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夹着尾巴逃跑了”与“夹着皮包又回来了”

  记得年轻的时候,常唱和常听到的一首歌便是“社會主義好”,歌词有三段,因为很久没有唱过和听过,现在已记不清记不准了。依稀记得第一段可能是:“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全国人民大团结,掀起了社會主義建设高潮,建设高潮!”那个年代,“反动派”确实“被打倒”了;“帝国主义”也确实“夹着尾巴逃跑了”。“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也确实如毛泽东所说:“从此站立起来了。”因此,国人唱这首歌时,特别是那句“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的胜利感,无不引为骄傲和自豪。

  然而,物换星移,世事苍桑,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社會主義好”很难听到了,而被打倒的反动派似乎又重新站立起来。记得某地一地主子弟,土改有幸躲过一劫,逃到“反动派”那里去了。改革开放后,荣归故里,光宗耀祖。他说他要在家乡投资几个亿,于是官员们欣然大喜,人人红光满面笑逐颜开,可谓“度尽劫波兄弟在, 相逢一笑泯恩仇”。

  当年“社會主義好”歌词里唱道的“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如今“帝国主义”已被什么“战略伙伴”、“友好邻邦”等取而代之。那些生活在“帝国主义”国家里的“资本家”,也不再叫“资本家”了,而叫什么美商、日商、英商、德商……如今一个个被邀请“夹着皮包又回来了”。至于国人包知识分子,什么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在内,都争先恐后想到帝国主义在中国办的企业公司里工作,即使当洋奴也心甘情愿呀!君不见几年前有关国人中的一些女性,为了不丢掉饭碗,按着一位韩商的女老板的一声令下便都齐刷刷地跪下的报道吗?

  在“帝国主主夹着尾巴逃跑”的时代,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在“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又回来了”的时代,似乎是“大海航行靠叁個代表重要思想,万物生长靠‘夕阳’(西洋),干‘改革开放’靠的是‘帝国主主’的‘黄金万两’”。

  其实,笔者并不反对“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又回来了”,只是觉得不应该只知青睐人家“皮包”里的“黄金万两”,却把人家的“聚宝盆”和“摇钱树”视为“死胡同”。更不应该不吸取在往外倒洗孩子的脏水时,连孩子也不要了的“历史教训”。

  2004年10月1日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夹着尾巴逃跑了”与“夹着皮包又回来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