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上海房产“十大隐患”后面

  近日,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尹伯成先生在《社会科学报》就上海房价持续猛涨撰文,指出潜藏十大隐患,引起社会广泛注目。尹伯成先生所说十大隐患,很多并不是“隐患”,而是路人皆知的实际现象,比如“部分市民‘望房兴叹’”一患,大多数上海市民事实上是早就“望房兴叹”了。所以,尹伯成先生的“十大隐患”论,不过是实际现象的粗浅罗列,并没有说出任何新的东西。不妨予以一一点评:

  关于“投资‘钱’景助长房市投机”。我在政府部门从事招商引资的数年经历告诉我,地方政府并不真正害怕涉及不动产的投机型投资,因为,一当投机者买了房,房子总在上海,搬不去温州。房子在,就是资本在;资本在,就有繁荣景象,至少,总比没有人来投资好。因此,不是怕温州人来炒房,而是怕温州人不来炒房,是要请他们来。过分的、空手套白狼的投机政府当然拒绝,但袋着钱来的炒房是求之不得的。所以,政府有关方面一直坚持认为上海房价属于正常范围,等于也就是宣布了投机行为在大体上的合理性、合法性和受欢迎性。

  关于“加大人民币比值和通胀压力”。人民币问题是整个国民经济的问题,上海房价则属于上海地方经济的一个部分,彼此的决策机制是两回事。从地方政府来说,房价上涨的利益更是确实的利益,是自己可以把握的利益,而人民币的问题则不是自己能有所可为的,如果因为上海的房价上涨而影响到人民币,那也是由全国人民为上海房价分担风险,身为地方领导人,这恰证明了自己比其它地区领导人更聪明,更有能力。

  关于“部分市民‘望房兴叹’”。毕竟,不是所有市民“望房兴叹”。有三分之一的市民因房价上涨而大大改善了居住,其不动产身价已经在数字意义上使他们列位于了中产階級和新贵階級,成了“有钱人”。有了这一阶层,社会稳定就得到了保障。没有改善住房的市民并不是一点没房子,他们多少也有点房子,房价上涨使他们中相当部分的人在数字意义上不再属于无产階級,虽然“望房兴叹”,但也刺激了他们要更努力地劳动。而没有房价上涨,大家都是无产階級,那才是件对社会稳定非常麻烦的事。

  关于“城市化大门越关越紧”。从中观经济角度说,上海市区房价上涨带动了郊区房产开发,大大提高了上海地区的城市化程度。从宏观经济角度说,僵硬的户口制度已经表明一种立场,中国的城市化所需要吸收的是廉价劳动力,是打工崽,而不是需要吸收真正的市民。农民一定要做城市人,那就到当地中小城市买户口。这是中国特色的城市化,是中心城市和内地中小城市管理者皆大欢喜的城市化道路。

  关于“降低城市竞争力”。什么是城市竞争力?上海是个主要依靠招商引资支撑的城市,房价的上涨本就意味着资本的集中,而资本的集中也意味着伴生金融、信息、技术、人才、服务、物流等的集中。这就是上海的城市竞争力。至于尹伯成先生举的复旦大学青年教师为住房发愁例子,恰恰证明了上海房价上涨下人才价格的低廉,这正是构成上海城市竞争力的一个重要元素。因此,房价上涨不是降低了城市竞争力,而是增强了城市竞争力。

  关于“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中国经济已经沦落为了依附型外向加工体,一个漂亮名词叫“世界工厂”。维持和深化这一经济地位的必要保证,是以廉价劳动力为特征的低成本优势,一当失去这一优势,中国经济就将全面进入无法恢复生气的长期通胀泥潭。上海一方面是以外资大量拥入为基础的国际化,一方面是几乎所有的民族品牌都走向衰落甚至消亡(大概上海维持兴旺的仅有民族品牌就是“中华”牌香烟了),与此相应,是上海普通市民的长期低收入。也就是说,所谓上海的繁荣,在自身一面,是以廉价而高质量的人力资源支撑的。因此,虽然房价上涨扩大了贫富差距,但这恰恰又是上海长期、持续繁荣的基本保证,是需要。

  关于“消费品市场人气低迷”。在这个问题上尹伯成先生又混淆了中观经济与宏观经济的区别。上海房价的持续上涨不仅吸引了大量投资,而且也吸收了大量中高档消费群体,在总量上并不影响上海自身的消费增长,至于是否影响宏观经济意义的消费增长,对上海地方来说,是另一回事。

  关于“滋生金融风险”。这一问题与人民币问题相类。中国金融在本质上和整体上不存在真正的民营金融和地方金融,因此,在根本利益上与地方利益并不绝对一致。所谓地方搞金融中心的问题,说穿了,是地方政府试图获取“近水楼台先得月”利益的手段而已。中国金融的任何风险,都是由全国人民共同承担的。

  关于“加大宏观调控难度”。这是个太幼稚的问题。宏观调控真的不需要房价“持续猛涨”吗?我曾撰文说明,宏观调控并不是真的不需要泡沫,只是因为泡沫太大,太危险,太不象话,不得不挤掉点而已。尤其今年下半年的国民经济增长和房地产价格增长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我的观点。

  以上关于尹伯成先生“十大隐患”论的简要点评,并不等于我支持上海房价持续猛涨,相反,我与尹伯成先生一样,对此也有着深深的忧虑。从以上点评中可以看出,上海房价持续猛涨有其强大的动力,这一动力主要由两个方面构成:一是上海地方利益尤其是地方政府利益的强劲驱动,一是中国和上海的客观经济形态所造就的畸形市场机制和运作的有力推动。从上海自身的长远利益看,房价持续猛涨等于年青小伙子大补野山参——找死,将导致上海越来越堕落为彻底的后殖民经济地区;从全国宏观的和长远的利益看,上海不仅起不了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作用,反而会堕落为全国经济的吸血鬼,对内地经济的良性发展起抽筋吸髓的破坏作用。

  发表在2004年12月22日《第一财经日报》第二版,发表时个别文字有改动。

  作者:顾则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上海房产“十大隐患”后面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fuervaterland 说:,

    2006年03月15日 星期三 @ 20:53:56

    1

    如果因为上海的房价上涨而影响到人民币,那也是由全国人民为上海房价分担风险,身为地方领导人,这恰证明了自己比其它地区领导人更聪明,更有能力。

    这句话就说明作者×狗不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