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海兵:从战略到战略——大陆对台战略新思考

         (一)从企业发展战略到大陆对台战略

  企业发展战略中强调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企业为了提高顾客的认知度,要在内在制度和外在形象上要不断努力。同样,如果把大陆比做企业,台湾比做顾客,美国比做竞争对手,那么大陆如何吸引台湾这个顾客呢?

  从陈水扁上台后约两年左右开始,岛内的统独民意日益不成比例,随着台湾执政者“去中国化”进程的展开,台湾岛内统派已成为一股迅速淡出的历史势力,两岸关系正发生深刻的质的变化。这就表明“企业”的吸引力正在丧失。台湾每年从大陆获得那么多的经济收入,为什么台湾“去中国化”愈演愈烈呢?

  说明“企业”旧的发展战略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的需要,必须与时俱进,革新大陆对台战略。大陆过去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性错误,归纳起来有四个:一、不承认两岸分治和各为独立政治实体的客观现实,一味坚持中央和地方的谈判模式,其后迫于形势才不得不步步退让,错失了和平谈判的时机;二、全面封杀台湾的国际空间,殊不知其时正是台湾本土化民意从量变到质变的微妙时期;三、台獨初起之时,为了“迅速将危机消灭于萌芽状态”,采取持续的“文攻武吓”策略,结果是使台獨更加猖狂;四、“经济决定论”忽视两岸历史背景和政治文化的不同,造成两岸关系在经济和政治之间的相悖趋势。

  上述四个错误,从表层上看乃缺乏对台湾本土民意的了解,以及缺乏政策前瞻性;从深层看,实源于大陆为内战延续思维和本身政治文化所碍,无法建构更大的战略格局。结合企业发展战略的问题,就是对顾客的消费趋向,文化背景缺乏了解,企业本身在的经营理念,制度建设上存在很大问题。基于以上教训,大陆在制定对台战略时要准确评估民意、制定策略,尤其是为了国家长期、宏观战略的需要,应摆脱自身政治文化的局限,从而建构一种更大的战略格局。

          (二)从大陆对台旧战略到新战略

  一、改变旧的对台战略。

  固有的大陆对台思维模式归纳起来主要有:一、内战延续思维:今天大陆一些官员不但在解释两岸争执的来源时强调与当年德国问题的差异,而且在解决方案上也坚持两岸一旦开战,即为解放战争的延续;这种思维的特征是以历史诠释乃至决定未来,唯独没有“一切从实际出发”或“实事求是”的正视现实的态度。二、中原文化思维:中央和边陲泾渭分明,这是泱泱中国数千年的惯有思维;然而面对台湾这个曾经脱离母体四百多年的边陲小岛,善意之外如何让人感到真诚的平等感,这同样是北京需要深思的。三、经济决定论:既然日益紧密的经济纽带并未阻止台獨势力的膨胀,那么期望通过经济手段解决主要问题的思维便值得深思了。

  最近几年,面对岛内本土化民意木已成舟的现实,大陆采取“听其言,观其行”策略,但充满中原文化思维色彩的政策底线依然没有松动,不料岛内民意几年之内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北京的底线不断后退,前后逻辑无法自圆其说。从国际公关角度看,摆脱这一困境的唯一出路,是出台一个宏观“对台战略新思维”。虽然在一段时间内,“新思维”的公关效应肯定将大于实际效应,但正是这一公关效应对北京扭转被动,继而对其长远国际影响力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以教条化的,缺乏灵活性的“一国两制”统一台湾,在今天无疑已流于幻想。但对大陆来说,重温鄧小平同志当年创建“一国两制”构想的过程及考虑,对今天确立“对台战略新思维”却不啻极具意义:二十年前,面对主权回归需求和大陆在各方面均不如香港的现实,鄧小平同志的伟大之处在于,抓住主权回归这一主线,而放弃任何意识形态和一党利益的底线,而其思维之精髓恰恰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亦即从承认现实开始。既然这样,面对今天两岸间的现实,“对台战略新思维”势在必行。

