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山:“一个中国”与“台独”的名与实

            从陈水扁就职演说谈起

  尽管陈水扁的就职演说提出了所谓“四不”,也没有彻底拒绝所谓“一个中国”的“问题”,但只要不是故意文过饰非,就应该承认,陈水扁的就职演说是一篇名副其实的民族分裂的宣言。就职演说是一种以礼仪性、象征性的文学修辞取胜的文字,而不注重准确的、严格的法律内涵。就职演说不着一字宣布台獨的话,却通篇是对中国大陆政府蔑视、嘲讽和挑战性的语言。这样,陈水扁以华丽的词藻、想象丰富的比喻、比比皆是的影射,轻松地回应了大陆政府声色俱厉但实质内容含糊的“一个中国”原则在法律含义上的对质。

  说陈水扁的就职演说是民族分裂宣言,这从演说全文的修辞色彩上就看得很明显。既然陈水扁决定不用正式的法律语言宣布“台獨”,那么,就以诗歌化的文学语言来宣扬“台獨”的理念:这里的关键词就是“土地”,在演说中用了七次,以“自己亲爱的土地”、“这一块土地上的人民”之类词句不断地渲染,最后以“让我们一起对土地感恩”达到高潮效果。听话听音,只要不是傻子,谁都清楚,这里所说的“土地”,是台湾的“土地”,是在宣布一个排它性的领土范围。怕听众们仍不理解,陈水扁再搬出来“台湾像至爱无私的母亲”、“台湾--我们永远的母亲”和“台湾之子”的比喻,母亲、母国、祖国,这在很多语言中是相同的词或同一词源。

  更重要的是,如同许多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演说着意模仿了毛泽东在建国前夕发表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演说词,在那次演说几天后,毛泽东正式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陈水扁的演说词完全照搬式地打出了“台湾站起来”的口号。这个大陆政府和人民都很熟悉的句式,也是特地说给大陆政府和人民听的,这比宣布“台湾共和国成立了!”还要更有力量,更富于正当性和人民性的色彩。和中共建国时的很多演说、纲领相似,陈水扁的就职演说也通篇贯穿着“人民”(出现35次)和“民主”(出现30次)这两个词汇。可以想象,现在,陈水扁所代表的台獨政治势力,今天的心态和中共1949年取得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的心态有些共同之处,那就是充满了代表人民、取得了人民的信任和重托的自信心。不同之处在于:当时中共心目中的人民,是包括台湾省人在内的四万万七千五百万同胞,而今天陈水扁所说的人民,是台湾岛上的两千三百万人口。相隔半个世纪之久的两个性质根本不同的事件之间的相似之处,除了让人感到沧桑历史给人的讽刺和捉弄之外,也印证了一个历史的普遍规律:一个政党在争取政权时和得到政权之初,起码在口头上,都比较重视人民的意愿,和民主自由的价值。当然,这里只是说,在口头上的重视。然而,口头上说什么,如何说,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

            “一个中国”的名与实

  下面要说的是,大陆政府对台湾的谈判策略和“文攻”战略,从一开始就已经输在了口头上。众所周知,两岸关系的历史是非错综复杂,很多问题都是口头上、说法上和概念上的纠缠不清。有关“一个中国”的含义上的歧义和争执,已经成为一个旷日持久也永远打不完的笔墨官司,已经耗费了不知多少学者智囊的口水和笔墨。台湾历史上是中国的领土,台湾岛上的居民是中国人,包括台湾省在内的中国也从来只有一个,中国大陆政府从这些再清楚不过的立场出发,怎么竟然会陷进这样一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窝窝囊囊的口水战、马拉松式的扯皮之中呢?可以看出,中国大陆政府在有关“一个中国”的原则的解释问题上,渐渐地失去凌厉进攻的制高点,而越来越采取萎缩退让的立场,比如,从最初坚持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的立场后退,再从“一个中国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后退,退到“国旗、国歌都可以谈”,最后可能退到“一个中国是抽象的概念”,这就和“台獨”的立场相差无己了。

  随着局势的严峻发展,中国政府坚持以“一个中国”作为谈判的底线的战略,迟早要暴露出其漏洞和致命缺陷。首先,大陆政府的“一个中国”原则必须诉诸所谓“主权不可分割”的抽象概念,而陈水扁的把“一个中国问题”诉诸通俗易懂的“民意”,首先在岛内和国际舆论上,大陆政府就处于劣势。其次,大陆政府追求的只是台湾当局退回到两蒋时代的“大中国”概念,而并不想实行实质的台湾回归、国家统一,这一点已被台湾朝野所看穿,连“国旗、国歌”这些中共立国之本的符号“都可以谈”,更暴露了大陆政府缺乏诚意,更不会被台湾政客所严肃对待。总之,现行的“一个中国”作为谈判的底线的战略,总会被各种空心化、虚拟化的“一个中国”概念所瓦解。大陆政府需要重新制订出这样一个战略,它使得对方无论是承认“一个中国”也好,不承认“一个中国”也好,还是抱有“一个中国是一个概念”或者“中国应该分成七块”等等奇怪的想法也好,都必须在另一种强大的道义压力面前,按照大陆政府的条件实行统一。

