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解开中日之间三大疙瘩

  12月9日,日本修订防卫指针,明确将中国视为威胁。其后,日本方面不顾中国强烈反对执意给台獨教父李登辉发放签证访日。今年1月5日,中国以推迟打算在本周日出发到北京进行两天访问的日本12人议员代表团作答复。

  日本各大报章纷纷猜测:“这就是中国为针对日本给李登辉签证而做出的第一个报复行动。”冷却多年的中日政治关系再次紧张起来。

  可以说,中日关系是所有中国对外关系中最敏感、最脆弱的一环,既有历史的纠葛,又有现实的纠纷,还有未来的挑战。因此,解读中日关系的时空背景是解开其历史—现状—未来三重疙瘩的关键所在。

  疙瘩一:历史因素

  日本对待历史的态度,是日本对待自己在亚洲所扮演角色的流露。如果日本真心认为自己过去给亚洲带来了苦难,应该会珍重亚洲人民的感情;相反,如果日本认为自己在历史上对亚洲是一种建设性贡献,则不会理会亚洲的受害者心态。

  小泉不顾中国方面的一再反对,执意参拜靖国神社,成为中日政治关系的最大症结,就是后一种心态的折射。

  中国方面认为,忘记历史是背叛;而日本方面则称,沉迷历史是没有出息的。其关键还是中日如何相互看对方的心态作怪。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走向“脱亚入欧”道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又转为“脱亚入美”。总之,日本一直认为自己是亚洲的优等生,优等生的待遇就是要超越、脱离亚洲。如今,中国似乎成为亚洲的宠儿,中日力量对比朝向越来越有利于中国方面转移,中日关系的历史纠葛也就不断膨胀了。

  根据中国社科院传媒调查中心5年来和日本方面合作搞的民调数据,2004年,中国的厌日人数比率比前几年低了10个百分点左右,而且,这一比率明显低于50% 。数据还显示,沿海城市的年轻人远比内地中老年人喜欢日本;而日本的厌华情绪却有高涨之势。

  这种状况,恰恰反映了中国人的自信心和日本人的焦虑感。因此,中日民众心态的恶化从这个角度讲只是过程中的事,不必过虑。待日本人真正调整心态,正视中国的崛起后,将慢慢理顺心态,中日关系的历史因素才能最终超越。

  疙瘩二:美国因素

  作为日本监护人,美国的战略需求往往决定了日本的姿态。中日关系现状的起伏,往往是美国因素在作怪。美国在反对牌打尽后便将日本推向前台,施加影响。

  前不久,川口顺子公开反对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令,这是日本方面首次就此问题表明立场。

  为长远上有效打日本牌,布什政府提出了一项三阶段计划。

  第一阶段,美国将争取今年年内达成美日“战略协定”,调整驻日美军基础上达成共识。

  第二阶段,美国将调整个别政策,焦点是从军事、经济两方面对付正在崛起的中国。美国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要员表示:“布什政府第一任期忙于反恐战争和朝鲜问题,在对华战略方面比较被动。第二任期将静下心来与日本一道制定战略。”

  在牢固确立共识之后,美国将致力于第三阶段任务——改革日美安保体制。为此,美国将帮助日本修改宪法,使日本可以正常地成为美国的桥头堡。

  面临日韩不断增加的脱离美国的“战略独立”意识和中国日益扩大在亚洲的影响的双重挑战,美国担心其在亚洲影响将会降低,因此很自然的采取了一箭双雕的手段——强化美日同盟、挑战充实美韩同盟,共同限制中国在亚洲的影响。

  因为有美国撑腰,中日间的领土纠葛、资源纠纷,往往不易解。理顺中日关系,必须摆正美国因素。破解中日关系中美国疙瘩之道,关键在于建立起中美间的战略互信,不致于使美国借打日本牌来遏制中国,“冤枉”日本。

  中日关系的美国因素固然要重视,但也不可夸大,以为搞定美国就可以搞定日本,把日本无形中推给了美国——克林顿政府通过修订日美安保条约强化了日美同盟,布什通过反恐,升级日美战略同盟关系,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人囿于民族情感,尤其是靖国神社问题,使日本疏远中国——在日本右翼看来,日本走向正常化是历史的必然,而为达到此目的,日本必须借船出海,借中国不行,就借美国。

  日本的离异,使亚洲一体化建设滞后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延误了中国崛起的战略机遇期。中国要成为大国,要崛起,必须有宽容姿态——对内宽容、对外也要宽容。

  为了在战略上成就“大中华”,不妨在战术上宽容“小日本”。

  其次宽容美国——不要把美国简单视为霸道,而要趋利避害,为我所用。

  中国发展的软约束仍然很多,虽然现在由于利益关系,各国与中国打得火热,但心理距离始终没有冰释,中国崛起的权利要为世界接受,世界对中国成为世界大国要心服口服,必须中国真正具备泱泱大国的风范!

  中国某些人恰恰误解了“大国”的概念,以为大国就是美国,日本不算大国,看不起印度、低估或讨厌日本,这在将来是要吃大亏的。

  正如《环球时报》记者宋念申告诉笔者,他近期去靖国神社看了看,发觉如果按照正确认识历史的要求来看,这个问题远不是首相不以公职参拜、或把甲级战犯牌位请出,就解决得了的。

  日本对历史的认识,至今仍然是非常执拗的。日本人的精神结构,和中国人并不一样。这就跟中国人过去总强调发展经济,以为经济上去了,一切都解决了;后来又唯科技论;现在才发现,人文社科文化的落后是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影响到中国的根本发展。

  中国人不能仅仅从战略博弈的角度去考虑国家关系,更要考虑行为、表达的方式,即如何让对方接受你的信息,否则,你越强大,针对你的偏见、恐惧就越多。

  到现在,仍有学者寄希望离间美日,来获得战略空间,真是太不脚踏实地了。不说中国是否需要离间美日,中国拿什么来离间?

  疙瘩三:亚洲因素

  除了靖国神社问题外,中日关系平稳发展的另一障碍是不断涌现的双边关系问题,尤其是最近凸现的东海油气资源、领土纠纷,在历史纠葛的发酵下,往往易结不易解,构成对亚洲区域合作的重大挑战。

  中日对未来亚洲主导权的争夺,是制约中日关系发展的未来因素。中国解决这一问题的基本思路,从派王毅出任驻日大使就显端倪。

  王毅曾于1995~1998年间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作为中国亚洲政策的参与制定者和主要执行者之一,卸下副外长之职,改任驻日大使,体现出中国以亚洲政策推动对日外交的气魄与远见,而其基本思路就是强调中日两国在推动亚洲区域合作方面的共同利益。

  在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之际,王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已经描绘出这一对日关系新思路:“面对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的新形势,如何发挥我们各自的优势,共同振兴亚洲,已成为中日两国新的共同利益。我们希望看到中日关系的发展与亚洲的振兴相辅相承,相互促进。”

  因此,中日双边纠纷,靠经济一体化化解;只要将中日关系融入更大的地区合作视野,双边关系问题就不会成为政治关系完全正常化的拦路虎。而这,绝非一时之功。

  其实,中日政治关系的症结既是亚洲区域合作的最大障碍,同时,中日关系的完全理顺,也寄托于亚洲的一体化建设。

  总之,未来的焦虑、现实的不安,借历史因素发酵,形成中日政治关系的一道道疙瘩。也许,解开疙瘩的最好钥匙是时间。

  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助理

  作者:王义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解开中日之间三大疙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