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飞:读“海外学子: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有感

  读了木人先生大作“海外学子: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一文 (以下简称“海文”) 之后的第一印象是先生与海外学子们有“杀父之仇”,或有“夺妻之恨”,不然何以将“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这顶大帽子扣在了众多无辜的海外学子头上。且在文中无所不用其极地对海外学子进行丑化和污辱:诸如“背信弃义”,“一副无赖相”,“利令智昏”,“无理搅三分”,“象村妇一样琐屑”,还臆断地说:“间或看见的某一个面相忠良憔悴的海外学子,很可能就是一个公派留学滞留不归者,普通的衣衫下掩着一颗扭曲的灵魂。”如果先生果真与海外学子们有什么新仇旧恨,不妨在因特网上公布出来,或许能博得一些同情与理解,而不必象先生现在这样对海外学子大扣帽子。

  说先生的帽子大,首先是因为先生的帽子本来是为“公派生”定做的 (见文中论据) ,而最后却将它套在所有“海外学子”头上(见标题)。说轻一点是先生的帽子太大,说重一点则是文不对提,哗众取宠。难道先生不知道海外学子中“自费生”占大多数吗?!

  退一步说,就算先生把“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这顶帽子扣在“公派生”头上是否就合适呢?我们知道,中国(社会)的道德蜕化是事实,众多“公派留学生”留而不归也是事实。这些不归的“公派生”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 (社会) 道德的蜕化呢?他们是否够格称得上是“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众所周知,物体运动的加速度与其所受外力呈正相关。即:外力愈大,加速度愈大;外力愈小,加速度也愈小;就中国(社会)的道德蜕化而言,其加速度则与其所受到的影响力呈正相关。那么“公派生”对中国社会有多大的影响力呢?从数量上说,20多年来,中国共派出“公派生”约30–50万人(作者记忆中是此数),于中国人口基数13亿相比才是千分之零点三左右。不知道这微不足道的比例是怎样成为“生力军”的!再从影响力来看,决大多数不归的“公派生”都过着默默无闻的普通人的生活。他们的名字绝少在国内媒体上出现 (如:在海外大名鼎鼎的王炳章,在国内有几人知道他是公派不归的民運领袖?) ,即使出现也决不提起当年公派不归之事 (如: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先生,他虽不是共产党的公派生,但难保20年后在如今不归的“公派生”中出个张振宁或王振宁的!) 。请教木人先生,你认为这些“公派生”是怎样来影响中国社会的呢?!

  本人同意网友“糊涂虫”对“海文”的评价–本末倒置。实际情况不是海外学子加速了中国的道德蜕化,而是中国社会道德的堕落最终腐蚀了一批最有使命感和道德感的青年知识分子,使他们踏上了不归之途。君不见,近代中国社会的每一次民族救亡运动中,青年知识分子都站在运动的前列。然而,他们却遭到统治者的无情打击和镇压。直到11年前的“六-四”大屠殺,导致了“海外学子”的一次集体大逃亡,并引发了空前的“留学”热潮。木人先生不去从制度上及更深层次上揭示国人道德蜕化的原因,而怪罪于“公派生”的留而不归,实在是黑白颠倒,因果倒置!

  至于“海文”所述的中国公派生为了“达到目的而采用了种种卑劣手段”不过是中国现实社会的一种演绎罢了。君不见中国政府不也是用不道德和卑劣的手段来刁难和控制国人出国留学生的吗?强迫预备留学人员上缴所谓的“培养费”;以不给办理护照为要挟迫使申请留学人员放弃原工作单位的工作,退掉住房,注销户口;对于公派生,政府扣留他们的家属及子女作为人质;所提供的生活费根本不可能在所在国过上体面的生活。    其实,正如木人先生所说的,海外学子也是普通人,对他们而言,只要条件成熟,他们自然就会回去。而不必冠以什么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报效祖国,或解放全人类什么的。这条件其实并不难达到:

  只要他们回去时不再需要重复已经被别人重复无数次的谎言:拒绝海外X公司高薪聘请!

  只要他们回去时不再有户口限制,可以自由地选择工作;

  只要他们回去后不再因为信什么教或练什么功而受歧视;

  只要他们回去后不再因为说“错”话而被投进大狱;

  只要他们回去后还能自由地出来;

  只要他们真的能自由地回去!

摘自<<万维教育园地>>2000年6月13日

  作者:不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读“海外学子:加速中国道德蜕化的生力军”有感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龙人 说:,

    2008年06月18日 星期三 @ 00:36:10

    1

    ” … 君不见,近代中國社会的每一次民族救亡运动中,青年知识分子都站在运动的前列。然而,他们却遭到统治者的无情打击和鎮壓。直到11年前的“六-四”大屠殺,导致了“海外学子”的一次集体大逃亡,并引发了空前的“留学”热潮。木人先生不去从制度上及更深层次上揭示国人道德蜕化的原因,而怪罪于“公派生”的留而不归,实在是黑白颠倒,因果倒置!”

    可惜啊, 现代的海外学子基本上都是以”五子登科”为己任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