常听到一些文人感叹自己“不懂政治”,呼吁文人要“远离政治”。可我发现许多文人的“政治觉悟”并不低,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政治情结。他们嘴上说“不懂政治”、“远离政治”,实际行动上却与政治保持“亲密接触”,甚至把政治当作自己的“第一生命”。

  近日读到一篇《李劫夫在“文革”中》的文章,对文人与政治的“恩怨”有了更深刻的感触和认识。李劫夫生前号称“红色音乐家”,其一生的经历可以用“革命的一生”高度概括之。他被公认为才华横溢的音乐天才,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歌曲,譬如《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歌唱二小放牛郎》、《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等等。而正如该文作者所说:“无疑,共产党员李劫夫的音乐创作,非常政治化,而且可以说,基本上是为政治服务。”大凡经历过“文革”的人,都唱过当时最最流行的“语录歌”,它们就是李劫夫的“杰作”。

  按说李劫夫如此“革命”,其一生应该是“光荣的一生”,也可以说是“幸福的一生”。虽然他确实享受了“革命”的最大好处--担任沈阳音乐学院院长和革委会主任,在那史无前例的年代里红极一时,可他最终却是栽倒在政治问题上。由于他“紧跟”的步伐太快了,错误地估计了政治形势,在副统帅林彪已驾机出逃时,竟然“胡猜可能是毛泽东病重,已由林彪战胜了江青文人集团而接了班”,于是歌兴大发写下《紧跟林主席向前进》。正是这首未能完成也未能问世的“颂歌”,成为他“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重大罪行,也成为他政治生命和生理生命悲剧性结束的“挽歌”。组织上给他的盖棺论定是:“犯有严重政治错误”。李劫夫的经历可谓“成也政治,败也政治”。

  然而,李劫夫也是一个“不懂政治”的人。据《李劫夫在“文革”中》所说,“他是个音乐天才,在音乐方面,能无师自通,但对其他方面,则常显幼稚。尤其是,他的确不懂政治,不知道政治游戏中的潜规则……”看来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一个“不懂政治”的人,为何那样对政治兴趣盎然,那样与政治形影不离,那样自觉自愿地信奉政治,那样全心全意地为政治服务?李劫夫虽然也算是一个“政治牺牲品”,但他不是象另一些文人那样是“逼上梁山”的,或是真的“不懂政治”,糊里糊涂地被真正懂政治的人所利用,结果在“政治游戏”中受到欺骗玩弄甚至惨遭不幸。

  李劫夫在政治问题上的悲剧,比一般文人在政治问题上的悲剧更可悲。其可悲之处在于,对政治“不懂装懂”--自以为“为政治服务”就是政治。其实正如法国著名学者路易斯·博洛尔在《政治的罪恶》一书中所说:“政治本来是一门非常高尚的、非常重要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但是,政治这一美好的形象长期以来一直被许多错误的政治原则所玷污。”李劫夫和许多文人一样,把某个政治原则当作人生信仰,甚至把某个政治家和政客当作“靠山”,从而人身依附和盲目崇拜。殊不知政治也是“罪恶”的,它对人的伤害和毁灭是人类社会中最大的灾难之一。

  对政治“不懂装懂”,乃是一种可怕的“政治幼稚病”。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文人的“政治幼稚病”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