  二、对台新战略

  首先,台湾问题已经不是一个政权问题了,而是台湾独立是否会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解体的问题。这种危险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台湾如果独立,中国大陆面临的现实威胁是,中国可能重复1991年苏联解体的历史。1990年波罗的海小国要独立,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提出了让与主权的妥协,即同意有独立要求的共和国或自治州拥有主权。这种同意分享主权的新思维,其结果不仅仅是各共和国分享了主权,而且导致了国家解体。现在的台湾问题也一样,台湾要的就是独立,因此任何中国在主权上做出让步的建议,都非常可能导致跟苏联解体同样的后果。所以,我认为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就要先思考对台湾问题重新定位:1、台湾问题是不是中国的内政问题?2、台湾问题要可能用什么样的方式解决? 3、我们要一个怎样的台湾?“新战略”的具有两个主要特征是:一、真正站在民族利益的高度,而非站在某一政党或政府的局部高度;二、放弃一些固有的思维模式和立场底线。

  具体来讲,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双方要在以下问题共识:“一国”的新思维,即大中国概念。

  “大中国”指世界上只有一个主权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组成部分。中国不是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专指台湾。大陆跟台湾不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就是说大陆和台湾在谈判桌上是平等的。再广泛的说就是: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又是中华民国,中国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

  提出“大中国”概念主要是为了改变以往把“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教条化,思维僵化的思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处理港澳问题上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台湾问题的产生、发展、影响因素等等许多方面都和港澳问题不同,最关键的是港澳地方很小,缺乏独立的基础,而台湾不同,台湾曾经被日本统治过多年,留下了不少的“孝子贤孙”,也留下了独立的思维。因此,如果说台湾向往统一有民众基础的话,台湾独立也是存在民众基础的。再加上台湾富庶,经济上、生活上完全可以自供自给。所以,被港澳回归的胜利冲昏头脑,僵化的看待和套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以为台湾回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那就大错特错。

  如何实现“大中国”战略呢?台湾要作出的让步是:承认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这里的中国不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大中国”概念。我认为这是共产党能容忍的不爆发战争的最后的稻草了。如果台湾政府坚持2008宣布台湾共和国成立,那就是选择战争。大陆要作出的让步是:突破旧的思维方式(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大陆和台湾是中央和地方关系),采取承认台湾和大陆都是平等的个体,不是中央和地方关系,“一中”也是大中国概念。然后进行和平谈判。怎么让大陆和台湾坐下来呢?我觉得需要一个站在中华民族利益高度的人或组织站出来调解。也就是说中国范围内的第三种力量搭起双方谈判的桥梁。只要坐到谈判桌上,那就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幸事!反之,如果双方不能作出让步,固执己见,如果阿扁政府在独立的道路上走极端,如果大陆不能作出让步,实现双方的共赢,那战争很快就会发生。台湾问题的实质是中美问题,中国跟美国的实力差距比较大,战争是拖不得的,如果战争拖到2008年台湾独立,那大陆就变成对一个主权国家的进攻,所以如果被迫采取战争保卫国家主权,那就加快备战吧。从两岸现在形势看,和平的希望大概有20% ,战争为80% 。

  总之,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从大陆角度来讲,要平等对待,充分尊重台湾同胞的意愿;从台湾角度来讲,最好的选择是回到“大中国”的立场,和大陆和平谈判,为台湾同胞争取更多权益。让我们为两岸的和平统一而努力!

  参考文献:

  邱震海《“对台战略新思维”从承认现实开始》

  阎学通《环球》杂志专访——“武力遏制”台獨“突破两岸僵局”

  郭海兵 吉林大学

  作者电子邮件:guohaibing83@tom.com

  作者:郭海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从战略到战略——大陆对台战略新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