  为了给中国政府提示这样一种战略,这里不妨回顾一下毛泽东在一九四五年中共七大上的开幕词演说,题为《两个中国之命运》,其中讲到:“在中国人民面前摆着两条路,光明的路和黑暗的路。有两种中国之命运,光明的中国之命运和黑暗的中国之命运。”“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中国,就是说,光明的中国,中国人民得到解放的新中国;或者是另一个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分裂的、贫弱的中国,就是说,一个老中国。一个新中国还是一个老中国,两个前途,仍然存在于中国人民的面前,……”。当然,这里所说的“两个中国”,和主权分裂无涉。如果“台獨”分子要把它当作“两个中国”的根据,那是强词夺理。然而,那个演说中所流露的理直气壮的精神,恰恰是今天中国政府所缺乏的:那就是,以一个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中国,吞并掉一个依附外国势力的、分裂的、贫弱的中国,以“新中国”取代“旧中国”,这就是一种对自身的正义性、正当性自信,一种气吞山河的气概。其实,说有两个中国,也未尝不可,一个是“新中国”,一个在遭受了百年外国侵略和屈辱之后取得独立,站起来敢于和世界头号强权军事对抗、独立自主搞出一套工业体系的中国,一个是“旧中国”,带着过去丧权辱国的屈辱印记、带着分裂、依附、战乱的记忆,在一九四九年被取缔了法统和国号的中国,一个逃到台湾俨然装作原来的中国、其实只是一个死去的中国的亡魂和残余的假中国。如果是这样两个中国的话,那么,让前一个中国消灭后一个中国,让前者吞并后者,又有什么不好!这其实就是毛所谓的“两个中国之民運”,也是西德统一东德时的心态。

  中国政府需要做的是:讲清楚“两个中国”不是空间上平行的“两个中国”,而是时间上一前一后、后者代替前者的“两个中国”,这样,“新中国”取代“旧中国”、“新中国”消化“旧中国”的残余,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了。当然,在“新中国”成立后,领导人犯了很多错误和过失,但总体来讲,作为民族国家的最根本要求的政治经济“独立自主”方面,“新中国”远远超过了“旧中国”,在“民主、平等”等现代价值方面,“新中国”在建国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也超过了“旧中国”。同样,今天的台湾社会,也有很大的进步,但是,以一个“民族国家”标准来衡量,台湾还远远没有取得“独立”,这里不是指脱离中国的“独立”,而是指摆脱西方强权、真正当家作主的“独立”。

              “台獨”的名与实

  “独立”是“台獨”运动的口号和旗帜,然而,“台獨”所追求的目标,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而是趋向于更加依附于美日军事体系。“独立”和“统一”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相对立的东西,而是相辅相成的。胡志明就说过:“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和统一更宝贵的了”。独立和统一,这正是十九世纪欧洲弱小民族和二十世纪亚非民族主义者所高举的义旗。“独立”是美好的,它在人民心中所唤起的联想也是美好的,这也是为什么“台獨”口号能够蛊惑台湾民众,而大陆人民的“反台獨”号召在岛内缺乏号召力,甚至引起反效果,使台湾民众误以为大陆人反对台湾人“当家作主”。

  台獨思想的一个深刻的社会基础,就是台湾经历国民党几十年的权威统治,受压的民众渴望当家作主,只要有谁宣传让台湾人民“出头天”,他们就会跟着谁走。大陆政府和人民今后的宣传重点应该是:祖国大陆坚决支持台湾民众当家做主,而“台獨”分子的主张,既不能让台湾真正“独立”,也不能让台湾人当家做主,台湾人民的出路,在于和祖国大陆上的人民一起“统一、独立”,既不受权威政治、黑金政治的气,也不受西方霸权的气。尽管美国特殊照顾台湾,但在美国、日本眼中,台湾人仍然是下等人,不过是他们全球战略的棋子、人质和牺牲品。今后大陆方面的口号,也应该从“反台獨”,转向“反分裂”,因为“统一”的反义词不是“独立”,而是“分裂”。“独立”的反意词,不是“统一”,而是“依附”。“台獨”分子所主张的,不会给台湾带来“独立”,那种加入美日军事同盟、成为美日的军事基地的“台獨”前景,只能给台湾带来对外部势力的依附、从属,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独立”。而只有和中国统一,和十三亿同胞一起平等相待,共抗外侮,才能在真正意义上“独立”和当家作主。

  这里,“正名”的意义绝不仅仅是文字上的游戏,而是牵涉到国家统一的合法性和人民主权的正当性的最深层的道义基础。“台獨”意识形态最根本支柱是要把其和大陆分裂的主张建立在某种道义和人民意志的基础之上。只有摧毁这种道义基础,才能够对“台獨”运动釜底抽薪,才能够争取到台湾岛上的民心--这才意味着真正的统一。这不正是中共打败国民党取得政权的要诀吗?陈水扁倒是懂得这个道理的,这就是他所提到的“中国人强调王霸之分,相信行仁政必能使‘近者悦、远者来’、‘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并以此来嘲弄中国大陆政府。

  总而言之,从李登辉到陈水扁,中国政府连年来对台战略的失败,应值得深思反省。这里变被动为主动的关键,首先是需要改变那种虚弱的、不自信的“一个中国”底线战略,恢复对自己的制度和法统的正当性和优越感的自信心,回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的清晰立场,并立足于以自己优越的制度去统一对方的制度。其次,就是善待台湾民众,了解他们当家作主的愿望,以为他们谋福利为己任。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首先善待大陆的人民,保证人民的民主权利,使祖国大陆上的社会制度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假如大陆政府领导人没有这样的长远眼光和群众观点,那么不仅中国的统一事业无望,两岸关系的危机、中国政府的信誉危机也是早晚不可避免了。

原载《枫华园》

  作者:李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一个中国”与“台独”的名与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